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尊孔战前董事会“闽粤分裂”真相

吉隆坡的四所华文独立中学当中,除了循人,其他三所之间其实存在某些历史渊源。尊孔是马来半岛中部区域华人社会最早设立的新式学校。吉隆坡华社埠众于1907年间创设了尊孔学堂这所男校后,次年(1908年)再接再厉设立了坤成女学。草创初期,两校在甘榜亚答校舍的比邻店屋,都是陆佑的产业。两校的董事会成员基本上是“陆家军”。尊孔第二任校长钟卓京(任期:1908年3月至1913年3月),在坤成创办后兼任该女学校长直至1916年才离职。而较迟才成立的中华学校呢,也跟尊孔有关系——它的中学部能够在1939年成立,其实得利于尊孔董事会发生了“闽粤分裂”。这段往事在尊孔独中整理百年校史之前鲜为人知。

1941年尊孔小一班照。后排左一起:黄兆壎、林连玉、伍坚志校长、名字未详、李凤微。

2006年12月,尊孔老校友(1940年高中毕业)叶维楚接受百年校史编委访谈时披露:“……1939年,我们学校董事部闹粤、闽分裂,把尊孔分成两半。从董事部开始,老师、从初一到高三的学生都有涉及,甚至坤成也被波及。当年的那间中华中学校舍是用草棚临时赶搭起来的……梁披云带领一批人过去做他们的校长……中华中学就是从这时开始的。教师、董事是福建人的,差不多都过去。学生就没有分籍贯,只看政治背景,左派的都过去了。我们高三有16个同学,半数过去了。”

叶维楚在访谈时没有说明董事会闹闽粤分裂的原因,不过从所叙述的事实可以了解到分裂既涉及籍贯,又涉及党派,不然就不会出现“学生就没有分籍贯,只看政治背景,左派的都过去了”的现象了。董事会分裂在开始阶段或许是因为籍贯矛盾问题,不过演变到后来就掺杂政治立场因素了。倘若叶维楚上面所说还不足以说明白这件事的肇因,那么他紧接着说的就很清楚了:

“第二件事情在1940年发生,是受上述第一件事引发的。因尊孔分裂,我们许多老师过去了,校长是代校长。我们董事部在广州通过国民政府教育部介绍,请来了伍坚志校长。他党味很重,来了以后,发觉我们的粤籍老师还有许多人蛮左倾的,就藉机会在年终,在我们毕业那一年把许多好的老师都解聘了。在校学生发觉了,于是罢课,反对校长,结果引发一场大风潮。被解聘的好老师包括许登文老师、冯维祺老师等等。”[1]

《南洋商报》,1940年5月30日,页15。

由此可见,尊孔分裂说到底并不是籍贯矛盾问题,因为最终连粤籍老师也遭殃了。伍坚志初来乍到,如果不是董事会有人撑腰,他不会有胆量一下子砍掉那么多老师。那个年代,尊孔很多教师和学生属左派,可是叶维楚从来不是。他中学后回去中国,在四川大学毕业后再进重庆政治大学的研究部。这是国民党培训国家政治及管理人才的主要基地,蒋介石亲自担任校长。叶维楚应该没有冤枉伍坚志。事实上,二战后在争夺尊孔校长职时,马共主导的吉隆坡文化人联合会就指控尊孔董事会所属意的“伍坚志于战前曾为着保存其校长地位,向教育局诬告若干反对他的教师及学生是共产党,以致教师被撤职、学生被拘捕。”[2]

林连玉的角色

事实上,说分裂不是籍贯矛盾问题,还有一个不能漠视的证据:林连玉。大家都知道林连玉是闽南(永春)人,如果是“闽粤分裂”,他这个闽南人为什么没有跟着大伙过去吉隆坡中华呢?

据当年事件涉及者梁披云(著名书法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1930年代林连玉在尊孔的同乡同事)回忆:“南侨总会酝酿组织时,嘉庚先生曾先召集星马各属代表在星洲开会征求意见,雪兰莪首席代表李孝式发言表示反对,林珠光声明雪兰莪社团会议决定赞成组织统一领导机构,李氏所言纯系个人意见。时林珠光任吉隆坡尊孔中学校长,李氏回去后,乘多数校董外出,便纠集附己的一撮开会决定解除林珠光的职务,改任郑心融(郑介民族亲)代理校长,以为报复。尊孔同仁深为愤慨,遂由林连玉、李家耀、陈君冷、刘成鹏、王探和我倡议,得到洪进聪、黄重吉、叶养骞、刘治国等热心人士的赞同,就文良港中学学校,增办中学,原有小学编为附属部门。 中华中学成立,尊孔学生大部分前来转学。为了团结工作的需要,林连玉、刘成鹏仍留尊孔任教……”[3]

我们知道,李孝式是广东信宜人,有国民党背景,他的父亲是国民党高官,他的上校军阶是二战期间国民党政府授予的。而主张在中华学校另起炉灶的,也不全是闽南人。如陈君冷这个左派,是广东新会人。梁披云蝉过别枝去了中华之后就被推举为校长。他对于办中学是很有经验的,早期在中国泉州就办过黎明高中,后来来尊孔也被赋予筹办高中部的重任。林连玉选择继续留在尊孔。事实上,他是迟至1934年底才来校执教的,在校年资不过5年,说不上资深,更别说对学校运作方向有什么影响力了。因此,能够不能够留下来到最后仍得看董事们和校长的态度,由不得他本人。那么,他选择留下来,而校方最后也没有为难他这个闽南人,原因是什么?恐怕跟他的无党派背景不无关系。事实上,梁披云等“为了团结工作的需要”这样的方案要付诸实行,还需要林连玉这样无党派背景、有谋略并能够跟各方协作的人积极配合才可能获得成功机会,否则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林连玉是具有大格局思维和忍辱负重精神的。尊孔老校友蔡亲孔回忆林连玉在1948年尊坤学潮时所说的一段话:“林连玉和他们(指潘祖岳等左派老师)不一样的。……他曾经没有指名道姓的说过,我们学校来了一帮人,他们好像是有计划的,把一些事情闹大起来,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们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了。可是我们把学校看成是自己事业的人怎么办?”[4]

林连玉先生“把学校看成是自己事业”,对于尊孔那批董事的做法或许不能苟同。不过,他可能觉得自己有需要,也有条件留下来继续在尊孔做点工作。很可能,“为了团结工作的需要”就是林连玉的想法:既然不能合作,与其留在尊孔恶斗,不如走出去在另一个能够发挥的天地大展拳脚,以此获致双赢。可是,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而已,林先生并没有留下一言半语……

 

[1] 〈叶维楚访谈录〉,载于《峰与谷——百年尊孔口述历史之二》,尊孔独立中学,2007年),页76。

[2] 陆庭谕:〈林连玉与尊孔中学〉,载于《百年尊孔人与事》(尊孔独立中学,2007年),页122。

[3] 〈追随陈嘉庚回国劳军杂忆〉,载于《回忆陈嘉庚文选》(文史资料出版社,1984年),页163。

[4] (〈蔡亲孔访谈录〉,载于《源与流——百年尊孔口述历史之一》(尊孔独立中学,2007年),页148。

RSSComments (0)

Trackback URL

填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