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太宝博士80大寿(2021.4.4)

谢太宝博士80大寿(2021.4.4)
遥祝博士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李亚遨/林连玉基金义务秘书

十年前,谢太宝博士荣获林连玉精神奖,获准前来吉隆坡领奖。消息传出后,慕名而来者众多不约而同请求主办当局安排见面访问,而谢博士本人一开始就要求留境期间“一切低调处理”,“暂不考虑”任何访谈。于是,为满足各方的要求,亚遨作为林连玉精神奖遴选委员会协调人,与林连玉基金时任主席杜乾焕博士商议,再征得谢博士同意后决定:于谢博士抵达吉隆坡当天的下午,亚遨以个人名义假尊孔独中二楼董事会议室召集一项内部欢迎会,出席的仅限少数受邀者。

今年是谢博士荣获林连玉精神奖十周年。以下是2011.12.17谢太宝欢迎会上召集人李亚遨的开场白。在谢博士80大寿之际首次发表,藉以向博士致敬!

*

“后世的子孙也许很难相信,历史上竟走过这样一副血肉之躯。”

各位,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谢太宝先生!
 
各位,今天我们能够和谢太宝先生结这个缘,是林连玉精神奖的关系。今年8月,精神奖开始接受提名,很快就收到了红楼四馆顾问陆庭谕先生的推荐函。这个推荐函,我看了第一个反应,这老人家给我们添麻烦。根据我们的提名规矩,有人提名了,他有责任确保被提名者接受。如果不接受,这件事就告一段落。我告诉陆老这个规矩,岂知他竟回答:我负责提名,人你们自己去找!
 
哪里去找谢太宝?还好,问了几个朋友之后,从朋友的朋友哪儿终于拿到一个邮址。不过给我这个邮址的同时,这位我不认识的朋友也冷冷地抛下一句话:He may not respond though。意思是,等他回答你了,才高兴不迟!
 
所以,当我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说他是谢太宝时,我真的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他表明接受精神奖提名时,不用说,我是喜出望外!
 
这个高兴有两层意思。一,是为陆庭谕先生以及像他那样想法的人感到高兴,他们希望以林连玉精神奖来肯定谢太宝的牺牲与付出,以精神奖来肯定南大精神,终于因为谢太宝的接受提名可以进一步落实了。
 
二,是为林连玉精神奖本身感到高兴。精神奖的设立是要对受奖者的贡献作出肯定,但它自身也需要被肯定。而这种肯定是只有通过受奖者都是怎样的一些人而获得的,它的声誉与威望是依靠历届评委正确判断的积累而建立起来的,不是靠自我吹擂而获得的。像谢太宝这样的一个人物愿意接受提名,那就显示了林连玉精神奖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当然,高兴之余,在电话里,我也不忘提醒谢太宝先生,他只是被提名而已。
 
昨天我跟外甥说要去机场接机,他问接谁的机?我说谢太宝。“噢,那位坐牢很久的人!”
 
各位,坐牢其实不会把人变得更有智慧。台湾有一位坐过牢的李敖(不是李亚遨的亲戚),前几年曾经说过:“感觉新加坡人很笨,他们祖先的文化水平低,人的“种”不好。”又说,“新加坡如果有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除了李光耀父子及几位政治人物,就是可爱的孙燕姿。”
 
这位李敖满肚子都是知识,都是学问,不过,我看他始终参不透人生的意义,不懂什么生命的价值。
 
1961年,林连玉先生在他的“告别演说”中说:“我与教育界同仁们互相勉励,所贵乎读圣贤书的,便是树立风标,砥砺气节,维护真理,发扬正义。所谓‘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我们应当身体力行,作为后辈的楷模,须知人寿有时而尽,生命的价值,在正义的立场上有时并不可贵,惟能以身殉道,人格才觉光辉。”
 
各位,1944年,印度圣雄甘地还在世的时候,爱因斯坦曾经以这么一段话评价他:
 
“一个不受外在权威的扶持,而成为他的民族的领袖的人;一位其成功不是依靠投机取巧,也不是凭借掌握的技术装备,而纯粹地建立在令人信服的人格力量上的政治家……一位具有智慧与谦逊,用果敢与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武装起来的人……一位用纯粹的人性尊严对抗欧洲的残暴,并在任何时候都不屈服的人。后世的子孙也许很难相信,历史上竟走过这样一副血肉之躯。”
 
Generations to come will scarcely believe that such a one as this walked the earth in flesh and blood。“后世的子孙也许很难相信,历史上竟走过这样一副血肉之躯。”
 
这段话,我借花献佛,献给谢太宝先生。因为他就是像甘地、像曼德拉、像昂山素季那样的人,像司马迁、像文天祥那样的人!备受极权逼害,却始终威武不屈!
 
今天这个欢迎会,是个人发起的,目的是向谢太宝先生致敬。它是一个非正式的聚会,不是林连玉基金的正式活动,出席的仅限受邀者。虽然主题是严肃的,可是我们希望这个欢迎会能够以随意、轻松的方式进行。大家可以开怀而谈,不过不要把欢迎会变成了正经八百的访谈。
 
这是开场白。在欢迎会进一步开展之前,让我先介绍几位在场者。
 
杜乾焕博士—他是林连玉基金主席,是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当前的红人之一。
 
陆庭谕先生—他是华教元老,曾经担任林连玉基金主席,目前是金马士红楼四馆顾问,他就是以这个身份提名谢太宝先生为今年的精神奖候选人。
 
黄明治先生—林连玉基金的顾问,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长者。
 
刘锡通律师—马来亚南大校友会的前主席,现在是林连玉基金署理主席,非常资深的华教工作者。
 
杨培根律师—来自柔佛的著名律师,做了许多普及法律知识的工作。
 
陈友信先生—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会长,年轻有为的华团领袖,目前在领导一个跨族群的行动方略联盟。
 
沈德和先生—林连玉基金的财政,尊孔独中董事长,也是今天这个场地的主人。
 
柯嘉逊博士—新纪元学院的前任院长,马来西亚著名的人权斗士。
 
李万千先生—他是最让李光耀讨厌的南大生之一。之前曾领导董总秘书处,目前是极活跃的时事评论人,常常以中文、马来文和英文写评论文章。
 
莫泰熙先生—号称“华教园丁”,他是林连玉基金的义务秘书。
 
吴建成校长—第一线的华教工作者,担任独中校长将近30年。那之前是一名学生领袖,70年代搞马大华文学会,被指为“马共高级干部”,在内安法令下扣留——不算很久,“才八年”而已!
 
因为要争取时间,其他我就不一一介绍了。请大家在发言时才表明身份。

媒体报导:东方日报(电子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