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也是父母心

黄先炳博士(师范学院讲师)

疫情爆发后,社会很厚道,甚少谴责医护人员。在情在理也该如此,医护人员在灾难中坚守前线,精神可嘉!他们不分彼此,不计身分,一视同仁看待病患,宛如父母对待子女般无私,所以说“医者父母心”。

同样是父母心的,还有教师!教师视学生如己出,全心全意给予指导,唯恐他们不成人成才。奇怪的是“师者父母心”甚少人提及,反而谴责的声音特别多。

疫情爆发后,学校关闭,教师唯恐学生蹉跎岁月,会想方设法帮助学生“停课不停学”。即连过去不碰电脑的教师,也掌握了科技,不管是线上教学,还是使用应用程序布置课业,都练就轻车熟路。

要做好线上教学,无可否认的是除了教学,还有很多问题待解决。设备上如电子器材和网络,技术上的操作,还有学习态度上的出席率和参与度等。社会本是分工才有成就,若把这些问题悉数抛给教师,则教师只能当个执行人,无法展示其专业能力。就像前线如果只有医生,没有护士、药剂师和其他医务人员配合,将无法执行好其任务一样。

应善用优势

让教师回归教学工作,教育素质才能提升。这段期间,很多教师都努力探索线上教学的方法,尤其考量线上如何与学生互动,各种用得上的应用程序和网站,都被发掘与推广。教师驾驭并惯用的,已不是官方规定的谷歌课室的资源,他们的专业素质绝对与前线医生媲美。

要展现线上教学的优势,邓小平的“先让少部分人富起来”大可参考,不该坚守整体大跃进。我们的教育一向过于重视后进生,以致只可保底,无法冲顶突破。倘若教师优先考虑打造优质的教学环境,先让小众跟得上其步伐,形成基本生态,那么其他学生在环境熏习下才可跟进。一味图整体达标,就只好甘于平庸。

从这里再往上思考,疫情其实是教育的改革契机。首先是师生对于网络资源的掌控。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影响力,其实还没有真正影响我国。居家学习使大家对网络资源更为熟悉,不管是使用的方便或其作用。教师从传授人的角色可转型为组织者,不必再单向传输,而是调动学生自行获取知识、梳理知识、建构知识。疫后的学校,该善用这段时间锻炼出来的优势,不要只求追回过去停滞的二年。掌控网上的大数据,才能跟进人工智能时代,在大时代莅临之际不至于只当个消费人。

带我们突破

其次是对教育的目标也该有不同的思考。教育的具体成果更受重视,项目式学习是未来的趋势,学生以完成任务为目的,不再是记诵和反吐式的学习。居家学习期间,教师的教学测试是不能再考记忆的,因为在无法面对面的情况下,学生如何答题是无法得知。如果更重视学生的学习成果,个性化的学习也跟着凸显,符合教育的实质意义。

第三是应用程序的开发和应用,使师生看到更多的不可能,协作学习变得更加主动。以前学校要邀请能人志士来演讲,时间和资源会受到很大牵制,线上教学无疑让大家看到没有边界的学习长个什么样。往后的学习,这样的模式肯定可以再加强。

据说英国首相丘吉尔曾说:“不要浪费好危机!”不知真伪,却极富正面意义。危机产生时,总得有人正视,谋求出路。如果我们是共同面对,优势更可能转为强势,带领我们突破。

刊登于2021年12月10日《中国报》C11版

One thought on “师者也是父母心

  1. Pingback: 2021年特辑文章列表 - 林连玉基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