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的国中教育

张荣强博士(教育工作者)

当冠疫来袭之际,我国国民中学(国中)的教育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冲击。疫情蔓延至今,教育部发布了三次的停课管制令,国中得采取远距离教学或网络授课。

因为处于叛逆期的国中生对远距离学习不积极地参与,使到国中教育面对比大专或小学阶段更大的冲击。疫情期间,许多国中面对学生的网课出席率欠理想。笔者统计先进州城市地区的国中网课出席率,发现大部分的国中(住宿国中例外)出席率仅六成左右,可想而知位于通讯设备较差的郊区国中必须面对更低的出席率。

造成国中生网课缺席率的高因素很多,除了小部分学生因家境贫穷没有足够设备参与网课学习,教育部在第一阶段开始停课时没有给予学校明确的网课指令,使校方和学生面对适应的难题。而教师在开始阶段未能掌握网课教学的技术也影响学生参与的兴致。

随后,教育部的指令却与学校实际需求有落差,如限定学生每天上网课的时间造成学习的质和量大受影响。此外,朝夕令改的指令也令大家难于适从,如第一阶段复课时,校方必须把学生分配去多间课室上课,造成学校面对教师不足的问题;而第三阶段复课时,教育部提出学生分组轮流到校上课的指令,结果前来上实体课的国中生不足二成,课室出现有将无兵的尴尬场面,而居家学习的学生则如放假似的,造成他们更散漫了。

教育部指示校方只能对缺席网课或实体课的学生给与劝告和辅导,使校方不能改善缺课问题,而教育局不允许没有注射疫苗的老师上实体课更加剧了国中教师严重短缺的问题。

为了确保疫情下学生学习不受太大影响,许多国中第一时间提供校内“在职培训”协助老师掌管网课授课技术,校方也通过家教协会和社会团体协助家贫学生拥有上网课的设备。

至于众多后进班学生不参与网课,校方除了通过电话、短讯、脸书等媒介告知家长有关网课的实行,也成立班级社交群组加强学校和家长的联系;然而,对高中生来说,这些努力效果不彰显。他们缺课主要是因为无法跟上课程,对学习失去兴趣,疫情只是加快了他们的“失联”。

为了克服学生因长时期上网课而失去动力,校方办网上评估来推动和评估学生的学习进度,促使学生积极地参与远距离学习,效果还蛮理想。

当然,教育部也采取了许多步骤来改善有关远距离学习。例如,教育部为老师提供了许多网课教学培训,通过“谷歌教室”教育网站提供了许多能协助老师网课和学生自习的资料,并设立教育电视台让学生自学。

根据观察,除了小部分国中生因缺乏软硬体设备的支持而缺课,学生本身消极的态度往往造成网课教学无法像实体课般有效率的主因。中学生缺乏持久专注力,难以在缺乏监督下专注上网课或自学,加上中学生家长鲜少参与孩子的学习过程,所以缺席网课已为众校常态,更有不少学生只是“挂了”学生帐号却不知所终了。

许多国中在复课时也面对学生继续缺课,长时期的疫情造成众多国中生学习态度散漫,部分后进生更选择自我放弃求学生涯。校方除了淳淳善诱,也别无它计,疫情期训导处成无用武之处,辅导处也只能多联络学生家长罢了。

其实对众多中学生来说,疫情使他们不能上课外活动是最大的损失。中学生少了群体生活和活动,就无法体验团体合作精神的重要,也少了学习如何领导学校社团的机会,错过了建立领导能力及组织群体活动的磨练时期。或许值得欣慰的是,许多学生领导在疫情之下会动脑筋思考如何在新常态下衍生出一些网上的替代活动,学会逆境中寻求突破。

总言之,冠病疫情的确带来了学习危机,造成许多国中学生无法有效的学习,尤其是那些学习态度欠佳、家境贫困或家长缺乏关注的学生受到最大的冲击。校方如果能够在这时期提升学生在逆境中的应对能力,激发他们自我追求学问的动力和终身学习的本能,不外为教育树人一大贡献。

刊登于2021年12月3日《星洲日报》A13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