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华教节特辑】学生运动应深化论述

最近上网跟进学民思潮的消息时,偶然发现一个由香港圆桌青年网络中大分会举办,主题为“学民思潮的笑与泪——十七个月以来的成长”的论坛。虽然在动笔时,该论坛还未举办,但是单从内容简介来看,相比要强调的是学民思潮运动除了有较为人熟悉的黄之峰外,学民思潮之所以成功迫使展缓政府实行国民教育,靠的是背后团队的付出和分工,相信当中所带出的信息可以做为马来西亚学生运动的借鉴。

回看近期的马来西亚学生运动,因降旗事前而被教育大学停学的阿当阿里是较为人所熟悉的学生运动领袖。去年12月17日,学生游行至巫统大厦主要抗议伊斯兰大学开除发表抨击雪兰莪州苏丹言论的教授阿兹巴里,并要求国阵政府废除《大专法令》与归还学术自由。我们赞赏阿当阿里不畏惧强权的同时是否也应该要检讨,为何整个运动的开始是以争取学术自由作为起点,但是最后却以声援阿当阿里作为收场,而今天《大专法令》依然钳制学术人员的言论自由。马来西亚当今学生运动中,学运领袖虽然一个一个被“壮烈牺牲”掉,可是却面对诉求一个都没有达到的窘境。当然,国阵政府强势的打压是最大的阻扰,但是当我们谴责政府的残暴之余,当前学生运动趋向形式化、缺乏论述是导致学生抗争无法持久的原因。

428净选盟集会前,学生以争取免费教育为由,发起占领独立广场运动。虽然在过程中多次受到执法单位干扰以及流氓深夜的袭击,依然留守独立广场到最后,学生运动的力量不容忽视。很可惜的是,整整14天下来我们,我们看到的充其量只是“行动”,还不足以以运动据称,这是因为学生对免费教育论述匮乏。从提出废除高等教育基金开始,学生显然无法针对我国当前的经济状况、税收制度做分析,从而提出具体的诉求,导致最后仅能以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所提出的一套作为依据。免费教育运动未来若要继续,关键在于强化论述,不然一场学生运动,最后只会给予众人“学生崛起”的良好感觉,可是抗争却依然原地踏步。

香港学民思潮可贵的地方在于学生的组织的能力。除了成员们各司其职外,学民思潮成功召集香港人民出席反国民教育,靠的是面子书的传播能力。随着近年来社交媒体的兴起,促使文章、图片和短片迅速流传,因此这把拥有相近理念的人串联在一起,而学民思潮正好抓着网际网络的特点,引起社会大众对学民思潮的关注。

眼见香港的大学生也发起罢课行动反对国民教育,学民思潮成为全民的运动,相比之下马来西亚的国立大专与私立学府学生则显得对社会非常冷漠。尽管在面子书资讯的轰炸下,大部分的学生依然无动于衷。

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大专学府并没有提供学生参与决策的环境。

校园选举每年轰轰烈烈,可是到头来整个校园民主空间依然没有突破,来年又周而复始地上演同样的选举不公事件。而所谓的学生自主,不应该只周旋在校阵与学阵的输赢之间,更关键的是学生拥有校园事务的讨论管道,让学生共同管理校园事务。政府宣布修改《大专法令》允许学生参与政党,看似开放了,可是校园仍然没有打开校园的空间,因为参与政治的自由不只是参与政党,学生参与校园公共事务才是关键。

总的来说,在这个人人都不畏惧上街的年代,大学生应该发挥知识份子的角色,除了拥有组织和动员能力外,深化论述才能够让学生运动这条路走得更远、更扎实,尤其在这个人人都不畏惧上街的年代。

《光华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