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风拂来

胡涵青/文

“今天你不用去补英文了,我们回家休息吧。”
“真的吗?”
“嗯,是啊!”说完,我和健通开心地笑了。
灯暗,终于讲完最后一句台词了!心里的重担总算落下,退离舞台的脚步特别轻松。
《风起来》过门音乐缓缓奏起,我们再次登场谢幕,大合唱。“风吹起来,吹动万山澎湃,吹起了波浪涛涛的大海……”忍住眼眶的热泪,思绪飘远了……

《风起银州》,难忘
2016年的8月,第一次接触到舞台剧:《风起银州》,它是一部讲述上世纪60年代初政府实施改制华文中学,以致被迫成立华文独立中学的历程。由于独中复兴运动的起源地是霹雳州,也就是银州,因此命名为《风起银州》,希望借着历史与艺术的结合,能让更多人了解这段风雨飘摇的华教历史,也期望舞台剧这股文艺风能在霹雳州吹起来。

我们这班素人演员,抱着对戏剧的兴趣和热忱加入这舞台剧行列。
正式排戏之前,我们进行了一连串的演员培训。每次关节热身和拉筋运动之前,我们都得先清理排练的场地。最难忘的是,编导梁家恩要我们用一块布直线来回抹擦,打扫卫生,同时训练肢体协调。导演也教我们喊嗓,即正确的呼吸与发声方式。他循序渐进地给予我们默契、信任、想象力、感受力、表演等训练。大伙儿在嬉笑玩闹中学习,十分欢愉。

期盼已久的剧本终于到手了!由于我们演员伙伴人数不多,只有16人,所以,就每人扮演几个角色,偶尔还须充当说书人,边说边演啊。这样的现代舞台剧呈献方式,有别于传统的话剧,我们都兴趣盎然、兴致勃勃地参与其中!最有趣的是,导演說我们除了用华语,也可以用方言来讲台词,所以,我们在剧中有机会用福建话、广东话和客家话等来表演,这让我觉得有点像70年代的电视方言谐剧《Empat Sekawan 四喜临门》啊!

我接到的任务中,有一个比较有挑战性,那就是喜宴上扮演新郎母亲,为了筹款帮助独中,高歌献唱。导演让我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我不马虎,上网查询,发现邓丽君是在1977年唱红那首歌曲。于是,改唱凤飞飞于1972年演唱的《祝你幸福》,刚好与剧中那场合挺搭配。由于只能清唱,我惟有假握麦克风样表演,幸好只有区区两句半,其实要多唱几句都不能,因为灯暗了,麦克风也关了声量。

除了演戏排练,我们竟也要当歌手,练习大合唱。感谢老师创作了扣人心弦的序幕曲《在黑暗中前进》(梁家恩作词,吴韵仪作曲)和谢幕曲《风起来》(黄志伟词曲)。之后,再增加一首意义深远、动听感人的《一颗种籽》。我们认真努力地练唱,证明给大家看我们是行的。

此外,我们竟然还要到人群不断穿梭的九洞巴刹去“拍宣传照”。那个早晨,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让这一幕幕给摄下来,相信编导是锻炼我们的胆量啊。之后,我们移师到红毛丹达才华小,在无人的课室里继续地摆姿势拍照。感谢秋坪导师的启发和指导,让我们拍出一系列很有意思的艺术照。最难忘的是她要我们全部人紧握手心、表情凝重、坚毅不屈地望向前方;然而,演戏细胞还在慢慢生长的我们,表达不到她的要求。当她看到我们木头木脸的样子,就灵机一动开一段“林连玉演讲”的录音,听毕,我们马上有feel了;我感觉到眼睛湿湿的,忍住不让泪珠儿滚下来。

终于,来到了倒数阶段,演出前一个星期,我们到真正的舞台进行彩排。原本的舞台搭建起鹰架,跟平时排练时不一样了,不禁有点儿颤抖。

第一天,我们只练习配合道具一起走位,舞监安排工作人员帮忙做记号。整出剧交换的场次不少,所以,大伙儿都是又上又下地出场退场,不容易呵。第二天,我们换上服装彩排,由于我们一人分饰几个不同角色,加上衬衫上衣、半裙或长裤等皆白色,须要以服饰的搭配来分辨,如:大衣、外套、眼镜、领带、围巾、帽子、发夹等,这些物品都有条不紊地摆放在舞台两旁,根据演员出场的位置安排得妥妥当当。

休息几天后,来到最后两天的冲刺了!技术彩排这天,我们终于装上双耳挂的头戴无线麦克风,腰间夹住一个信号发射机。我们轮流试音调音,练习一些台词,有剧中最大声和最轻声的。当时,站在台前,面对暂时空荡荡的礼堂,感觉艰难的时刻越来越逼近了,因为演出时间还剩两天而已!晚上难以入眠,满脑子都是彩排画面。不行,得好好休息,让自己以最佳状态上场啊!我不断地告诉自己……

终于倒数一天,也就是总彩排了!这天,我们换上服装,轮流给化妆师化妆。除了紧张,还是紧张,但无论如何都得专注、用心、认真地彩排,以便正式演出能有很好的表现。

2016年10月1日,这特别的日子,《风起银州》舞台剧成功在怡保培南独中礼堂举行!流下汗水,留下回忆,难忘,不忘。

…………

忆苦思甜,勿忘初心

我们一直都等着,风几时再吹起。

2020年再度登场的独中运动舞台剧《初心》,改编自《风》剧本,除了讲述霹雳州所发起的独中复兴运动的故事,剧情也延续提到80年代,先贤前辈捍卫华教,虽遭到“茅草行动”的冲击,却毅然建立新纪元学院,让我国的华教有完整的教育体系。然而,迈入21世纪,在不断进步的时代洪流中,教育之路也面对各种挑战。于是,一群学者探讨并完成教育改革纲领,可是欲实行时又面临内部纷争。而今风波平息了,应当回到教育本质,为下一代而努力。华教经历长远颠簸和充满荆棘的道路,我们别忘记当初为了什么而出发;不悔过去,不惧未来,勿忘初心才是!

三年后的一天,志伟召集我们,说风再起了!他力邀陈永兴和郑晶蔚夫妇,担任导演、编剧和戏剧导师,新的演出方式已构思好,剧本也在编写中,原来他已悄悄进行了!

“《初心》——独中运动舞台剧”由林连玉基金主办,并策划将到全马巡回演出。所以,道具都尽量以简单为考量。永兴导演特别制订20个四方木块和几片木板,代替笨重的桌椅、架子、摊子等,以备日后巡演时方便搬运。因此,我们排练时,除了排练剧情内容,还得练习怎样摆放木块和木板。

这次的演出也增加几支由刘佩静老师编的舞蹈,以述说一些历史事件,如五一三、茅草行动及纷争风波,想象着这些穿插在剧中的肢体表演,配上大屏幕的特设影像音效,还有服装和道具,整个画面很有艺术感,成功牵动着观众的心哪!此外,这也让演员有机会喘一喘息,安排得很好!

2019年11月中旬到2020年2月中旬,我们在霹雳客属公会密集培训和排戏。旧伙伴们再次见面,很是开心,兴奋之情全都写在脸上。友祈变得最多,从小男孩变成帅气的少男了,他真的念独中啊。莑鸣和颖珺,发型变了,长发剪短,短发留成长发。想念无法参与这次演出的贝霞、宜倩、淑仪、华彬、锦麟、赋耀及海骅。9位旧人,加上6位新人(其中辉冰和昱辰是母子关系),总共有15位演员,大家一起携手誓把这个任务给做到最好。由于此次内容增加了,约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演出,所以,没有序幕曲。戏剧一开始就是由四组短剧组成的序幕,呈现当今华教所面对的一些问题。这次,演员只是专心把角色演好,无须当“说书人”,而负责解说的就由扮演“老校长”和两个“教育”三个演员来担当了。此外,这回编剧组没有太多突出个人角色,尽量在对白里不提名字,避免顾此失彼而引起争论和不悦。起初,导演先让我们尝试扮演某些角色,之后再做最后决定。由于《初心》剧情紧凑,导演就以主要两组演员来安排和分派角色,玮雄继续扮演独中复兴运动领导人胡万铎先生,鸿栋饰演催生复兴运动主要人物沈亭校长,健通则扮演华教斗士林连玉先生发表一段演说……

此次我在《初心》里,无论是负责的角色或对白,都比《风起银州》多,感谢导演给予机会!序幕中,我和健通扮演两母子,我饰演一个非常在意孩子分数和要求很高的“虎妈”,逼迫孩子上很多补习班。最初排练时,我凶不起来,而健通也不够“坏”。对着这样斯文又乖的“儿子”,我无法大声斥骂,而且,还须用力指他的头,打他肩膀和强拉起蹲着的他。导演只说一句:“你现在已经不是你,是这个凶妈,所以,你要投入角色。”NG很多次,但还是达不到应有的效果。直到最后两个星期,我们才培养到默契,诶,可以了!演戏真不容易,需要和对手配合及互动才能演好。

第二个比较挑战性的角色就是筹建新纪元学院那场戏,三个老太太带着储蓄一辈子的钱,捐助予筹募建校基金。我该如何扮演老人家?首先,得学习怎样用拐杖慢慢走路。原来这么简单的动作,做起来却不简单;而且说话要慢和沉,但又不可以小声,一点也不容易。幸好在演出时配上老人服装和老花眼镜,再用爽身粉撒在扎起发髻的头发上,总算似模似样了!

为了减少道具的使用和搬动,编导删除了一部分华社民众发动筹款的内容,只保留“义卖”、“义唱”、“义演”(舞台剧和电影)、“红白事捐款”及“义看相”。这场戏须一气呵成,我和几个伙伴都饰演超过两个角色,加上搬运道具及更换角色的服饰,真的忙得晕头转向:义卖时我扮演卖云吞面的小贩,间中我还得脱下围裙换上披巾戴上发夹,快速登台扮演新郎母亲在婚宴点唱,接着又扮演九洞农民。然后,再匆匆换回云吞嫂角色,讲述一段义卖时政治部捉人的事件。紧接着,又进入第二部分“义卖”情景,我快快脱了围裙扮演电影义演的观众——这场戏演得好喘啊!除了上述角色外,我还扮演不同性格的校长、怕事的女老板,还有最后一场家庭戏的二婶。

《初心》和《风起银州》的排演进度大致相同,只是由于《初心》比较多台词和表演,所以,导演抓得很紧,他不厌其烦地指引我们,让我们一次比一次进步。永兴导演其实是家恩编导的导师,我们十分幸运能够遇到经验丰富的导演,还有晶蔚编导,他们不辞劳苦带领我们。感恩!

怡保首站安排两天,共三场的演出。这次,我们遇上两件大事:我国经历政治巨变和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大马国民哀哭民主倒台!世界人民悲哭病毒肆虐!导演在总彩排结束时劝告我们:演出期间,除了好好休息、保护嗓子外,心情要保持平静,避免情绪起伏。于是,我不阅读和收听有关的报道,暂时不问世事。

来到庚子年的2月29日,我们一早到了怡保深斋礼堂。热身、喊嗓后,便换上服装、化妆、上麦、试音,一切迅速地进行着。导演带领我们全体演员和舞蹈员,围一个圈,闭眼沉静,脑海中快速闪过自己的角色、台词等。当导演发一个指令,大伙儿有信心地喊出三声“加油”之后,各就各位,等着演出了……

《初心》,未了

…………

“爸,我知道了,我一定用心学习!”志铭一说完,他和正起两人的身影在灯暗中消失。

灯亮,一束光洒在舞台中央。
“……让我们一起将改革的风吹起来吧!”
是的,教育改革的道路是漫长的。让我们心手相连,为下一代,努力创造未来!
灯暗。
风,继续吹。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备注:此乃笔者参与两次舞台剧的记录。此为原文,刊登于《彩虹桥》2020年6月为摘录文。

(以上图片胡涵青提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