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华教节特辑】灭亡或复兴,华团要怎样进一步?

世界一直在变。科技迅速进步,通用串行总线(USB)已从480 Mbps 高速速率的USB 2.0变革至5Gbps 超高速速率的USB 3.0,资料传送时间缩短了10倍。网络已经晋升至3.0,社交网络崛起,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就曾说过,网络3.0的应用程序可以在任何设备上快速运行,好像病毒一样地扩散。马来西亚的政治局面也正在改变,从律师游行、净选盟1.0游行、兴权会集会到净选盟2.0大游行,巫统—国阵执政集团不再强大无敌,再也无法再牢牢控制人民;就连我国经济状况已来到十字路口,巫统也无法掌控甚至继续选择自我麻醉。执政集团无能管理下,至此物价不断飙升已在预料中,从通货膨胀到通货收缩或已不远。然,这一切不一定使到威权执政集团应势而倒。

在国家与世界急速变化的当下,身为华团领导人要怎么做?华团要怎样进步?现在已可以预见的一条路是:纵使华团拥有丰富资源及硬体设备,但一旦华团与群众脱节,就失去意义,无法力挽狂澜的被历史洪流所淹没淘汰。

其实,只要华团领导人与群众脱节,华团就注定会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308全国大选就是最好的证明,华团在整个大选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可有可无的,根本无法反映人民的意见。华团为什么会与群众脱节呢?华团式微问题根源不在于群众,不在于职员,也不在于政府,而在于领导人。一个华团领导人若把该华团视为其个人(或多个人)的私有资产而非公众资产,那么最终该华团就只是他(们)的个人资产。华团领导人可以家财万贯,山珍海味,天天上报纸,但是却无法了解群众(政治上与经济上)的痛苦,更不用说认识言论自由、集会自由、贫富悬殊等议题。华团最终只是沦为图利的地方。在进一步,华团就会连同执政集团一起被民间遗忘,甚至是唾骂。

当然,当今华团领导人可以选择让该华团不灭亡,甚至是复兴起来。解决方法就必须是不与人民脱节、重视人权及参与制度改革。

华团不缺硬体设备,没什么好缺,缺的就是真正存在的意义。华团的当今意义不应是为华社做事,而是华社要为社稷万民做事,说穿了就是华团要跨族群为所有人民做事!跨族群运动是我国已崛起的运动潮流,若华团领导人的眼光只是看到华人而已,那么很抱歉,就注定该华团及其领导人将沦落成马华当今下场,马华的下场已是可以看得见。试想想,如果多个华团领导人振臂呼吁国民关注协助砂拉越本南族族群,如果多个华团领导人挺身捍卫为历史说真话的伊斯兰教党署理主席末沙布,如果多个华团领导人力挺捍卫国际伊斯兰大学法学教授阿兹巴里的言论自由,如果……那么执政集团和国内极端分子还有本事破坏民族关系吗?他们还有机可乘吗?这些威权执政集团及极端分子料只会提早败退崩溃,因为跨族群博爱的力量可以凝聚更庞大的力量,709净选盟2.0大集会就是最好的例子。

接着,华团若了解跨族群运动的重要性,那么该跨族群运动要做什么呢?答案就是参与民主人权运动及制度改革运动。一个国家的民主及人权素养越低,政府拟定的制度就越糟糕,届时人民的生活只有更苦。改变国家的局面,华团是有条件做的。华团的参与深度可以决定我国制度改革的进度,而华团参与民主人权运动的深度,事实上是由领导人所决定的。了不起的领导人敢于挺身领导其团体参与民主人权运动;一些自觉无力领导但是却敢放手授权其他人代其领导民主人权运动的华团领导人也是了不起的人物;然而,自身不敢领导但又阻止他人领导民主人权运动的华团领导人是最让人瞧不起的。华团要灭亡还是要复兴,还得看领导人对民主人权运动的肯定及参与度。

除了华团需要参与社会改革来让它增添生命力,另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当今华团有必要重视员工薪金与福利的调整(或进步)。华团若要自视为社会进步的先锋,就得强化内部,而这步骤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员工。有强大的秘书处(员工),就有能够迅速回应社会议题的华团。华团领导人不应该视员工为资产,而应是战友。试问,如果该员工经济仅仅足够生存,那么他们可以支撑多久?如果华团一边压制员工福利,一边对办晚宴等活动却不留余力,这华团对社会进步又能有多大的贡献?因此,华团应有人权观地提升员工薪金及福利。举例:有志青年(毕业生)加入成为员工时,领导人应给予符合人权水平的薪金如月薪2000令吉,而不是月薪1500令吉(五、六年前毕业生薪金已经达到了1500令吉,怎么还可以原地踏步?);员工的每年薪金调整至少应高于通货膨胀率;员工应该享有比我国《雇佣法令》(姑且不在此论此法令之百孔千疮)更好的带薪假期福利,至少18天(已不算多,员工请不请假则由他们决定);等等。正视劳资矛盾并肯定员工福利是必要的,这不但可以鼓舞员工积极成为战友,可以解决他们在经济上的忧虑,更能以一点带动全部,直接打击我国甚至是第三世界国家政府对剥削员工的漠视和纵容,成为社会福利的榜样。当然,要怎样人性化的华团,这将由该华团领导人决定。

最后,华团将在10年内灭亡,或现在就复兴重生,皆得看当今华团领导人之素质。若有远见,推动跨族群的民主人权及社会制度改革运动将是最有意义的方向,而内部福利改革也是最能加强战友关系的行动。华团要怎样再进(至少一)步?就看它们现在及2012年的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