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华教节特辑】广开言路与新马来西亚

今年七月十七日,国会正式通过修宪将投票年龄从二十一岁调降至十八岁,引起了各界的广泛讨论。十八岁孩子是否已经准备好决定国家的未来?十八岁的投票权利,背后急需思考我们的中学教育是不是能够让年青一代知道这个国家,以及有能力判断这个国家应该往什么方向前进。

政党轮替一年多,马来群体仍然一再呼吁各界不要挑战当初建国的社会契约,提醒全体国民要严守所谓的马来人权力,最近的马来人尊严大会,以及土权领袖入禀法庭认为马来西亚各源流的母语教育系统违宪等事件,都说明了我国虽然在政治上已经改朝换代,但新马来西亚并没有随着政党轮替而成形,族群间的矛盾并未消弭,反而有日益恶化的趋势。

作为一个民主社会,人民必须能够掌握所有应该掌握的资讯,以此为基础判断国家、社会前进的方向,所谓马来西亚是什么样的一个国家?土著(马来人)又是如何定义的一个群体?常常被保守种族主义分子挂在嘴边的马来人至上的社会契约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作为同一个国家,马来半岛的公民到东马生活却有入境、居留的限制?这些都是作为马来西亚公民需要知道的基本知识,只是这些主题在整个教育系统中呈现长久缺席的状态。

要真正的塑造一个新马来西亚,教育是最有效的方法。过去数十年来,掌握国家政治与行政权力的特定政治集团垄断了国家历史与教育的发言权,不少马来西亚公民需要知道与学习,如国家、体制与宪法等知识都被刻意忽略,甚至被扭曲,并透过未审先判的过时法令来制约各界对于这些课题的讨论,以达到掌控国家权力的目标。因此要打破过去设下来的局限,就必须要转被动为主动,透过公民课展开各种课题的讨论。

国家与社会的话语权不该被特定政治集团垄断,董总作为独中课程的主导单位,可以勇敢设计一套属于全民的公民课,直接让中学生接触马来西亚宪法中对于国家的各种条文法规,从中引导年青一代去反思今天不同族群、政治群体对于马来西亚国家与社会的论述,让年轻人能够从中判断这个国家与社会的困境与未来,才是真正能够让十八岁的青少年正确运用其投票权利。

独立至今,人民都是处于被动状态,今天网路资讯发达,各种极端言论在各自同温层快速传播,互相叫嚣谩骂只是会让社会撕裂更严重,公民社会必须要根据宪法,在法制社会底下建立正确的论述,并透过学校有系统的带领讨论,新马来西亚论述才能够成形,年青一代才能够在十八岁之后准备好决定马来西亚未来的道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