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连玉精神奖”忆往

李亚遨/文

1985年12月18日林连玉先生与世长辞,当天教总主席沈慕羽先生登高一呼吁请华社成立“林连玉教育基金”,以纪念林连玉先生对华教所作的贡献。1986年1月4日,以教总、董总为首的15个华团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召开基金会首次会议,其中一项议决案是将基金会正名为“林连玉基金”,俾便更好的发扬林连玉精神。

那么,林连玉基金可以做些什么呢?“纪念”和“发扬”的具体内容应是什么——除了建造墓园以及出版遗著之外?

1986-87年林连玉基金会的工作主要在于各地的追悼会和筹款方面。1987年10月17日董事会决定将每年林连玉先生忌辰订立为“华教节”,却不幸碰上“茅草行动”大逮捕,基金会的中坚人物沈慕羽、林晃昇两主席双双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当年的纪念活动只得低调进行。

正是在那风雨如晦的日子,目睹马六甲马士丹那华小在反对委派不具华文资格教师担任华小行政高职事件中那种奋不顾身、英勇捍卫华教的表现之后,想到我们应该好好的表扬这些为华教献身的人们,激励人们为公共事业献身的热情,林连玉基金可说是责无旁贷。

那个时候本地民间设立荣誉奖项以资鼓励或表扬的团体不多,较有名气的是国民醒觉运动的Outstanding Malaysian Award(杰出马来西亚人奖),于1982年设立,最初几年获奖的分别是总稽查师旦士里阿末诺丁、“马来西亚工人”、陈志勤医生、巴板及淡汶南人民……。另外,英文《星报》也有一个由读者投票选出的 Malaysian of the Year Award 。

由于颁奖之举还未成风气,建议提出之后颇令董事会内部感受压力,担心会为基金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秘书处则认为,诺贝尔奖也是年年有议论年年颁……不过为了减少发生争端的可能性,还是做了一些安排,如:完全不设奖金;人选尽量地方化,侧重无名英雄;强调不是比赛性质,因此被提选的人物或组织不能视为“最佳”、“最特别”或“最有贡献”之类的。这些安排后来都收录进笔者拟就的“华教节人物提选细则”中。当然,“提选细则”第一条也表明:“表扬对象必须是对华教建设有功劳、其行为对当前华教斗争有特殊意义、有助于发扬林连玉精神而能够成为其他人榜样者。”

1988年12月18日第一届“华教节”,陆庭谕先生代表林连玉基金会在林连玉墓园宣读〈华教节宣言〉。当天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举行的纪念仪式中有一个令人瞩目的压轴节目:嘉勉华教界好人好事的表扬会。光荣上榜为“1988年华教节人物”而受大会表扬的是:

  • 马六甲马士丹那华小——在反对委派不具华文资格教师担任华小行政高职事件中(1987年),率先以行动捍卫华教;
  • 雪兰莪蒲种新明华小——董家教不分党派,不畏艰难,齐心合力,以实际行动挽救学校,免于因为学生人数过少而被关闭,为其他面对同样难题的华小树立了榜样;以及
  • 吉兰丹中华独中——复办成功,使到华人文化的一座重要堡垒得以在东海岸维持下去。

第一届的“林连玉精神奖”于焉诞生,不过这个名称要等到翌年的华教节时才采用。截至2006年,获奖者共有20个团体和39个个人,来自全国东西南北各地。今年12月15日将颁发的是第20届的林连玉精神奖。明年华教节以及林连玉精神奖将进入第21届,算是“成年”了,正是 “人生” 另一段征途的开始,到时它会有什么改变呢?

(本文最初载于《东方日报》2007年12月12日;又载于《如风如日——林连玉精神奖廿五周年特刊》,林连玉基金,2012年)

在此欢迎全国各族文教团体、学校董家教等机构踊跃参与2020年之林连玉精神奖候选人提名。提名截止日期于2020年9月30日。若需要更详细的资料,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络本会行政部。
Tel:03-21422496/97
WhatsApp:019-2802496
E-mail:[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