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谁最先著文把林连玉推介出去?

林连玉先生作为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史上的巨人、华人社会的“族魂”,自然引起国内外人士的注意,时不时有文章介绍或研究他。最近就有《人民日报海外版》刊载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研究员张燕女士撰写的〈林连玉——没有公民权的“华教族魂”〉[1]。随后又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进国博士在中国厦门大学发表专题演讲“族殇:家族史视野中的华人族魂林连玉”。这是最近的情况,那么,追究上去,我们知道是谁最先著文把林连玉先生介绍给世人吗?

郑锦瑞以“荘锦瑞”为名在《夜灯》报发表〈侨教功臣林连玉〉。

 

是知道的。答案是林连玉先生在尊孔的一位学生黄东文。1949年5月24日,他在《中国报》撰写了短文〈林师连玉印象记〉[2],很感性地叙说老师林连玉如何为华教牺牲自己,以致个人经济陷入异常拮据的状况。黄东文这篇文章之所以特别,在于它介绍的林连玉是“成名”前的林连玉。如果我们接受1953年12月出任教总主席,正式走上举国瞩目的舞台是他成名的开始,那么这篇文章就能够让读者了解未成名前的林连玉是怎样的。无论如何,黄文只是让读者对林先生有个感性的认识,真正比较全面呈现林连玉的是他在尊孔的另一位学生郑锦瑞。

1955、1956年间,郑锦瑞在新加坡华文小报《夜灯》分六期连载发表了长文〈侨教功臣林连玉〉[3]。郑文在前言中表明是要让“星马的读者”了解林连玉先生的生平事迹,所以行文就不厌其烦地从林连玉的出身、家世开始,直到战后复办尊孔、为华教献身,再谈到林先生的外貌衣着、住家,最后叙述他的立功、立言、立德三大事。他这篇文章对于林连玉研究的重要性,在于林连玉的个人资料,特别是战前在中国的资料确实太少了。

林连玉对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言论可谓洋洋洒洒,可是很少谈到他本人自己。1980年为配合教总29周年会庆暨庆贺元老80大寿联欢晚宴而发表的〈自撰小史〉显得难能可贵,可是篇幅短得可怜。它的“前言”很坦白地说:“教总同仁们要为年登八十以上的四元老祝嘏,我忝为其中的—个,他们要我简略地写出我自己的小史。这事在我也有困难的地方,因为我年已老迈了,记忆力衰退,对于少年时的往事,只有依稀的轮廓可以追忆,要确切地指明年月日时期,就不免会有颠倒错误了。不过,既然推辞不得,只好就我脑海中所想到的写出来。这也就是所谓有胜于无、聊以塞责罢了。”[4]在这种情况下,郑锦瑞的〈侨教功臣林连玉〉无疑是对林连玉〈自撰小史〉的重要补充。

黄东文、郑锦瑞

黄东文少年照。(图片来源:《源与流——尊孔在华校友访谈录》,页108。)

 

黄东文(1931-?)出生于吉隆坡。他的父亲黄福佑在侨领张郁才的生财实业公司当经理,几代人都接受英文教育,后来在张郁才的影响下,将五、六岁的黄东文送入尊孔学校念一年级。黄东文在五年级时,因马来亚沦陷而失学,直到1946年底尊孔学校复办,才重拾书包念初中一。1949年,也就是《中国报》刊登他那篇〈林师连玉印象记〉的时候,新中国成立,“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件事在年轻学子心中自然激起无限遐想。1950年还未修完高中即与几位同学私自投奔祖国展壮志。回国后成为归侨作家,在极左派施淫作孽的年代,几经折磨刁难才获平反。2006-2007年,曾经接受尊孔百年校庆口述历史访谈[5],并与一众老校友结队来马参加系列庆祝活动。

郑锦瑞(1931-1993),祖籍福建永春。1951年在尊孔中学初中毕业后,因家贫离校就业。他写得一手好字,且文笔极好,经常有文章在报刊出现,因此获得赏识而被聘请到雪兰莪福建会馆担任座办邱腾芳属下之书记。1961年林连玉先生被褫夺公民权失去教师资格后,被邱腾芳、邱祥炽昆仲等安排到吉隆坡永春会馆开办的桃源夜学担任主任,以协助维持他的生计,当时郑锦瑞也在该夜学担任书记兼贩卖部助理。郑锦瑞早期作为林先生的学生,后期又在林先生及其肝胆相照同乡好友邱腾芳手下工作,要了解林先生简直是无可复加的近水楼台了。〈侨教功臣林连玉〉一文,即是在具备这种优势的情况下写出的。郑锦瑞因为这篇文章获得该报主笔的器重,被延聘为驻吉隆坡特约撰稿人。他也越写越勤,时常以“观察专员”、“马后炮”等笔名大作揭秘性质的文章,公开政治领袖、商业巨子或社会闻人的秘闻及丑事。对象包括刘西蝶、洪启读、张士元、李润添等。其中,揭发吉隆坡中华中学董事长刘甫秀于1962年因未能应付税务局威胁,未经董事会议私下接受改制这件事颇引起社会哗然。因为许多类似的揭发而带来的,名气自然也招来负面的影响,导致他后来不得不离开吉隆坡到槟城避风,进入《星槟日报》当采访记者。1974年,复被《马来亚通报》老板周瑞标招揽在编辑部服务直到1985年退休。[6]

《中国报》、《夜灯》

《中国报》成立于1946年2月1日,由李孝式(后来成为马来亚联合邦第一任财政部长)为首的筹组委员会发起创刊。1947年1月,编辑部正式成立并设于吉隆坡峇都律,以陈宗为主编,而经理部则设在谐街(High Street,现称Jalan Tun HS Lee)。黄东文投稿的那个时候,报馆正处于兵荒马乱的时期,陈宗任职一年即辞职,由宋韵铮接任。1950年5月23日,《中国报》的印刷部遭马共投掷手榴弹,唯最后终于能够化险为夷生存下去,现在仍是马来西亚销路广泛而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该报是查询林连玉活跃时期言论活动的重要资料来源。林先生曾经在一封家书[7]中提起:“……我领导教总期间有数十场重要演讲,每一场我都事先拟就演讲稿,并且报章都有刊载,若辑录起来可以成为两部《林连玉演讲集》。可惜因为与政府诉讼的关系拿去翻译,不见了许多,现在除非从《中国报》及《星洲日报》(他报不完全)的旧报——从一九五二至一九六二这十年间——去翻阅无法完全了。”

郑锦瑞(照片:郑谭运)

比较《中国报》,《夜灯》是短命得多,1949年9月10日创刊到1959年停刊。初期由刘教芳及卢俊熹合办,每星期出版两期,每期开纸一大张,即四个大版。著名的文史家方修(原名吴之光)曾经担任大约三个月的主编就辞职不干了。据方修说,他毕竟不是编小报的材料,而且与刘教芳办报的理念相距很远,他不赞成走低级趣味的路线,道不同,自然不相为谋。1953年,许则益加入并担任社长,由刘教芳任经理兼主编,卢俊熹任督印。后又由刘教芳任社长,聘曾梦笔(笔名何九叔)为主笔。1957年改组为有限公司。《夜灯》报全盛时期发行量达2万份。出版初期注重娱乐消息,后逐渐改为注重中国大陆消息及社会新闻。[8]发表郑锦瑞〈侨教功臣林连玉〉即在此期间。

 

[1] 《人民日报海外版》第6版,2018年9月19日。见http://suo.im/4yedE9。

[2] 载于《族魂林连玉》(吉隆坡:林连玉基金委员会,1991年),页47-50。

[3] 同上,页51-62。

[4] 载于《风雨十八年﹒下集》(吉隆坡:林连玉基金委员会,2001年第2版),页195-196。

[5] 见《源与流——尊孔在华校友访谈录》(吉隆坡:尊孔独立中学、雪隆尊孔学校校友会、尊孔中学在粤校友联谊会暨在京校友联络组联合出版,2007年),页108-141。

[6] 郑锦瑞的生平介绍见于其胞弟郑谭运撰写的〈郑锦瑞其人轶事〉(未发表)。

[7] 致林多才,1972年11月9日。

[8] 韩山元:〈夜灯报与50年代中国热〉,原载于《联合早报》第26版,2002年3月11日。

RSSComments (0)

Trackback URL

填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