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华教节特辑】杨贵谊开刀剖析华小国文

一旦读到《杨贵谊回忆录:胶童与词典》(吉隆坡:南大教育与研究基金会;2006),说起当年马南老师为南洋大学的新生选用的那一些启蒙国文教材,一个马来西亚的读者一定失笑。

杨贵谊先生是一代学者,尊师重道,下笔客气,可是意思明白,评议中肯:“(大学生)身心两方面都比小学生来得成熟,他们的思考和想象力也比小学生强得多。但每周三课所学的内容却简单如(下):”

Awang umurnya lapan tahun. Ia ada abang dan adik perempuan. Awang sudah bersekolah. In masuk sekolah Melayu. Sekarang Awang darjah dua. Ia sangat rajin. Pagi-pagi is bangun terus pergi mandi. Giginya digosok dengan berusa, badannua disabun, saki badannya dibersihkan. Lepas mandi Awang salin baju bersih. Kemudia is makan pagi dan minum kopi. Awang pergi sekolah dengan kawan-kawannua. Ia budak yang rajin belajar.

据杨贵谊先生一边回忆,一边点评:“就这样,几乎每一课都脱离不了阿旺这个孩子日常生活有关的故事。用这样简单的内容,当然无法满足成熟的大学生思想要求。”(页270)

就是那样,南洋大学深谙国文的那一群校友,犹如满天的星星。“阿旺这个孩子”的课文,选用的文字虽然浅显,造句也显得纯朴,可是直说到底,到底是功不可没。

相对于那个年代,现在的孩子所学的国文课本,何止天地之别。参读国民型小学《Bahasa Malaysia Tahun 3》页138题Industri Inap Desa一段,大家自可评估不同之处:

Inap desa merupakan program tempat tinggal yang memperkenalkan amalan budaya, cara hidup dan makanan tradisional penduduk tempatan kepada para pengunjung. Inap desa semkin popular dalam kalangan pelancong tempatan dan luar negara. ……

华小当前采用的这些课文,适合或不,学者知之,专家懂得。哪有一个国家教授第二语文如此的天马行空?如果千里迢迢到来马来西亚深造的外国学生,一开始接触国文,也是这般的材料,想必如坐针毡,冷汗直冒。

何况,只要凭借常识检验这些长句,自可体会逻辑的不通:生活之道,传统食物,不正是文化的一部分?那么,为何我们不能将之缩写为Inap desa merupakan tempat tinggal yang memperkenalkan amalan budaya tempatan kepada para pengunjung?

教总主席王超群汇报2009 年12 月11 日发表〈(1)反对在华小第一阶段增加马来文的教学时间(2)反对《马来西亚我的国家》在华小以马来文作为教学媒介语〉的文告,所表达也正是这个意思:

“小学一、二、三年级是巩固学生学习基础能力的重要阶段,以确保他们能够顺利衔接到小学第二阶段(四、五、六)以及中学阶段。因此,在这个阶段,学生的学习必须根据他们的发展认知,循序渐进,以符合教学原理,而不是在学生学习范围能力之外强加执行,拔苗助长。如此不明智的做法不但违反教学原理,更是加重了学生的负担,以致学生对学习失去兴趣,甚至对有关的科目感到害怕。”

“总而言之,增加华小马来文科教学时间,以及采用与国小一模一样的课程纲要和考试标准的做法,已经超出了华小学生学习能力的范畴,若强加执行,势必造成大部分的华小学生成为牺牲者。” 说了又说,讲了再讲,可惜,同样的一个问题,n年不变。事到如今,教总不妨把华小六年的国文课本,连同作业和试卷,恭请杨贵谊先生一一过目批注,开刀剖析,发表报告,为迷途的国家教育部指点迷津。

《光华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