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马)学习?

杨启贤(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专案人员)

东马两州向来被视为马来西亚民族团结的模范生,每当论及团结议题时,如果提及沙巴及砂拉越,论者常常都会赞许该两州各族相处融洽的情况,是西马应该学习的典范。今年希盟政府垮台后,随着希盟欲重夺政权的首相人选难产,沙巴时任首席部长沙菲宜一度被提议为折衷人选,而一些支持该提议的评论者也认为由东马亲希盟势力里的穆斯林领袖出任首相一职有助于促进大马民族融合及打破大马种族政治生态。然而,这种期望东马担任大马种族政治政治终结者的期盼,到底有没有任何现实依据?

其实,西马人对东马的想像,常常都带有东方主义(orientalism)的色彩。东方主义原本是指西方人对于东方想当然的片面理解,某些时候也带有浪漫主义意味,套用在东西马的关系上也适用。东方主义之所以历久不衰,其中一个原因是它除了满足西方人的猎奇心态及对东方的负面刻板印象,同时也让不满现状的西方人有个满足其想像的乐园。例如,认为西方现代发展破坏生态的某些西方环保份子会向往发展中国家未开发地区的部落生活。反对女权并自认为受到女人压迫的一些西方男性则向往想像里温柔婉约的东方女性。

同样的,西马不同政治倾向的人都对东马有各自的诠译,主张多元化者认为东马与西马相比较少受到国家单元文化霸权茶毒;保守派看到的则是东马各族人民可以团结形成一个共同文化体,不像西马的非马来人那样不愿意参与大融合。

对东马的憧憬有时也延伸到对东马一些政治领袖的敬仰。砂拉越前首长已故阿德南于2016年砂拉越州选及沙巴前首长沙菲宜于2020年沙巴州选争取连任时都出现大量以这些领导人开明形象为主题的政治宣传,这也间接导致一些西马人对于东马政治领袖有了打开大马政治新局面的期望。

对阿德南或沙菲宜的推崇其实显示了大马政治里过度英雄崇拜的现象。实际上,阿德南在位时的政策并没有比前任首长泰益有太大的分别。两者主要的差异在于阿德南在砂拉越自主权方面态度比泰益更为强硬,这也是十多年来东马政治的一种演化。

沙菲宜两年多的执政记录也并没有显示他可以弥补希盟执政22个月的缺失。希盟执政时期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制度改革的不够深入,而沙巴民兴党与希盟州政府也面对同样的问题。沙菲宜上台后认为民兴党不受制于希盟竞选宣言,保留了首长兼任财政部长的做法,这也导致民兴党政府倒台后国盟首长也同样兼任财政部长。民兴党政府也于州议会里修宪废除团结党州政府时期所制定的州元首只能担任两届的宪法条文,让现任州元首得以留任。对于承诺要把首相、州务大臣及首席部长任期限制为两届的希盟而言,这种做法无疑是一种倒退。

其实,解铃还须系铃人。虽然东马的情况对西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参考价值,然而促进西马各族团结的方案还是必须以西马本身的状况为准,不能把希望寄予东马担任救星角色,更不能寄望于东马政治人物。

刊登于2020年12月8日《南洋商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