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连玉与孟子

熟悉林连玉言论的都知道,他喜爱援引古圣先贤的格言来表明心志,激励来者。例如:“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舍身取义”、“浩然之气”等等。其实,细寻这些名言,就会发现几乎都出自大儒孟子一人。这是纯属巧合,还是情有所钟?是乎可以玩味一番。

林连玉为何独爱于孟子?中国学者陈进国在一篇论文中,指出林连玉早年曾有过谈孟子的文章,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今年四月中旬,林连玉基金组团走访林连玉故里,到永春、厦门等地考察交流。行程其中一站,我们特地拜访了集美图书馆,受到图书馆研究部刘建勋主任热情地接待,并指示馆员为我们查阅了当年集美师范的刊物,终于找出了署名林采居的〈孟子研究——政治之部〉,让我们喜出望外,感激莫名,为这趟的考察行程画下美好句点。

“林连玉先生在中国活动遗迹考察团”到集美图书馆参观访问。(2019年4月9日)

林采居就是林连玉,是他的本名。文章刊载于1926年5月10日第136期的《集美周刊》上。这本周刊创于1921年,是集美具有代表性的刊物,内容除社会思潮、国是动态外,也刊载研究、文艺、翻译等文章。1926年的林连玉,正25岁年华,在集美任职教师;他是1924年于集美师范部文史地系毕业时,因成绩特优而被校方破例留聘,想来是相当写意的日子。集美师范是一所新式教育体系的大专,而林连玉自小跟其祖父读书,尤熟诵《孟子》里的“梁惠王、天时、离娄、告子”等篇章,这是他在晚年自述〈我的小史〉时,还特别重记的一笔,可见对于孟子,他是独有会心了。师范教育的新学与胸中默化的旧学,就在集美这里奇妙地相融交会了。

〈孟子研究〉约三千来字,内容是孟子的政治思想研究。不同于一般论述,林连玉并不从“王道”、“仁政”等入手,而是别具慧眼从“贤者在位,能者在职”这句话中,拈出“贤能”二字作论点。由“贤能”论及“权能”,而推至王政之意,后引伸“民、国、君”三层关系,再衍出治民之制,最后归结于“与民同乐”之义。文虽不长,却洋洋洒洒,独辟蹊径,宛如巨匠能手,环环相扣,层层递进,充分展露了策论之才气。其行文夹叙夹议,即感叹“民贵君轻”之说不行于后世,又评及孙中山的“权”与“能”分工说,实乃掠美自孟子贤能说,显露了初生之犊的方刚自信。

这篇文章有个“政治之部”的副标题,是否意味了仅是系列中的一篇?那么其余几篇又刊载在哪里,抑或是并未完成?因为在文章发表后约半年多,林连玉就南下马来亚了。这是我们目前所能看到最早的林连玉文字,其意义不在话下。虽然,这只是谈孟子的学术性短文,却适度弥补了我们认识青年林连玉的部分空白,也为考溯林连玉生命轨迹提示了一些线索;仔细读之,便可发现他日后那掷地有声的行文风格与理路,其实已能在这里找到痕迹了。

透过这篇文章,让我们确信了林连玉对《孟子》是极有心得的。论者多以为林连玉深受梁启超、鲁迅等人的影响,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个影响主要在他的犀利思维与眼界上。林连玉的一生,其实是深受孟子的感召与影响;传统教育的目的是要希圣希贤,而林连玉的灵魂深处,是自小就集义养成的孟子浩然之气。

林连玉一生的进退应对,充分展露了传统文化里“士”的精神(此义陈进国已言及)。而这个“士”的精神,乃拔萃自孟子。孟子曰:“士尚志。”然则,士所尚者何志——曰“成仁取义”而已。1927年初,林连玉决定买棹南来,转教于马来半岛各地。他随身所携带的,除了一个铁皮箱和几件衣物外,就是孟子的“仁义”二字了。五十年代的马来亚,风起云涌,将林连玉推向上了历史舞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先忧天下之所未忧,毅然当仁不让,奋起领导华校教师揭竿起义,批龙甲而搏虎头,力保文脉于不坠,这可是一番可大可久的仁义事业,是仁人志士精神的淋漓畅发。

林连玉公民权被褫夺后,最后一次以教总主席身份主持大会,发表“告别教总同仁”演说。(1961年12月7日)

读圣贤书,所为何事——是孔孟的教诲,坚定了林连玉一生的信念与人格。1961年8月被官方褫夺公民权后,林连玉于年底在“告别教总同仁”讲话上,不怨天不尤人,坦荡泰然。他说:

我要与教育界同仁们互相勉励,所贵乎读圣贤书的,便是树立风标砥砺气节,维护真理,发扬正义,责在吾辈。所谓“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不正是我们圣哲的教训吗?我们应当身体力行,作为后辈的楷模……

林连玉在教总庆祝“成立29周年暨庆贺元老80大寿”联欢晚宴上演说。(1980年12月25日)

就在被逼退与噤声前的这场告别讲话中,林连玉所想到的,是以孔孟二人来自励勉人。二十年后,1980年教总为华教元老举办寿宴,他难得上台,侃侃而谈。在总结自己“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的一生后,林连玉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要)把我们圣人的格言,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当作礼物,送给我们的子子孙孙。

无论是在生命的紧要关头,还是生命的最后阶段,他所念兹在兹的,依然是这个孟子精神,并要将之馈送给大马的子子孙孙。林连玉的生命人格,凛凛然透彻了这股浩气;只是这份“不移不屈”的珍贵礼物,这一份忧心的叮咛,当今我辈华胄之士,记得的尚有几人?想来未免令人怅然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