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两线制:凝聚社会多元力量

王维兴(评论人)

两线制提出以来,政治上最大成果是2008年的政治海啸,以致十年之后发生的联邦层级的首次政权轮替。从民间的角度,两线制的提出,反映了积极推动多元主义的民间力量,希望透过两线制的推动,取得多元力量的改革成果。

2008年至2018年,政治改革路上累积的改革能量,在2018年希盟执政布城以来,显现出“月球漫步”的轨迹,看似向前迈进,却总是失去重心,甚至知难而退。原本川流不息的改革能量,在乱窜中失去方向,最后在2020年2月的喜来登行动发生之后,从乱窜导向溃散。

2018年的全国大选成绩,是多元改革力量策略性结合局部单元保守力量促成的结果。当年的社会集体心理倾向认为中央应该出现一次政权轮替。这样的社会集体心理穿透大城小镇,在成功结合单元保守力量的情况下,历史上首次在联邦层级,让巫统以及巫统主导的国阵沦为短暂的反对党。

从希盟短暂执政布城20个月的一个教训是,仅仅政治上促成两线制,而没有在社会的层次做足多元主义的观念改革工作,社会的主流力量仍旧是单元与保守主义挂帅的情况下,实质改革就会呈现“月球漫步”、停滞,甚至倒退的轨迹。

换句话说,两线制不能只是政治上促成政权轮替的两线制,也必须在社会层次上,促成观念上的多元主义与单元主义形成竞争和轮替的“两线制”。虽然许多民间人士或者团体都在不同时期做着诸多社会改革工作。但是,单元和保守主义仍旧是社会的主流观念。

2018年之前形成的社会集体心理,层层相叠的意识形态中,多元主义策略性结合认同局部改革的单元力量,穿透任何阻挡政权轮替的尝试。

2018年之后出现的社会集体心里,却是在多元改革处于“月球漫步“的状态中,迅速认定必须巩固单元主义作为社会主流力量。

在过去,认同单元主义的社会大众,对待长期以来根植于社会历史、观念、文化和族群的单元主义,就像人们的呼吸一样,是一种自然状态,不会特别思量,是否会出现单元主义面临边缘化的一天。

2018年大选之后的变化是,经此一役,认同单元主义者认定,必须在政治上巩固单元主义,才能在社会层次上确立单元主义的主流位置。也就是说,单元不能仅仅只是存在,它的存在要被看到,要得到肯定。

这说明什么呢?

这说明认同多元主义者必须认清的一个教训是,要在社会对社会,或者民间对民间的层级上,做更多“观念上的两线制”的工作,为下一波的政治改革做准备。

观念上的两线制,并不表示要消灭单元主义,而是让多元主义成为社会的另一股主流力量,一股足于与单元力量形成分庭抗礼的社会力量。

多元主义在华社的认同相对强,但是走出华社,单元主义仍是社会的主流。认同多元主义者不应排挤单元主义者。相反的,认同多元主义者必须主动出击,接触单元主义者。

认同多元主义的民间人士与团体,要在民间的层次上,与单元主义者形成文化上的“合纵连横”态势。多元不能将单元视为敌人,而是将其视为竞争对手。

就社会层次而言,多元与单元共存才是王道。也因此,民间人士和团体的重要一步,是走出观念上的围城,告别洁癖,并走入单元圈子,开展多元与单元的“合纵连横”。

刊登于2020年12月11日《当今大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