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节特辑专访-传扬华教故事

华教节特辑专访-传扬华教故事

感谢东方日报报采访与报导

受访者:
林连玉基金副义务秘书暨种籽兵团委员会主任刘国伟
全中华筹备会主席叶优美
丁钉团队会长莫泽林

刊登于2023年12月11日《东方日报》:【2023年华教节】华教组织面临青黄不接窘境  华教故事传讲须由年轻人接棒
刊登于2023年12月11日《东方日报》:【2023年华教节】“若不传承华教,未来是否还有华文?” 叶优美: 年轻群体更应传承 华教方能永续发展
刊登于2023年12月11日《东方日报》:【2023年华教节】追随已故父亲步伐 莫泽林:传讲华教故事意义重大

【2023年华教节】华教组织面临青黄不接窘境  华教故事传讲须由年轻人接棒

刘国伟希冀能有更多新生代力量参与宣扬华教故事,让其得以代代相传。

身为华人子弟,你是否认识华教“族魂”林连玉先生?你对华教故事的了解有多少?你又是否认同我国在传讲华教故事和捍卫华教行动上,出现老龄化的问题?

对此,林连玉基金副义务秘书兼种籽兵团委员会主任刘国伟坦言,许多华教组织或公民组织都面临著青黄不接的问题。

“这也意味著,无论在观念领航或组织运营上,我们都需要年轻群体来接棒。”

他说,正因如此,种籽兵团的成立旨在汇集年轻群体,以培养更多对华文教育充满热忱,以及更多传讲华教故事的新生代力量。

“一个东西的传播最主要的还是在于能不能生生不息,因此,这需要我们在意识和观念上的改变,才能让华教故事得以代代相传。而在传讲华教故事上,新生代的力量相对而言是比较匮乏的,因此我们也希望更多年轻群体参与到种籽兵团活动。”

刘国伟表示,种籽兵团旨在培养对华教有热忱的新生代力量,并通过结合众人的力量,宣扬林连玉先生的精神。

“所谓种籽,是我们借用播种的概念,把华教比喻成一颗种子,通过众人的力量让他茁壮成长,也比喻著华教在前人、各方和新生代的努力灌溉下,让他从一棵小树慢慢成长为一棵大树。”

他也希冀,可以通过种籽兵团活动,培养更多能将华教故事的人。

“我们希望参与种籽兵团活动的人群可以通过该项目了解华教故事,小至理解华教历史和背后的意义,大至成为可以宣扬华教故事的人。因此,我们是希望从个人的方面,一步步影响更多的人群,最终成为一个观念的传播者。”

刘国伟向《东方日报》记者叶文琪讲解林连玉纪念馆中所展示的真迹作品。

询及此前曾举办的种籽兵团活动在课程上如何选将华教故事时,刘国伟说,该项目课程内容不仅教导参与者认识华教和林连玉先生,同时还容纳了可以学习人际沟通技巧、学习如何运营自媒体等多样性的内容。

“在种籽兵团的课程上,我们更倾向于告别传统的单向教学内容,选择更具有互动性或以小组的方式展开有关课程。因此在课程上,除了一味地宣讲华教,认识华教历史外,我们也设置了学习运营自媒体,学习人际技巧的课程,让他们在认识华教故事的同时,也可以学习额外的知识。”

他补充,甚至希望在未来的活动中增加户外导览环节,如到特定的独中或探访林连玉先生的墓园,以让他们在了解华教故事时,拥有更为深刻的体会和收获。

他也透露,该团队将根据上一次课程和参与者的反馈,在课程内容上进行改良,并预计在明年正式展开线下的种籽兵团课程活动。

另一方面,刘国伟也表示,尽管如今有许多社交媒体平台,但该团队仍在摸索要如何抓到年轻群体的心理和喜好,从而使华教故事分享能最大化地接触年轻群体。

尽管如此,他说,自己并不希望通过碎片化的方式让年轻群体了解华教故事。

“碎片化的资讯或信息只能让年轻群体,对华教故事的理解停留在表层。因此在宣讲华教故事上,开办课程和社媒的宣导活动需同步进行。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让人与人之间拥有更多相互交流的机会,才能将讯息传达出去。”

【2023年华教节】“若不传承华教,未来是否还有华文?” 叶优美: 年轻群体更应传承 华教方能永续发展

全中华筹备会主席叶优美(右)认为,正是老一辈群体对华教的坚持和传承,自己作为年轻群体更应继续守护华教,才能将华教故事传承至下一代。左为全中华课程组组长黄诗婷。

对于当下“娱乐至上”的社会形态,越来越少年轻群体愿意花时间真切地追溯华教故事的过去,或加入华教传承运动,从而导致华教运动多是老一辈群体在坚持的既定印象。

全国中学华文学会生活营(全中华)筹委会主席叶优美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倘若华裔群体都不重视华文教育、以及华教传承运动,长期以往将造成语言及文化的流失。

“以现状来看,若中学生不报考华文科目,未来我们还能以华文跟人沟通吗?我国将来还会不会有华文的存在?我们都知道中文是我们的母语,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以华文作为母语?”

她说,有鉴于此,马来亚大学旗下的全中华生活营旨在通过各种活动和课程,让参与者知道何谓华文教育,林连玉先生为何人,以及为甚么我们可以说华文。

“我在举行生活营的时候也告诉所有营员,倘若我们作为华人不报考华文科目,以后还能不能用华文来沟通。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她表示,正是因为老一辈群体都在坚持和传承华教,因此自己作为年轻一代才更需要继续去捍卫华教,从而才可以传承给往后的每一代,让他们也同样可以坚守华文教育。

另一方面,全中华课程组组长黄诗婷则说,该营会中共设有个人提升、组织运作、华教以及中华文化4大元素。

她表示,之所以在营会内容中增加“华教”元素,旨在秉持著林连玉先生“多采多姿、共存共荣”的信念。

“我们希望跟随林连玉先生的步伐,将华教故事宣扬出去。”

她指出,为了提高营员们对华教的兴趣和认识,该团队在设置相关内容时,更多是通过游戏或手作的形式,以方便营员们吸收有关华教的历史故事,同时也培养他们对华教的兴趣。

“当然,一些来自独中的营员在这方面已经有初步的认识,而来自国中的营员则可以说是一概不知。因此我们希望通过有趣的方式,作为他们对华教感兴趣的启蒙,同时加深他们对华教故事的理解。”

黄诗婷续称,如何设置有互动性和吸引力的华教内容,是团队在筹备过程中面临的一大挑战。

“但当听到营员们分享心得时说,自己从生活营认识了华教,甚至认为自己应该捍卫和宣扬华教的言论时,都让该团队备感高兴。”

【2023年华教节】追随已故父亲步伐 莫泽林:传讲华教故事意义重大

莫泽林在接受《东方日报》采访时表示,华教故事传讲是以生命影响生命,最直接和有效的方式。

丁钉团队会长莫泽林表示,传讲华教故事的意义重大,因此自己应继续传承和坚持讲好华教故事,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华教故事一路走来的艰辛和挑战。

他也是已故华教园丁莫泰熙的次子,他说,之所以选择追随父亲的步伐,走上传讲华教故事,一方面是从小受到父亲的耳濡目染,而另一方面则是自己在父亲的葬礼上,看到了“立大志,做小事”所带来的影响非常深远。

“父亲的葬礼期间,对我来说冲击非常大,因为我不曾想过父亲认识这么多人。在他的葬礼上,前来吊唁的人群涵盖老中青群体,这让我回想父亲在生前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受到这么多人的爱戴。”

莫泽林早前在循人中学,为该校全体高三学生进行一连3天的华教故事传讲活动后,接受《东方日报》的采访时,如是表示。

他说,父亲只是讲华教故事将近20馀年,让我们看到这件小事的意义重大,且倘若不继续宣讲,年轻群体就没有一个契机去了解华教一路走来的艰辛。

“我父亲每年原本就有讲华教故事的传统,但因为疫情肆虐而被迫中断。在丁钉团队成立之初,旨在辅助我的父亲继续讲华教故事,却未料父亲去世了。所以我们也在设法让华教故事得以在父亲的时代继续延续下去。”

“正因如此,我认为应该要有人继续传承下去,所以即使父亲去世后,我们仍继续坚持讲华教故事。”

询及为何会选择到校园巡讲华教故事时,莫泽林指出,尽管学校教材上有关华教历史的资料很多,但在时代背景的不同之下,导致学生直接接触华教故事的机会较少,因此才会和丁钉团队成员到校宣讲。

他坦言,尽管到校宣讲所能接触的学生有限,但至少能塑造一个有温度,有情感和有血有肉的互动,并且能得到学生们最直接的反馈。

“这是一个以生命影响生命最直接又有效的方式,因此我们应该要坚持宣讲。”

他透露,该团队也一直在思考要如何将华教故事传播深远,且兼具质量。

循人中学一名高三学生在聆听华教故事后,发表自身的感悟和看法。右起站者为丁钉团队成员吴翠美和莫泽林。

开展到校巡讲华教故事 让学生明白自己的根

另一方面,循人中学校长罗洪贤表示,之所以每年都邀请莫泰熙先生到校为高三学生讲华教故事,是因为希望学生们能在踏出校门前,通过聆听华教故事,明白自己身处的环境是得来不易的。

他说,华教运动本质上就是一场社会运动,只是在如今的客观环境和资源十分充足的条件下,不需要走上街头为捍卫华教抗争。

“因此,我将近20馀年来,都邀请莫老师到校为即将毕业的高三学生将华教故事,就是希望学生懂的自己来自哪里,根是什么,且不把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当作是理所当然。”

询及何谓华教精神时,罗校长也坦言,华教精神其实就是饮水思源。

他认为,一个懂的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学生,远比会读书和考试的学生来得重要。

罗洪贤校长认为,培育一名懂得“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学生,比光会读书和考试来得更为重要。

“以循中为例,校内的每个年级和班机,即使是高一高二学生面对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我们都坚持要让每个学生接受至少一节历史课。这是因为我们夕阳学生从学校毕业后,能感恩学校和华社的支持。”

他说,无论学生日后的发展如何,至少都应具备饮水思源的想法。

他补充,讲华教故事在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的当儿,改为了线上传讲,直至今年才再次恢复线下传讲。

“尽管莫泰熙老师已经不在了,如今由丁钉团队主讲,但这就是一个传承,华教故事也或许可以开启一个新的局面。”

影片
Part 1
Part 2
Part 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