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节特辑专访-社区导览之困境

华教节特辑专访-社区导览之困境

感谢南洋商报采访与报导

受访者:
人间烟火赖国芳
大山脚之友副主席郑朝嵘
林连玉纪念馆管委会副主任陈黎晋

刊登于2023年11月21日《南洋商报》副刊A14/南洋网:【社区导览之困境·上】
刊登于2023年11月28日《南洋商报》副刊A14/南洋网:【社区导览之困境·下】

【社区导览之困境·上】

报道|洪诗迪 图片|受访者提供

熟悉却不一定瞭解,你熟悉自己成长和居住的地方,但你真的瞭解它吗?

若你想以全新视角重新探索和认识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那“社区导览”必定能满足你更深度的观光期待,而不仅仅是走马看花、消费购物和拍照打卡等;可社区导览已不是近期才在国内兴起,为何却一直无法做到如国外般成熟呢?

很多人往往对国外的人事物都充满好奇,对近在咫尺的社区却几乎未曾真正地去探索和瞭解,自然不晓得周遭就有一群默默推动社区营造和导览的人,他们不惜花时间和精力为我们挖掘被忽略或遗忘的历史和文化故事,只为引领游客以不同视角发现马来西亚更深度的一面。

但所谓的导览,到底与一般的旅游团有何不同?

导览工作者的职责就是“传承记忆”,向在地和外地人讲述社区中常被忽略或遗忘的历史和文化故事。

深入历史与文化

身为文化导览推手之一的赖国芳对此解释:“简言之就是能让你更深入历史与文化的部分。举例,你去麻坡旅游会去哪?是不是会到贪吃街品尝美食和拍照打卡?但品尝美食和拍照打卡之余,我们还会带你去看看刻在墙壁上的招牌,向你述说它们不为人知却十分有趣的历史故事。

“此外,人们还会去麻坡港口欣赏美丽的海景,而我们还会带你去参观造船厂,从中去瞭解当地文化的历史或渊源等。但你说人们会有兴趣听这样的故事吗?有,在我看来是有10至20%的人愿意聆听。其实不管是选择深度游览或大众旅游都没有对错,主要是视乎你的需求是什么,是心灵上的触动或只是感官上的享受。”

确实!相信曾参加过导览团的人都知道,深度游览的魅力在哪里……当中,导览员的角色就很重要。

赖国芳也提到,坐落在吉隆坡马哈拉惹勒拉路的林连玉纪念馆,在没有导览员的解说下就会错过很多有趣的细节。譬如,林连玉老师的雕像为何要背向纪念馆?他所眺望的方向又有什么寓意?为何在他的面前会有一道阻碍物?这个障碍物为何要设计成“可拆卸式”的……等等。

至此,他也忍不住感叹道:“马来西亚有很多好东西,可惜却没有多少人知道。”

郑朝嵘多年来都致力带大家看见不一样的大山脚,“当你从心走进大山脚去亲身体验与感受之后,你将会恍然大悟,大山脚的独有之处源自最原始的生活文化”。

难获政府支持

根据大山脚文化导览推手之一的郑朝嵘表示社区营造和导览的工作由来已久,是从日本开始,由在地大学生到不同社区去找寻值得被保留和推荐的事物,以便能振兴地方社区,这大概可追溯到80年代,慢慢地才在台湾兴起。

他说:“必须承认台湾做得很成功,当地政府扮演的角色是一大关键。他们会跟负责社区营造和导览的人紧密合作,聆听问题再尽可能找出解决的方案,所以整个系统比较成熟。反观马来西亚,包括槟城、怡保、吉隆坡和马六甲都有一批人在做,但我们就比较难获得政府支持。”

对此赖国芳也补充说道:“其实在新加坡,目前该旅游局也较有系统性的在推动,因为疫情时期游客不能进出当地,所以他们才有一点‘被迫成分’地去推动社区游览。虽说是‘被迫’,但既然要做,也就采取一个比较策略性的方式,毕竟是对自己国家旅游业有好处的事,让人们知道新加坡不只有滨海湾金沙赌场,对国家的文化素质会有帮助。”

即使是在地的“巴刹”也有值得探索的历史和文化故事。

十八丁成楷模

当然,我国并非完全不获政府支持,郑朝嵘就举例雪兰莪州,“因为雪兰莪旅游局有一位前州议员蔡依霖,当她还是十八丁州议员时就把该社区发展得非常好,所以这一块就目前来说雪兰莪也挺成功的。反观大山脚,情况是非常可惜,甚至近乎可悲的状态。”

赖国芳也认为,很多时候游客是对这类深度游览感兴趣,却没有接触的途径,譬如他去泰国旅游时会想瞭解当地的蚕丝,却不知道要如何接触,最终只能到夜市做一般游客会做的事情,“所以我们迫切需要有一个系统去告诉感兴趣的游客,这片土地值得被看见、听见的历史和文化故事是什么?”

“我们不缺能讲故事的人,我们缺的是懂营销的人。”——赖国芳

【赖国芳简介】

出生在玻璃市州,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电机工程系,随后更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考获电机工程系博士学位,1999年在新加坡创立了BuzzCity跨国数字营销公司,但2016年便将在全球排名第二的数字营销公司脱售;之后创立了文创平台《人间烟火》,重拾年少时的创作梦,同时也在新国大担任客座教授,讲授数字营销课程。

“台湾的社区营造和导览文化为何能做得如此成功?我觉得政府的角色也非常重要。”——郑朝嵘

【郑朝嵘简介】

从杂货批发生意转战旅游业,目前是自由执业导游亦是大山脚之友(Rakan BM)副主席,专注地方发展,通过社区自愿组织与市政府合作开发社区未来的地方创生、永续旅游文化与古迹重镇等,全力以赴提升大山脚艺术、文化及旅游业生态链;而他不仅积极参与田野调查工作也努力进修导游课程,并在2019年考获国家导游执照。

你知道已有177年历史的大山脚圣安纳圣殿(Minor Basilica of St.Anne),既是我国首座也是唯一获梵蒂冈天主教教廷批准的“乙级宗座圣殿”吗?

历史是社区“宝藏”

话虽如此,要做到谈何容易?

对此赖国芳也不否认:“若是以经济或生意的角度来衡量,你绝不会选择从事社区导览。因为你还必须找出不同的文化再集结起来,这要有足够的规模才能做成,而且还要考量到时间和空间上的各种限制和挑战;不亏本还好,亏本就没人要做,所以很不容易。”

郑朝嵘对此更是心有戚戚焉,毕竟他当初自发性地投入大山脚的社区营造和导览工作时,正因当年在参与威省市政局、日本横滨市政府及槟州理科大学联合执行的“大山脚可持续发展作为历史悠久的贸易城镇城市规划”时,在田野调查工作中他看见了大山脚的“潜力”,尤其这里处处都是历史、古厝和古迹。

可是,与日本横滨市政府合作的并非持续性计划,于是相关人员便建议比较活跃的几个人,包括郑朝嵘合作一个地方性的组织去发展这块土地,所以郑朝嵘就“误打误撞”地走上这条路。

找出优势和劣势

要做好这件事,就要先瞭解该社区的优势和劣势。

那么,大山脚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正是一年一度的大山脚圣安纳庆典和埠众盂兰胜会,且他们的大士爷金身还曾经是“全马最大最高”的呢!

大山脚的劣势又是什么?郑朝嵘说:“这两大盛典都是有时间性的,其他时候要如何吸引游客到来,我才发现大山脚没有名胜地呀!”

没有名胜地怎么办?正如前文说的“大山脚处处都是历史、古厝和古迹“,透过郑朝嵘的游览路线规划,你会发现没有名胜地的大山脚也是一座“卧虎藏龙”的小镇,就看你有没有用心去感受它,而且其中还有不少正等待被开发的“潜能”。

你是否也一样走访过吉隆坡茨厂街无数次却未曾真正去瞭解过其背后的历史故事?图为知名导演张吉安正带领人们重走茨厂街消失的原生态。

导览也要做营销

有好地方,以及丰富的历史和文化故事其实不够,要有效推动社区营造和导览还需要好的“导览内容”。

如何能把导览内容做好?赖国芳表示,“以林连玉老师为例,他作为华教先贤的故事和理念已经很足够,重点就是我们要如何把他的故事讲好,讲得更动人,或是在科技的帮助下讲得更平易近人,以便能引起共鸣,特别是对距离那年代较久远的人们,这样的‘共鸣’更为重要。

“但我倒觉得,我们不缺能讲故事的人,缺的是懂营销的人,也就是说你要如何把这个‘好故事’有效的传播给不同的受众群。”

利用电影说故事

在台湾,就有一点值得参考,他们会在电视节目或电影中带出一个地方的道地色彩,譬如侯孝贤执导的《悲情城市》就是以九份为故事背景,以这样的说故事方式去触动观众,其实更容易让人们想要去当地亲身体验一番。

他继续说道:“马来西亚并不是没有,只是说真的很少,我所知道的就是张吉安在《五月雪》电影中就有提到希望之谷。”

让导游打广告

郑朝嵘也提到一个关键点,他说:“我国有好多的导览线,为何国内知道的人却很少?原因之一就是合法导游不能打广告招客。”

当然,也有一些导游是没有足够资金打广告,因此郑朝嵘希望政府在这方面可以稍微“放松”,而不是一味地限制,若大家都不努力去推动,还有谁愿意做这件事?

【社区导览之困境·下】

报道|洪诗迪   摄影|陈奕龙(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不走寻常路 “盲旅”导览新玩法

很多人出门旅行前都会提前做足功课和路线规划,即使不做也会粗略地记下几个不容错过的目的地,倘若今天要邀你赴一场目的地和行程不明的旅行,对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进行探索,你愿意赴约吗?

人们普遍认为年轻一代都对地方社区、历史文物和传统文化等事物不感兴趣,真的是如此吗?我们有真正去了解过年轻人的想法吗?对此林楚文就感同身受地说道:“其实有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不感兴趣,而是没有人告诉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渠道能去接触,所以我们真的需要有一个人,深入去把故事挖掘出来讲给大家听,带动整个社区的发展。”

正因自己经历过,所以林楚文非常理解一个人对相关领域的兴趣是如何被带动的,“就是需要一个人带领我们进入,并协助我们开阔视野,我们才会越来越感兴趣,甚至还想要探索更多,而我们的学长陈黎晋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

身为林连玉纪念馆管委会副主任的陈黎晋接着说道:“马来西亚是真的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发掘的有趣事物,特别是华社辛苦经营出来的这些‘馆’,明明是有很好的内容,为何却鲜少人去关注?这在我看来是跟‘宣传管道老化’有相当大的关系,导致相关的人事物只能够触及较年长的族群,而无法触及年轻族群,自然就无法消除已深植他们心中的各种刻板印象。

由陈黎晋(右三)发起的“逃离地球计划”,总共有6名成员,图中为黄润楹(左一)、林楚文(左二)、郑铭杰(后排右)与周欣璇(前排右),他们都来自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当天缺席的有邝英杰和林溦恩。

贴近年轻人模式

“所以我觉得是时候要做出改变,用年轻人的方式去做这件事,建立起与年轻人之间的‘联结’,也许就能吸引更多的人去关注,若没有人懂得珍惜,你做得再多都是徒劳”,而这也是他要启动“逃离地球计划(Mustahil Plan)”的原因。

由陈黎晋发起的“逃离地球计划”,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带你走遍马来西亚的平台,从不同角度发掘她一直被忽略的独特与美丽;虽说本质上做的都是导览工作,但他们却是采取一个有别于“传统”并更贴近年轻人的模式进行,而他们最先执行的正是“盲旅”。

所谓“盲旅”,顾名思义就是一种在出发前完全不知道目的地和行程的旅行方式;虽说不知道目的地和行程,但却不是漫无目的的闲逛,因为陈黎晋和成员们会在仔细考察后将导览内容和行程都规划好,再带领导览团团员去探索,正如郑铭杰打趣说的:“其实就只是他们‘盲’,我们不‘盲’,哈哈哈!也可以说是有计划性而不是松散的‘盲’。”

【陈黎晋简介】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微生物系博士毕业生,现任林连玉纪念馆管委会副主任,亦是导览志工以及“逃离地球计划”的发起人。

挑起探索未知欲望

其实仔细想想用盲旅的概念去带入确实挺适合的,对此陈黎晋也解释道:“假如我们打一开始就挑明,我们就是要去看历史古迹或地方社区,也许这导览团就很难成立,因为对相关事物有刻板印象的人就会直接略过,根本不会去了解其中的内容或故事能有多有趣。但没有预先知道就不会有‘偏见’,直接把你带到目的地去看见、听见和感受与你刻板印象中不一样的地方社区和历史古迹,继而开拓冷门但迷人的景点,这就是盲旅的优势。”

不可置否,这种“未知的元素”对很多人来说是富有吸引力的,可以挑拨他们想要去探索的欲望,让他们更容易去接触和了解社区、历史和文化等,而一旁的周欣璇也忍不住说道:“正如前阵子很流行的盲盒热潮,很多人都十分期待自己能开箱到什么物品,但我们的盲游开箱的就是一个社区或景点,以及隐藏在背后的故事等等。”

有一点非常难得的是,他们辛苦规划的盲旅都没有额外收取导览费,游客只需要自己支付伙食和交通的费用即可。

带独中地理课本去旅行

除了盲旅,郑铭杰还透露了一个很有趣的计划,他说:“其实我们最初想要做的是‘带着独中地理课本去旅行’,但因为规模太庞大了,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考察和筹备,而且目的地也比较远,所以我们就先执行规模较小的盲旅。”

你是否也以为“他们一定都是独中生才会想要做这个计划”?不,其实他们都是国中生。

对此陈黎晋就解释道:“我在林连玉纪念馆的这段时间,接触到很多的华校和独中,我发现我们的社会氛围普遍都认为‘他们是很排外或无法融入我国的社会’。”

“可在我买了独中课本并亲自翻阅后才发现,其中介绍了很多在地的东西,而不只是中国的,若对比我们国中的地理课本,有时候你会发现他们介绍得更加详细、更美。于是我就想我们能否透过独中的地理课本,让大家看见马来西亚的美,同时也让大家知道独中课本也是很接地气,甚至是很‘爱国’的。”

由陈黎晋的团队一手策划的“盲旅”,主要都是以公共交通为主的路线。

路线以公交为主

然而,即使是规模小的盲旅,前期的筹备工作已经是充满挑战性,更甭说规模更大的“带着独中地理课本去旅行”了。

周欣璇说道:“基本上我们的盲旅都是以公共交通为主的路线,主要是为方便没有私人交通工具,特别是外州的人,所以前期的筹备工作真的不简单,毕竟我们的公共交通还不如台湾般方便,而我们不只要考虑到目的地是否靠近公共交通,还得要考虑到接下去的路线该如何安排?既要循着公共交通的路线,地点又要足够吸引及具故事性,甚至要兼顾到美食的部分,乃至整场游览可以给他们带来什么价值等等。”

也正因如此,他们都要亲自去走两三趟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计划,同时也无法将游览范围扩大到雪隆地区以外的地点。

一旁的黄润楹也附和道:“我国有很多搭捷运通勤的人,但几乎都只是在自家或公司的捷运站上下车,其他站都没有亲自去探索过,所以我们的盲旅活动就能带他们去发掘这些地方的好玩之处。甚至有国外的留学生告诉我们,他们以前经常会搭错站或下站后不知道要如何走,而我们的导览团就能带他们去熟悉这些捷运路线。”

留学生助延续华社文化

说到留学生,陈黎晋也提到了一个很有趣的观点,“自从我们开通了小红书后,我们收到了好多中国留学生的问询,一部分是想来参加我们的盲旅活动,另一部分是单纯想询问国内有哪些值得游览的地方,也许马来西亚对他们来说是新鲜的,所以他们会比本地人更具探索的欲望,甚至还会写文章介绍我们在地的文化,这在我看来是很好的现象,所以我们都不会吝啬于给他们提供这些资源。

“毕竟我觉得国内的华社人口会逐渐萎缩,华社开的的这些馆,若都没有人去继承,它们最终也会凋零,但留学生却可以是另一股协助我们延续在地华社文化的资源。”

最让陈黎晋感动的是,曾有一位女士告诉他:“很感谢你们打破了我的刻板印象,从此我眼中的这座城市将会变得不一样,因为我看见、听见也感受到了很多我前所未知的事。”

挖掘友族有趣人事物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一直在强调“华社”,但其实他们的盲旅活动,并不只是专注在华人社区、历史和文化故事,对此陈黎晋就解释道:“我一直觉得很妙的是,我们都生活在多元的环境中,但我们往往都不大了解其他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所以我们也会尝试走入他们的社区去挖掘有趣的人事物,因为唯有互相了解才能够打破刻板印象或偏见。

“最让我印象深刻是某一次在探索印裔社区时,我看见他们的一种街头小吃,名字叫印度脆球(Pani Puri),我买了几颗来尝试顺道向对方了解它的故事,之后我就转个路口到一个华人档,老板看到我手上的脆球觉得有趣就问我是什么,我真的深感惊讶,因为两个档口离那么近,他却从没吃过也没看过,所以我们真的有必要去改善这种情况。”

内容拿捏要平衡

虽说是互联网时代,类似的资讯很容易在网上获取,但陈黎晋仍然认为“讲故事的人”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他说:“你要知道网上的资源很多,且时下有太多的潮流事物在分散年轻人的注意力,导致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阅读,所以真的有必要透过人去传播才能起到化学效应,尤其在现场能更容易产生共鸣。”

确实,在现场体验过陈黎晋导览林连玉纪念馆,真的跟自己在网上阅读资料的感受不同,对此他补充说道:“导览的时间把控很重要,我都会尽可能确保自己不会讲太久,要不然他们会觉得自己像是在听课,哈哈哈!内容的平衡拿捏很重要,并不是说越多一定越好,若我们太用力输出就会让他们觉得信息量过大,特别是对相关事物不感兴趣的人就会很难接受。

“当然,如果你想要了解得更多,我们都很欢迎你私下找我们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