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中复兴四十年后怎么样

2005年5月11日,由陈凯、林炳武口述,陈丽冰在《吡叻独中复兴运动30周年纪念特刊》感慨撰文:“独中复兴运动成功挽救了吡9间独中,更甚的是它影响了全国华文独中 也纷纷各自成立独中工委会。遗憾的是自90年代开始,9间独中的关系又开始疏远了!”

数年前,有一位热爱华文教育的华文国中老师既委屈又抱怨地对我说:“当我充满期待走进XX学院时,一位代表对我说我是国中毕业老师,不是正统的。”一颗本来温暖的心,换来冷若冰霜回应,情何以堪!

无独有偶,最近董总与情系华教人士针对关丹“纯种”或“变种”独中伪议题爆发了誓不两立敌我攻残,之前独中复兴运动时那种肝胆包容比肩战斗精神已经荡然消失。

2012年3月由胡万铎先生发起并获得大家赞同的“独中复兴运动四十周年纪念大型宴会和高峰论坛”,又是因为“正统”与“意识形态抓权”作祟,本来籍此表扬对当年独中复兴运动有贡献元老和探讨独中未来四十年大方向的良好意愿却遭受一波三折打击,至今仍“胎悬腹中”,弄得独中校长、董事同仁、元老、参与者头晕目眩,眉锁心烦。今天,我们对董事、董联会、董总、校友会相关人士都在各自盘算深表忧虑。

“新院事件”发生不久的一年,某华文中学董事成员在一个庄严毕业典礼上向学生训话:“(大意)现在老板叫工人走,工人一定要走。但是二毛子不懂得中华文化,却耍赖不走。同学们,你们要懂得中华文化,不要学二毛子。”

他显然在华文中学宣扬“董事部和教职人员纯属“老板与工人”论,我老子拥有生杀大权,老师好自为之,不可造次。如此一来,不但无视老师们清苦、奉献与牺牲,还抹杀了前贤后进对华教的无私贡献。他们竟然把公产变成私财,自封老板而对赶走“二毛子”自圆其说。

40年前,士农工商、劳苦大众、董事、老师、家长,大家风雨同路,心手相连共比肩,筑起一道护卫独中的血汗长城,复兴了独中,成就了我国历史上其中一项最成功的公民社会运动,哪里有什么雇主与员工,纯种与变种,正统与非正统之分。

独立前,我国华文教育基本是一体的。1962年过后,华文中学被一分为二,独中和华文国中成了种族政治产物,而且由于华教组织领导政策偏误和意识形态敌视下,我国华校被分割为华小、独中、华文国中三个板块,之间关系日渐疏离,甚至形同陌路;新院只是精神口号上独大化身,教学媒介语也以英文为主,何来什么“完整的华文教育体系”?

今日独中,早已各行其是,各奔前程,尝试自立品牌,四十年前哪种凝聚力正在飘散,之前所拟定的“独中四大使命六大办学方针”也早已不被独中奉为民族教育主轴,统考已不是独中唯一的选项。

只是歌功颂德过去独中复兴的辉煌而忌讳触及今日独中缺失,只忘形于文革式意识形态斗争而无视由此而引发的内部矛盾尖锐化,使我们无法直接面对独中和华教四十年来所衍生的危机症结。

上述现象,不是危言耸听,不但正在我们周围扩散,还形象地道出今日独中,今日华教正面对深层次、结构性危机,正遭受文革式意识形态和华教领袖道德与风范缺失的冲击,走向迷失。

独中复兴四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做全盘反思,许独中和华教未来四十年大方向。

《南洋商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