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与制度的交叉

腐朽的思维,崩坏的制度,是维系马来西亚种族主义的两大要素。

六个月前,一项有关种族歧视的国际调查(IndexMundi),在76个国家里,列马来西亚为第二最有种族歧视的国家,排名第一是历史上种族隔离臭名昭彰的南非。美国第13,印尼第14,印度第17,澳洲第24,中国第32,菲律宾第47,新加坡第73,泰国不在名单内。信息核实网站(Facts Check)评估IndexMundi是最低偏见(Least Biased)的调查机构。但,国民对仅500个样本是质疑的,可是另一批人马上指出,在我国政治内外种族主义是热门课题,深入国家骨髓,甚至写进宪法了。结果推特(Twitter)热烈讨论时国人也顺便自己来个推特投票,超过2万2千人参与,是比较可靠了吧,结果是32.6巴仙认为非常严重及严重,67.3巴仙认为问题不大及没问题。还是有三分之一强的认为我国的种族问题严重,甚至非常严重。

五年前,另一个财经网站,Insider Monkey 对61个国家8万5千人进行两项调查, 然后合起来选出最种族极端的25个国家,我国榜上有名,排名第11,南非第9。

综合以上,我国的种族极端气氛,存在已久,无论在少数民族的认知,或国际的评估,都是严重的。

IndexMundi的调查在今年五月中出炉,正是喜来登密谋行动推翻民选希盟政府不久后,当时什么行动党控制希盟政府,华人掌大权,马来人被边缘化,伊斯兰教受威胁,种种煽动极端言论甚嚣尘上,企图在马来社会合理化他们的后门夺权行径。这样的叫嚣在希盟掌权的22个月里已一直酝酿着。希盟政府尝试落实大选宣言,做些体制上的改革,比如国会设立6个遴选委员会,选委会着手改革选举制度,反贪委员会受到的牵制减少,司法和总检察长独立性也提高,整个制度走向公正, 比较符合民主原则。然而中途被一些种族色彩浓厚的事件干扰拉扯,如马来人尊严大会、抗议签署反歧视公约(ICERD)的示威。华社对承认统考及反对教授爪夷文的诉求,在有心人的渲染下,更扩大族群之间的鸿沟。体制改革虽然快速,国人及公务员的思维改革却遥遥落后。族群之间的互不信任,在五、六十年种族偏差统治及政客操纵下,早已根深蒂固。509 带来的新马来西亚的期待,却是昙花一现。

尽管如此,然而回溯过去,腐败的体制虽钳制着民主思维的产生与发展,只要有突破点及坚持的奋斗,改变仍可发生,星星之火仍可燎原。推翻掉老树盘根的巫统霸权,乃萌芽自20年前的烈火莫熄,经历过2007年的308 及2013年的505,选票逐步提升,始迎来盼望已久的政党轮替。

一切新生事物都会受到旧势力的反扑,有点成绩的政治体制改革被打回原形,目前似乎又陷入深渊,如何拨开层层黑雾重见天日,还得靠各族人民的携手合作。

疫情期间,对政府高官的盲乱失措、双重标准、政策动辄U转、集体失踪,人民终于不耐烦了,喊出Rakyat Bantu Rakyat (人民自己救自己)。针对越来越崩坏的制度与种族主义思维,我们人民不应该整合起力量,自我拯救吗?

现在有所谓的第三势力的酝酿,他们是社会精英,不满朝野政治人物的争权夺利,希望提供人们另一种选择。然而,以本国的政治现实与选举制度,通常第三势力会是全军覆没。倒不如把精力注入与非政府组织的联盟,花两三年的时间,进行群众思维改革有系统的总动员。利用网络媒体,制造舆论及理论分析;上山下海的接近民众,抒解民困。如此全力以赴,肯定有成绩。连某伊斯兰宗教师,单枪匹马,都能成为网红,万人追捧,还创办个人品牌的商业生意。更何况是来自公民社会理直气壮正义的呼唤?

公民社会不能掌控政治体制,却能掌控思维的转变与走向,这有摧枯拉朽的力量。

姚丽芳(林连玉基金副主席)/文
2020年12月4日刊登于《东方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