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林连玉讲座】

主讲人:赵鼎新

国家合法性和国家社会关系

本报告提出意识形态,程序和政府绩效是国家合法性的三个最根本的来源,一个国家的合法性基础是影响该国民众政治认知模式的关键。具体说就是,意识形态合法性在一个国家统治中的地位越重要,价值理性在该国家民众的政治思维和行为模式中也就越重要;程序合法性在一个国家统治中的地位越重要,形式理性在该国家民众的政治思维和行为模式中也越重要;绩效合法性在一个国家统治中的地位越重要,工具理性在该国家民众的政治思维和行为模式中也就越重要。运用这些社会学原理,本报告对当代中国政治以及国家社会关系特征进行了分析,指出国家合法性基础是许多当代中国政治问题的关键。

主讲人:孙砚菲

前现代帝国与宗教宽容

在研究前现代帝国时,西方学术界一般倾向于强调前现代帝国相较于民族国家而言对于不同宗教和文化的包容。我强调,前现代帝国对国教以外的宗教的政策其实大不相同:有些帝国允许各种宗教自由实践和传播;有些帝国却残酷迫害“异端”和“异教徒”,并强令统治下的人群改信国教。本报告对20多个前现代帝国的宗教政策按照它们对于国教以外的宗教的态度进行了区分并归纳了不同的梯队,并对这些梯队形成的原因提出了自己的理论。与大多数西方学者的理论相左,我认为决定前现代帝国宗教宽容程度高低的最重要因素不在于国家能力,而是帝国所尊奉的国教的性质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政教关系。本报告的核心论点是:前现代帝国所尊奉的国教越具有零和性和扩张性,并且教权对政权的牵制力量越大,帝国就越不可能实行容忍多元、灵活变通的宗教政策,越倾向于压制、迫害“异端”和“异教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