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华教节特辑】新自由主义下的教育乱象

前阵子,碰巧遇到母校的恩师,问候之余,也向恩师道谢。但恩师十分惭愧,她说那个时候对我们还算尽心尽力,但如今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知道她说的不是身体、年龄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

如今的教育受到新自由主义很深的影响。新自由主义影响下的教育有以下特色:市场导向、管理主义和重指标表现。

现在的学校只重视可看到的、能评估的标准。开会时,校长、老师们不会谈理念,他们谈的是什么教育部的表格要输入、学术表现要怎样提升。甚至,一些学校还根据有无考试把科目分成重点科(国文、数学等)与副科(音乐、体育等),然后把副科取消,上重点科。因为学生的考试成绩是外界判断学校的标准。如学生成绩好,教育部的要求与任务能顺利完成,年底甚至还有“花红”可拿。

即使是教育这个正业,也在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下成了学校的副业。以我的恩师为例,以前她还能细看学生的作业,每个错别字都逃不过她的法眼;但如今她只能在完成所有的“业务”后才看作业,但那时已是深夜时分,即使喝多几杯咖啡,人的精神到底无法振作,所以只能通读。甚至,连这样的通读也被她一些同事当作分外事。近年来,她一直对学生感到愧疚。她的一生奉献给教育,只有育人,她才能感受到存在的意义与价值,可是如今的学校却不鼓励教育。

学生又是什么情况呢?武断地说,在单元的评估标准下,如今的学生只分成会读书和不会读书两种。过得了考试关的,就是学校的宝;过不了的,就是学校的草,需要革除。什么多元智能、尊重个体只停留在口号阶段。于是,学生终日为分数与课业烦恼。在不重视精神教育的学校,他们也学不会生活,所以一有空,也多以娱乐、高科技产品填补,不会有更高的精神追求。

新自由主义下的学校基本和企业相差无几。表面上,它好像很有规模。可惜在这个规模底下,人越来越没有自由翱翔的空间。一个最好的例子是,为了鼓励教师精益求精,教育部把教师分等,每个等级都有不同的标准。可惜,为了升等,大家都只忙着符合标准,无暇关注学生。

以企业方式经营的教育追求的是短期的、看得到的目标——如今每一堂课的教案都要写:这堂课最后可让学生达致什么目标。可是教育是百年大计,它需要让学生长期悠游于知识海洋中,怎能期待学生一下水就马上抓到鱼呢?而且,当学校只追求看得到的目标,那那些精神的追求该怎么办?如何做人、如何活得像个人等是需要学习的,它虽然难以评估,但它是教育的核心,怎能舍弃呢?

总之,教育有教育的“逻辑”,不能以企业的逻辑对待之。

《东方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