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陆庭谕先生特辑(11)-《欲知松高洁 待到雪化时》

欲知松高洁 待到雪化时
陈友信/文

顷闻陆老仙逝,心疼之余难免对华教前辈们的陆续离世产生不舍之情。

当年被尊称为“华教三剑客”的3位董教总领导人,即林晃升、沈慕羽和陆庭谕,正是支撑起华教一片蓝天的三株参天苍松,不期然让我联想到中国陈毅元帅的诗句:“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这3位华教前辈确是在华教经历严寒冬天大雪扑面时的高洁松柏。高洁之处乃在于其义无反顾地坚守华教大节及抗拒单元教育政策的顽抗精神。35年的华教风砂路上,3人先后辞世,教人萌生“孤军顿失引航尊,今后有事可问谁?”之感慨。

中学时期,对陆老捍卫华教的英勇事迹如雷贯耳;还曾在1975年雪隆区中学华文学会领袖营倾听过他感人且深具启发性的演说。真正和陆老近距离接触,则是在80年代后期,与他为“促进两线制”在全国各地多次同台演说。

听陆老演讲是一大享受

听他演讲是人生一大享受。他那紧扣人心、铿锵激昂之诤言,时而配以激情澎湃的歌声,时而穿插慷慨激昂的诗词,的确感人肺腑。他以其亲身经历的刻骨铭心感受,理性述求兼带着感性的召唤,往往在人群中引起广泛的共鸣,掀起历久不息的高潮。其所言所议,为在场者的成长提供了丰富的养分。而今哲人已逝,此景不再。每忆及此,令人不胜唏嘘。

陆老确是“威武不能屈”的华教领导,无论面对暴徒袭击,或当局的刁难,甚至牢狱的迫胁,他都坦然面对,毫不动摇。回顾1987年掀起的“茅草行动”风暴,风声鹤唳中,4位华教领导被无理扣留,陆老泰然自若,毫无畏惧地现身公共场合。他随身携带着衣物做好随时被捕的准备;来往奔走,给华教工作者及民权份子派定心丸,提谋献策,为被捕同道家属输送慰勉。

与陆老师求教商议,可从中体会其身教的魅力。他对华教的执着,对母语教育的坚持,令人无不感佩。其刚硬不阿的硬汉性格,对于后辈的循循善诱,令我一生难忘。我初出茅庐不久,于1991年出版了一本习作,恭敬地请他执笔写序。他一口允诺,并在序文中对我这小辈直指,在文质彬彬之余,也应在适时发出“狮子吼”,令我受教不浅。

关切华教事业

他在80高龄后逐渐引退,但每当我与华教同道拜会他时,他依然对华教事业关切不已。言辞中闪烁着的赤子情怀与耿耿丹心,教人敬仰、感动。

能深度认识陆老,并有机会领略其对华教的真知灼见,的确是个人的荣幸。这位华教斗士的逝世,肯定是我国华教运动的重大损失。

江山辈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陆老离世可谓华教运动老一辈工作者历史任务的结束,以及新一代接班人对历史任务的承担。所谓不忘初衷,方得始终。

每个时代固然有其独特的精神面貌,唯维护华教,发扬中华文化的初衷却是不可忘却的。愿新一代华教工作者,务必继承华教先辈们的遗志,继续奋勇前行。而陆庭谕老师在我国华教发展史上,其意志与精神将永铭于华教工作者心中。

刊登于《南洋商报》2020年7月15日

转载《南洋商报

今年初和独大同仁探访陆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