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与民主

谢光量(林连玉基金董事、隆雪华青团长)

2018年全国大选举行之前,由于当时“冰清玉洁”的反对党选择与恶名昭彰的马哈迪联手,以致网络出现鼓吹投废票或不投票运动,以教训反对党为了改朝换代不惜与马哈迪携手合作。选举结果显示,投废票或不投票运动“雷声大,雨点小”。


接着,希盟上台执政,改革不力,失信于民。一些评论批判2018年公民社会组织和公民意见领袖力保改朝换代,典当原则,为马哈迪背书,全力呼吁选民支持以马哈迪为首的希盟是导致“早熟”的政权轮替无法落实改革的原因。22个月后,因希盟无法妥善处理第8任首相人选的问题,引发了“喜来登行动”,慕尤丁带领土团党联合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国盟政府。


国盟政府的意识型态比希盟更加趋向保守和右倾。历史没有如果,我们不晓得如果2018年没有发生政权轮替,目前的政局会比没有改朝换代好?


由于打着改革旗帜的希盟上台后表现不臻理想,甚至延续国阵前朝的部分做法,希盟来届选举要说服选民再度支持希盟也是一大挑战。这也导致一些选民对我国的政治发展产生冷感,失去信心和热忱。如果慕尤丁现在解散议会,大选的助选和投票热忱恐怕大不如前。


在“两个政党联盟都一样烂”的理由下,来届大选可能会有人再次鼓吹选民不投票或投废票。其实,不投票也算投票,因为那一张选票等于平分给两个党。好比两个苹果,现实情况中,即使在相同的环境下,不可能两个苹果都是一样烂,一定有一个比较不烂或较好。


投票是一个表达立场的方式,选举的投票是选择两利之间取其大,或两害之间取其轻。不论是不投票或投废票的行为,因为没有明确的表达立场,均可以被各种理由诠释,例如不投票可以诠释为生病、出国旅游等;划废票亦可解读为投选超过1个候选人、写上名字、画上其他符合等。因此,如果选民因为“两个都一样烂”而放弃投票或划废票,也是无济于事的。


有“两个都一样烂”,接着就会有“选谁做政府都一样”的理由,两者一拍即合,一唱一和。可是,深一层想,选谁做政府都一样吗?没错,不管是国阵、希盟和国盟,他们都滥用《1948年煽动法令》对付异议分子,他们也不敢轻易为臃肿的公务员体制瘦身。


不过,政府的其中一个功能是从各种税收中分配资源和财富。我们可以从国阵、希盟和国盟的内阁和预算比较出不同之处。国阵和国盟的政治资源分配出于政治需要以致内阁阵容庞大,委任大量执政党议员出任官联公司董事,预算案中华校的拨款则不清不楚。希盟执政时期,内阁瘦身,削减首相署的拨款,在预算案中明确列明华小、国民型中学和独中的拨款并连续两年制度化拨款。


尽管巫统希望尽快解散议会举行大选,不过,由于疫情的缘故和疫苗的进展,来届大选很有可能落在2021年6月以后,届时预计18岁的青年将首次参与选举。根据选委会估计,18岁选民预料一年将增加50万名,到了2023年,选民人数将提升至占我国总人口的70%。


如果年轻选民不积极用手中的一票表达清晰的立场,或将影响我国未来的民主发展。这是因为人生后期的政治参与离不开青年时期的习惯养成,而往后这些时下的年轻人将会成为成年人。


除了投票,年轻选民的公民意识也非常重要,也需趁年轻时期吸收公民意识的养分。这些公民意识的内容包含民主、平等和自由的概念以及普世价值的人权观。因为单单投票也是不足的,还需要公民素养/意识。


尽管民主制度是不完善的,但是,它依然是目前最好的选举制度。如果选民因2018年的选择而在来届大选放弃投票,相等于把手中的决定权交由他人帮自己做决定。

刊登于2020年12年7日《中国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