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中白旗飘飘

姚丽芳(林连玉基金副主席)

通常“举白旗”意指停战或投降,但马来西亚人民在今年中赋予“举白旗”另一层意思——对外求助。那是新冠病毒困境逼出的创举。自去年疫情爆发以来,至今年六月,大马确诊总数已超过75万,5000多人染疫死亡。这期间的疫情及封锁,让许多中底层人民陷入经济困境,多者甚至面临断炊及精神崩溃的悬崖。2020年全年共有631宗自杀案件,2021年光是截至5月就有468宗。当时的首相慕尤丁鉴于疫情持续严峻,将原订6月底到期的全国封锁第三度延长。但是宣布那天,雪兰莪州就有一名确诊男性在天桥上吊轻生,摇晃的尸体也摇晃了全国,各地民间震惊下纷纷发起“白旗运动”,动员物质援助,鼓励水深火热的老百姓挂白旗求救,不要步上不归之路。

经济权就是基本人权,可惜我们的政府并没有照顾这点。联合国在1976年1月3日生效的《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共有169个缔约的国家,但是大马没有签署这份国际人权宪章体系的第二份文件。内容包括数位权利、同工同酬、工人权利及最低生活保障等,可是现在大马有的人民却连基本温饱也被剥夺了。病毒更加扩大贫富之间的鸿沟。

贫穷率提升

根据联合国去年底的报导,在2019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全球贫富不平等的状况,在几十年来首次加剧。国际劳工组织的跟踪调查显示数百万人陷入失业、就业不充分或工作贫困,这已不仅是全球性的健康危机,而是劳动力市场和经济的危机。

BBC国际台委托民调机构(GlobeScan)于2020年6月在27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民意调查。结果指出,公众认同疫情加深贫富差距、贫困国家及年轻人因就业、社交和受教育机会减少所受冲击尤为严重。贫困国家69%受访者声称收入下落,富有国家的比率则是45%,而这些国家内的弱势群体所受的打击更是重之重的。CNN财经频道今年1月25日报导国际反贫困组织(Oxfam)的最新报告,称全球最富1000人仅用9个月就收复失地,而最贫穷的人口可能需要10年才能回复元气。

大马状况也不容乐观,除了上述的自杀率提高外,根据统计局《2020年马来西亚家庭收入和贫穷率评估报告》,有12.8%的高收入群体(T20)以及20%的M40群体跌出原有的阶级;有58万户M40家庭跌入低收入群体(B40);失业人数也从2019年的50万人上涨40%,至71万人;贫穷率从2019年的5.6% 提高至2020年的8.4%。此外,第12大马计划整合了家庭收入、失业率和赤贫率等数据,结论是,土著与华人家庭的中间收入值差距已经扩大4倍之多。

滥用扶弱政策

实际上,不止土著与非土著有差距,新冠病毒的侵袭暴露土著之间的阶级性及贫富不均更为显著。掌权逾60年的马来政党有否真诚检讨以及抚心自问,为何自1971年开始实施的新经济政策及之后类似的土著政策已持续了50年,最贫穷的州属依然是土著为主的州属,而中产土著的经济与自力更生的华族有越来越大的差距呢?2021年《当今大马》的《新经济政策半世纪后,种族与财富鸿沟仍在》特写中报导,土著经济政策的确有大幅度降低土著的贫穷率及扩大马来中产阶级,但同时土著之间的贫富悬殊也在不断扩大。长期专研新经济政策的马来亚大学政治学教授哥美兹(Edmund Terence Gomez)受访中指出,“朋党资本主义”骑劫了原本分配给穷人的资源。2015年之前几项大马计划把超过50%的拨款分给了土著公司。然而在2015年,土著中小企业至贡献不到9%的国内生产总值,为何如此严重的不成正比,间中有怎样的弊端?哥美兹直言不讳,指出关键所在。其实受访的马大公共政策和管理(INPUMA)研究院执行董事莎琪拉(Shakila Parween Yacob)也坦言:“数十年来土著社群滥用扶弱政策,已经导致种族关系非常紧张。”所以,滥用种族性政策不仅无法消弭贫富鸿沟,还扩大各族之间不信任的鸿沟。

根据全球保险公司(FM Global)的全球恢复力指数,有5个国家被认为在这场全球传染病大流行危机中维持稳定及恢复迅速。其中主要的因素是政府贪污程度低,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度高。大马政府再推出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时,里面有多少铲除贪污的决心,有多少人民的信任呢?

大马白旗飘飘下,各族人民都吟唱着悲歌,却发挥互助自救精神 ,有者帮助无者。“Rakyat Jaga Rakyat”和“Kita Jaga Kita”,是马来西亚一道悲凉却又温馨的特殊风景,可谓悲喜交集。怜悯人民的含辛茹苦、消极宿命及愚昧无知,愤慨掌权者贪婪的豪夺巧取、滥权渎职及蠹国殃民。祈祷政治人物不要再荼毒人民的思维,继续分而治之。

刊登于2021年12月11日《中国报》C11版

One thought on “悲歌中白旗飘飘

  1. Pingback: 2021年特辑文章列表 - 林连玉基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