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1991年度(第4届)林连玉精神奖得奖者简介

1991年度(第4届)林连玉精神奖得奖者简介:

B 1991a

 

 

 

 

 

 

 

 

(1915-1991)

霹雳怡保已故沈亭校长

得奖理由:七十年代推动霹雳州华文独中复兴运动,居功至伟。

推荐单位:霹雳华校董联会

 

沈亭,1915年生于福建诏安,在原乡曾接受旧式私塾教育和新式教育,并于1934年毕业于泉州平民中学高师。二十岁来南洋谋生,抵达马来亚槟城。第二年,受聘于槟城中华中学担任文史地教师。

1955年,他进入恰保培南中学服务,前后超过20年。

1962年,华文中学改制,他被委派担任国中副校长,但这只是一种荣誉职位,并无薪水津贴,为了增加收入,他便在新成立的独中兼任校务主任。

60年代,独中渐走下坡,不受家长信任,学生人数锐减。在这时刻,身兼两职的沈亭衡量国中和独中两种制度之后,发现独中才是正统华校。独中一旦被逼关闭,本邦华教一定失去中华教育,因此他挺身而出积极呼吁复兴独中。

挽救霹雳州九间独中的筹款构思,出自他的亲身经历和感受。他为了募捐,鸠收认捐款额而面对家长与社会人士的冷嘲热讽;社会人士形容独中为“补习学校”,独中生为“学校渣滓”;独中生感到自卑,不敢穿独中校服,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他毅然负起历史使命,陪同其他热心筹款的华教领袖,走遍霹雳州每个角落,成为独中复兴运动的播种者。

霹雳州董联会决定为霹雳九所独中筹募百万元基金之后,沈亭在1974年改选中,被一致推选为义务秘书。他竭尽所能,协助董联会推动会务,展开维护华教运动,贡献良多。

1975年,霹雳州独中陷入低潮,他毅然受聘出任深斋中学校长。配合霹雳独中复兴运动的强烈发展趋势,经过十年苦干,和董事、教职员通力合作,终于成功将深斋从式微中挽救回来,使之蓬勃发展,成为霹雳州有名的独中。

1985年,沈亭荣休,在杏坛服务前后达半个世纪。1991年7月11日,不幸病逝。

 

 

B 1991cB 1991b

(1951年创校)                                                           (1918年创校)

 

㈠雪兰莪士毛月新村华文小学1981-82年董家教

㈡雪兰莪加影育华小学1981-82年董家教

得奖理由:在3M计划威胁到母语教育存在的时候,毅然采取震动全国的集体行动,确保华小永不变质,功不可没。

推荐单位:林连玉基金

 

雪兰莪士毛月新村华小是1948年实施紧急法令下的时代产物,创校于1951年。而加影育华小学则创校于1918年,前身是创立于1909年左右的文华学校。

1981年12月30日,教育部长拿督苏来曼道勿医生宣布三M制度于隔年试行,1983年起全面实施。“华小华文、算术用华文,其他科目用国语编写,所教歌曲一半是马来歌,另一半是翻译的华语歌曲。”消息传来,华社党团包括马华公会一致哗然。而雪兰莪州乌鲁冷岳区加影育华小学和士毛月新村华文小学,正是被教育部选为302所“实验学校”的其中两间学校。

1982年1月19日,加影育华小学董事会及家教协会召开全校在籍家长大会,商讨三M制事宜。到会之家长达580名,会议一致通过向首相提呈备忘录,副本呈寄副教育部长、雪州教育局长、董教总、课程发展中心以及四个以华人为主的政党。此外,该校一年级受三M制实验影响之360名学生家长,决定由1月28日起让子女停课三天,以表示对三M制的不满。

1月23日,雪州教育局长、乌鲁冷岳县长莅访加影育华小学,与该校董事会及家教协会成员针对该校19日之议决案举行对话,并呼吁家长应以学生学业为重,切勿让学子停课。

另一方面,士毛月新村华文小学董事会暨家教协会为使有关学生家长们了解三M制之实际教学内容,也特别召开一项学生家长、赞助人联席座谈会。会议一致通过让一年级学生停课一星期,由1月28日起至2月3日,以示抗议,同时也向首相马哈迪医生及教育部长拿督苏来曼提呈备忘录。

1月28日至30日,育华小学及士毛月新村华小实行罢课,育华小学361名一年级学生只有63名上课(29日只有45名上课);而士毛月新村华小74名一年级学生只有16名上课。

加影育华小学和士毛月新村华文小学为捍卫华小免致变质所采取的行动,促使欲将华小变质的三M制得以改善,确保华小永不变质。

 

B 1991d

 

 

 

 

 

 

(1924年创校)

槟城威省甲抛峇底培育华小1985年董事会

得奖理由:在综合学校计划威胁到母语教育存在的时候,毅然采取震动全国的集体行动,确保华小永不变质,功不可没。

推荐单位:林连玉基金

 

槟城威省甲抛峇底培育华小肇始于1924年,原名公立华侨学校。1963年5月16日,遵教育法令易名为威北甲抛峇底华文小学。1986年改名为培育华小。

1985年8月间,教育部长拿督阿都拉阿末巴达威宣布将在全国18间华小实行综合小学计划。培育华小也是其中一间受影响之小学。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令培育华小董事部同人非常关注及震惊。在全国董教总反对综合学校计划之号召下,培育华小董事部同人在董事长林明佑老先生领导,副董事长庄秋成、正副总务邱福山及陈良成之精密策划下,先后召集董家教校友聚商,作出实际捍卫华小主权和维护华文教育之壮举。

1985年10月30日,在董事部号召下,甲抛峇底几乎全埠之家长及华团代表,均出席在培育学校礼堂召开的反综合学校计划埠众大会。出席者约2500人,大会一致反对当局欲通过综合学校计划逐步变质华小之意图。董事长林明佑抱病出席大会并致词,让出席者感到钦佩,纷纷报以热烈掌声,表扬他爱护华教之精神。

培育华小之举动,引起了全国各地热爱华教之人士的共鸣,并予以全力声援和支持。

经过上述反对大会后,教育部长拿督阿都拉阿末巴达威认为事态严重,先后通过副教育部长黄俊杰前往该校“调查”及“询问”详情。在该校董家教同人坚决反对下,副教育部长宣布该校之综合学校或“交融计划”暂时取消。该校三名“交融计划”代表即庄秋成、邱福山及陈良成等,皆站稳立场,依据埠众大会之议决案,全面杯葛出席当局过后召开的任何会议。后来,该项计划也宣告胎死腹中。

1987年,培育华小同人再次举行规模不小之埠众大会,抗议政府遣派未具华文资格者担任华小副校长或行政人员。大会通过全力支持全国十五华团及槟州捍卫华教行动委员会之议决案,于当年10月15日起至10月17日,一连三天不让孩子到学校上课,以示强烈抗议当局不合理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