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学校的防火墙倒下

郭史光宏(小学教师)

“我们对‘教育’的理解同样是极其狭隘的,就是学校教育,就是课堂教学。就是老师讲,学生记;老师说,学生听;老师布置作业,学生做;老师督促,学生完成。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完全是被动的接受,盲目的照搬,反复的训练,机械的模仿。这样的学校教育,还不如早点停掉,我看停个三年五载,教育的真相才能廓清。”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教师王雷

过去一年多的岁月,我们共同经历了“教育新常态”。网络课堂的不开镜头不开麦,远程作业的不闻不问不理不睬,教学工具的眼花缭乱手忙脚乱……就观感而言,大家似乎都对网课的效果心存疑虑,普遍也都认为线上课不如实体课。

至于观感背后的原因则众说纷纭。有人认为,问题出在学生素质,孩子难以应对居家学习的种种诱惑;也有人说,问题出在工具技术,师生对各种网络平台的操作显得相当陌生;还有人觉得,问题出在学习环境,病毒关上学校大门的同时也斩断了师生之间的情感流动。现实情况是复杂的,种种说法各有道理,不妨将观察与思考推向更深处。

长久以来,我们的中小学教育一直摆脱不了填鸭的窠臼,内容上侧重知识的灌输,方法上以听讲记背为主。托学校的福,这里没有舒服的床温暖的窝,没有手机电脑,也没有电子游戏。这里有严肃的课室认真的老师,有课表与铃声,也许还有藤鞭和考试。于是,哪怕学习再枯燥乏味,学生还是可以达到某种程度的专注与配合,完成某种程度的知识吸收与技能提升。

得利于学校筑起的各道防火墙,课堂往往将重点放在单向的知识传授和功课的纪律检查,忽视了知识与生活的连接,忽略了学生主人翁意识的培养。换句话说,学生更多处于“要我学”而非“我要学”的被动状态。这样的问题,在纪律森严、按表操课的校园似乎并无不妥,平日也不太引人注目。然而,当病毒入侵,防火墙轰然倒塌之际,以之为前提建立起的课堂秩序势必也跟着瓦解。

于是,我们看见居家学习的种种不如人意。无需到校,学生可以睡到日上三竿;没有课室,学生可以开着网课吃鸡打王者;不用见面,学生可以拖欠功课直到天荒地老。失去了学校这只大手,学生因内在学习动机的匮乏而堕落沉沦,老师也因丧失课堂的掌控以致焦虑沮丧。学习的主人无欲无求,学习的主导无可奈何。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疫情只是不小心以它的方式,暴露了教育长期存在的本质问题。

如今虽已复课,教学现场仍然挑战重重。大部分中小学生轮流返校,隔周上学的效果有待验证;课室座位如无数孤岛散布,协作学习大概无用武之地;师生罩不离口,互动交流的效果想必也会大打折扣。倘若填鸭式教学依旧,课程学习仍与现实生活脱节,则学生必然继续消极被动。

佛家有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面对疫情当下的教育生态,我们是否看见了多年种下的因?放眼未来,今天的我们又要以怎样的姿态播种教育?

刊登于2021年12月3日《星洲日报》A13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