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华教节特辑】华教有一个梦

马来西亚华教有一个梦:要在多元的国度建立“民族大同”的国家。大约1953年,林连玉奋力开拓反对种族主义的华教运动时,在一篇题为“马来亚精神”的文章里阐述了这个梦。林先生指出,“为着生活的关系,(各民族)接触频繁的结果,当然会互相观摩互相吸收,经历若干时日以后,旧有的鸿沟逐渐泯灭,新生的观念,逐渐形成,由小变而积成大变,以至于完全否定了以前。所谓马来亚精神,也就诞生出来了。”(林著《杂锦集》·<谈马来亚精神>,P37,以及<马来亚民族统一辩误>,同书P45)。当全国各族人民都接受和实践“马来亚精神”时,民族大同便诞生了,所以,民族大同梦亦即是马来西亚之梦。

这个梦必须经过长期斗争,铲除了种族主义的障碍才能实现。因为民族大同是以各族平等、公正、自由的来往为前提,与特定种族拥有特权,以单一语文为“最终目标”的种族主义是互相对立的。

20世纪初,中国辛亥革命一声炮响,给我国近代华校带来民主主义,摆脱了封建的、“夷化”(英化或马来化)的干扰,走上独立自主的道路。1930年代,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不但加固了华校中华文化与民主主义的优良传统,且滋生了“抗日卫马”的爱国主义精神。折射到50年代独立建国前夕的华社,华人遂转化为本国公民、华教转化为本土公民教育。包容性的中华文化、民主主义、爱国主义是马来西亚华族文化的三大要素,同时也是实现民族和谐共存的必备条件。

华教第一代领导林连玉为华教下了优的良基础,包括“不受压迫,反抗压迫”的哲学;“合法、合理、坚决的态度”的策略;在三机构中坚持华教的主导权;通过华团结成华教阵线;编撰华小马来亚化课本;打退《巴恩报告书》、《教育白皮书》的进攻;掀开反对“最终目标”新页等。第二代以林晃升为首的领导深化增厚了原有的基础,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的体制化:群众阵线(通过15华团);董总组织(组成秘书处);“在维护下建设,在建设中前进”(统揽独中、统考、独中课程纲要及整套课本的编、反对3M);促进民主实践(发表文化、人权宣言及尝试政治突破的精神);“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策略等。华教梦是历代华教运动实践与宝贵经验的累积而逐渐成型的。当前局势下,体制化尤为重要。

在美国,白人残酷镇压杀戮红印第安人和黑人,百多年来尚且无能扑灭种族反抗。在仿效美国《大熔炉论》的马来西亚,情况完全迥异,要消灭华教更是痴心妄想。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在林肯《解放黑奴》发表百年时,1963年骄傲向世人宣告《我有一个梦》,回答贪得无厌白人统治者“你们什么时候才满足?”——“我的祖国,美丽的自由之乡,我为您歌唱。您是父辈逝去的地方,您是最初移民的骄傲。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梦想必须实现!让自由之声在祖国巍峨的崇山峻岭响起来吧!”今日正在艰苦奋战的马来西亚华社,庄严地向全世界宣言:“同友族联合一道,我们必将在反对种族主义的持久战中胜出,当民主平等之歌声在祖国的大地响遍”!

《星洲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