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保守种族政治理性对话可能吗

陈鸣诤/文

长期以来,马来西亚一直深受种族政治的困扰。种族政治强调族群的特权与优位性,并且把它视为不容质疑与挑战的核心政治价值。既使到了2020年的今天,种族政治依然拥有庞大可观的选民市场。因此,放眼在当下马来西亚的处境,公民社会在推动社会改革时,不能忽视两个问题。

首先,社会改革与种族政治是两种截然对立的政治立场。但是,在面对种族政治,我们应该采取唾弃,置之不理的态度?还是邀请这些保守主义一起进行理性的对话?拥抱种族政治的人会强调自身族群与宗教的优位性,并把它视为理所当然的;主张社会改革的人则把平等、公正视为普世的政治价值,放诸四海皆标准。然而,我们似乎很难为双方找到一种理性对话的可能,也很难创造出这种对话的条件。

在一般的讨论中,支持社会改革的人会批评种族政治的各种不是,却很少去思考:为什么平等、公正才是应该有的?其背后的根据是什么?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另一方身上,奉行种族政治的人也不会进一步去追问:为什么种族的特权与宗教的地位具有优位性?结果,每当触及对方神经的敏感课题被挑起时,双方都以对方挑衅作为理解的开始,并在骂战中结束。

尽管大家共同生活在一个国度里,但双方从来都不曾想过,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说服彼此,甚至认为不需要说服彼此。最终,一切政治的问题只能诉诸简单粗暴的选举方式,以人头来解决。

其次,或许有人会认为,网络社交媒体会是一个集结公民社会力量的平台,去推动社会改革。2010年的「苿莉花革命」与「阿拉伯之春」所掀起旳新一波民主化浪潮就是一个例子。这场革命之所以能够迅速漫延至许多中东与北非国家,靠的是社交媒体的有效传播,因而也被视为「脸书革命」与「推特革命」。

但是,网络社交媒体所集结的力量并不尽然如此乐观。因为,网络社交媒体既可以成为传播政治信念的利器,但也可以成为传播的阻碍。在网络世界中,使用者所建立起的社交连结基本上都是以自己所熟悉与可接受的人、事物为核心。人们自然很少会将自己不喜欢的、讨厌的人「加为好友」、存放在「我的最爱」。

同样的,网络使用者所接触的人、所浏览的网站、所接受的资讯,在很大程度多都是根据自己的个人喜好所设定的,或者是受到网络演算法的分析而「被推荐」给使用者。由于个人喜好与演算法的关系,网络用户所接受的资讯是高度相似与重迭的。纵使社交媒体的科技巨头不断地改变它们的演算法,这依然没有改变使用者建立社交链接与获取资讯的方式。

在网络世界里,由于所接受到的内容都是单一片面的,人们几乎不太可能获得不一样的资讯内容。最后,所有拥有相近意见与价值观的人最后都会形成更加稳固的联结,这是所谓的「回音室效应(echo chamber effect)」(亦作「同温层效应」)。回音室效应指出,人们是如何藉由这些千篇一律的信息回馈更加巩固自己的想法与主张,形成狭獈的思维模式,尤其是政治观点。

显然,网络社交媒体可能无法有效地集结公民社会的力量,去推动社会改革。透过回音室效应,用户所获得的资讯高度相似,拥有相同政治立场与价值观的人彼此会形成一个稳固的网络联结。这无疑僵化了彼此的思维,阻断了听取异议的可能。最终,拥抱进步的人更进步,支持保守的人更保守,而社会改革的力量与种族政治的力量之间依然存在着一种真空的状态。

陈鸣诤(大专兼任讲师)

长期以来,马来西亚一直深受种族政治的困扰。种族政治强调族群的特权与优位性,并且把它视为不容质疑与挑战的核心政治价值。既使到了2020年的今天,种族政治依然拥有庞大可观的选民市场。因此,放眼在当下马来西亚的处境,公民社会在推动社会改革时,不能忽视两个问题。

首先,社会改革与种族政治是两种截然对立的政治立场。但是,在面对种族政治,我们应该采取唾弃,置之不理的态度?还是邀请这些保守主义一起进行理性的对话?拥抱种族政治的人会强调自身族群与宗教的优位性,并把它视为理所当然的;主张社会改革的人则把平等、公正视为普世的政治价值,放诸四海皆标准。然而,我们似乎很难为双方找到一种理性对话的可能,也很难创造出这种对话的条件。

在一般的讨论中,支持社会改革的人会批评种族政治的各种不是,却很少去思考:为什么平等、公正才是应该有的?其背后的根据是什么?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另一方身上,奉行种族政治的人也不会进一步去追问:为什么种族的特权与宗教的地位具有优位性?结果,每当触及对方神经的敏感课题被挑起时,双方都以对方挑衅作为理解的开始,并在骂战中结束。

尽管大家共同生活在一个国度里,但双方从来都不曾想过,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说服彼此,甚至认为不需要说服彼此。最终,一切政治的问题只能诉诸简单粗暴的选举方式,以人头来解决。

其次,或许有人会认为,网络社交媒体会是一个集结公民社会力量的平台,去推动社会改革。2010年的「苿莉花革命」与「阿拉伯之春」所掀起旳新一波民主化浪潮就是一个例子。这场革命之所以能够迅速漫延至许多中东与北非国家,靠的是社交媒体的有效传播,因而也被视为「脸书革命」与「推特革命」。

但是,网络社交媒体所集结的力量并不尽然如此乐观。因为,网络社交媒体既可以成为传播政治信念的利器,但也可以成为传播的阻碍。在网络世界中,使用者所建立起的社交连结基本上都是以自己所熟悉与可接受的人、事物为核心。人们自然很少会将自己不喜欢的、讨厌的人「加为好友」、存放在「我的最爱」。

同样的,网络使用者所接触的人、所浏览的网站、所接受的资讯,在很大程度多都是根据自己的个人喜好所设定的,或者是受到网络演算法的分析而「被推荐」给使用者。由于个人喜好与演算法的关系,网络用户所接受的资讯是高度相似与重迭的。纵使社交媒体的科技巨头不断地改变它们的演算法,这依然没有改变使用者建立社交链接与获取资讯的方式。

在网络世界里,由于所接受到的内容都是单一片面的,人们几乎不太可能获得不一样的资讯内容。最后,所有拥有相近意见与价值观的人最后都会形成更加稳固的联结,这是所谓的「回音室效应(echo chamber effect)」(亦作「同温层效应」)。回音室效应指出,人们是如何藉由这些千篇一律的信息回馈更加巩固自己的想法与主张,形成狭獈的思维模式,尤其是政治观点。

显然,网络社交媒体可能无法有效地集结公民社会的力量,去推动社会改革。透过回音室效应,用户所获得的资讯高度相似,拥有相同政治立场与价值观的人彼此会形成一个稳固的网络联结。这无疑僵化了彼此的思维,阻断了听取异议的可能。最终,拥抱进步的人更进步,支持保守的人更保守,而社会改革的力量与种族政治的力量之间依然存在着一种真空的状态。

刊登于2020年12月3日《星洲日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