Menu

壮大华教队伍,支持民权斗争

林连玉精神奖 刘锡通讲词

另一个获奖单位是华教界的老前辈,他们获奖可说实至名归。1948年-1957年年华文高师师生是二战后第一批接受正规培训出来的华校教师,他们一生奉献华教无怨无悔。即使备受阿兹报告书的歧视,他们仍旧鞠躬尽瘁,毕生甘为孺子牛,孕育千千万万的华文教育幼苗,令人肃然起敬。

苏天助与郑瑞玉在华文独中的生存和发展上曾发挥关键作用。在吉兰丹中华独中面临关闭的危机时,苏天助挺身而出,迢迢数百里远赴吉兰丹州出谋献策,亲力亲为参与中华独中的复兴运动。在与吉兰丹州华教人士群策群力下,使中华独中浴火重生。

郑瑞玉校长参与华教运动与独中教育四十年,带领巴生兴华独中走向教学与行政管理的现代化。在独中复兴运动期间,她参与独中统一课程编委会工作,尔后长期参与董教总全国华文独中工委会,为独中教改纲领提出许多掷地有声的建议。她提出的教育理念–“扎根传统,怀抱多元,人文科技,面向未来”既是属于兴华独中的,也是属于我国全体教育机构的。它具有时空的普及性。

各位同道,我们每年在此回顾过去,褒扬曾经为母语教育作出贡献的同道,也应该展望未来,为母语教育运动探索前路,为争取自由与平等的教育权利指引方向。

大家都知道,五、六十年代的华教运动,林连玉先生是集思想、实践和组织的能力于一身的旷世之才。他提出了各族群共存共荣的建国蓝图,发表各族群权利与义务一律平等的主张;他在马华公会、联盟、英殖民地政府和各大华团之间周旋协商,在防范华校消亡的重要关头运筹帷幄;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促使华社在董教总领导下团结一致,使英殖民地政府的许多计谋功亏一篑。

到了沈慕羽先生与林晃昇先生领导的年代,董教总的行政体系建立了起来,两位领袖的魅力吸引了无数的人才投身华教事业,华教运动至此走入分工与专业化的时代。

就我国的社会而言,随着九十年代经济起飞,国阵政府采取了经济自由化政策后,教育领域随之逐渐松绑,私立学院如雨后春笋滋生。相对以前,国阵对母语教育的打压也减缓了许多。

十五年来,国阵的寡头政权经过无数次政治与社会运动的冲击,已经不再强势如昨。烈火莫熄政改运动、废除内安法令运动、兴都权利力量大集会、净选盟运动、反对数理英化运动、反稀土绿色运动、复办关丹和昔加末独中运动,1125反对教育大蓝图大集会,都动摇了国阵的政治垄断地位。

民联的出现,有效地制衡国阵的种族主义与一些违反人权的措施。在民联控制下的雪州和槟州政府,也在常年的预算案中制度化拨款给华淡小和独中,迫使中央政府也不得不增加对母语教育的拨款,甚至催生了商家设立的大马彩公益金。林晃昇先生当年领导的两线制运动,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壮大反对党,削弱政治霸权,以让两家商店可以货比货互相竞争,造福人群。这个理想在今天已初步实现。

华教未来该怎样做?母语教育运动怎样走?林连玉基金欲提出几个看法:

(一) 壮大华教队伍争取权益。我们赞赏今天董总在基层的推动下,领导华社进行的多场斗争。从325抗议华小师资严重不足大集会,复办关丹独中运动、申办华仁中学昔加末分校运动、到反对教育大蓝图运动,董总迫使政府不得不局部的回应华社的要求。林连玉基金支持董总的正义斗争,也将给予所有有理有节的运动全面的支持。然而,我们吁请董总珍惜华教团体内部的团结,重视开放的民主协商,以团结和壮大华教的队伍。

(二) 协助建立淡米尔文中学。淡米尔基金在最近回应国家教育大蓝图,提呈给政府的备忘录中,提出设立淡米尔文中学的概念。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合理合法的诉求,它可以成为母语教育运动未来几年共同追求的目标,我们在筹款上和经验上应给予配合。

(三)参与维护民主人权与社会公正的事业。我们必须了解,一旦失去民主与人权的土壤,母语教育运动的空间将大幅度萎缩。举凡言论自由、人身自由、宗教自由、公民权利、环境保护都是所有公民团体的基本共识,母语教育运动不能置身度外。最近董总、隆雪华堂、林连玉基金和其它华团都积极参与绿色苦行活动,这都是很好的例子。

(四) 在政治斗争中坚持原则及勇敢表态。母语教育运动虽非政治组织,但却绝对有议政的自由。我们作为一个有良知,有理想,秉持林连玉精神的公民组织,岂能无视国阵政府多年来对母语教育的歧视和压迫?岂能无视国阵政府为了巩固权力,而罔顾社会公正?我们必须坚持原则及勇敢表态,在民主精神下,选择有利于母语教育发展的一方,我们必须巩固两线制,在不公平不民主的政治竞争场域中站到弱势者那一边。

我的致词就到此为止,最后,祝福所有林连玉精神奖得主,希望大家有个美好的华教节。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