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陆庭谕先生特辑(4)-《草根刚烈 不畏强权》

草根刚烈不畏强权

莫泰熙/文

陆庭谕和我亦师亦友,是战友,也是老朋友。

他今年90岁,我今年76岁,我叫他老陆或陆老师。在一些熟悉的人面前和私底下叫他老陆,在不太相熟的人面前,就叫他陆老师。

我在读中学时,他就很出名了。我是从报章上认识他,他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敢怒敢言的硬汉。

我于1981年至2006年间在董总服务,老陆当时是教总的副主席。我于2006年离开董总,他也于同年不再担任教总副主席,我们都算是告老退休。

我离开董总后,就到处巡回演讲有关华教的故事,陆老师就忙他自己的事情,主要是当林连玉基金主席,也到柔佛金马士的红楼四馆(金马士图书馆、沈慕羽纪念馆、林连玉资料馆、陆庭谕文物馆)担任顾问逾5年,我有好多次去探望他。

他的两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分别是演讲风格和唱歌。

他的演讲接地气和贴近群众,很有草根味道,即使受教育不高者,都能听得懂他的演讲內容。

他演讲不会文绉绉或出口成章,而是用很文雅的文字,因而能得到观众热烈响应,而且他会以呐喊表现其不平则鸣的一面。

他拥有很强烈的群众语言,举例,他常说华文教育工作者天天吃惊风散,因为政府随时会抛出让人不知如何处理的事。他以此说法回应政府让华社提心吊胆的政策,包括指称华社不爱国或破坏团结。

后来,我也模仿他使用华社天天吃惊风散这个形容,因为此形容很形象化,他的意思应是指华社不想要被吓,但又是被吓大的,所以现在一直吓我们也不会怕了。

老陆的底气是能够回应高压,抵抗到底和不妥协,因而他能说出天天吃惊风散这种形象化的词汇,至今华社依然是随时要吃惊风散。

我在董总服务25年,由于我和他住很靠近,皆住在蕉赖,在他担任教总副主席时,每当有人请他出席演讲或其他活动时,许多时候是我载送他。

我在董总工作时,可使用一辆客货车,出差时他就坐在副驾驶座。因为他住在我家附近,每次是我送他回家。

至于另一点展现其硬朗作风的,就是他会在车程中唱歌。每次和他出差,他担心我会打瞌睡,但不会跟我讲话,因为怕让我分神,于是他就自己唱一些抗日歌曲。

他没有受过歌唱训练,歌声并不出众。印象中他最爱唱《国际歌》(又称:英特纳雄耐尔,International)它是一首号召全世界受压迫的奴隶,以及为人作牛做马的人起来反抗和团结一致的歌曲。

在20世界五六十年代时,各地殖民地起义,这首源自西方,应该是来自法国的《国际歌》就流行起来,也有不同语言,包括华语版本。

老陆很喜欢唱这首歌,当他唱着歌词大意是“不愿意做奴隶,不愿意做牛马的人起来吧”时,我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就是华教在独立以后,面对单元化教育的打压,老陆作为领导人之一,其实他也有很多无奈,因为在强权底下,华教天天都在吃惊风散呀!

老陆给我的这两个印象,具体的反映了他是个很草根且刚烈之人,能很形象化的代表我印象中的他。

刊登《中国报》2020年7月14日 转载https://www.chinapress.com.my/?p=2112269

上图:20世纪80年代,陆庭谕(坐中)和莫泰熙(站右),以及董总一行人到东海岸巡访时摄。站着左为李万千、中为吴俊华;坐着左为萧金年、右为爱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