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8年华教节特辑】华教课题的时间表

华教一言难尽的沉痾宿疾,其实已有一张既定的时间表,轮流出场。开学之日,师资不足、学额不够、课本没到、一科一作业的咄咄怪闻,必然纷沓而至。然后,上上下下,卯足全力地搞了一阵,新年来了,暂事收工。

    没事,没事。年过了,去岁的会考成绩陆陆续续一经发布,也是状元们哭哭啼啼的开始。半岛和对岸的大城小镇,都有11项全能的全A考生,因此不能考入心仪的科系而一一露脸上报。

    时光荏苒,倏忽n时,三月和年中的考试,也近在眼前。随后,行情淡季之日,则有一系列攸关体罚血腥、家协纷争、校长佣金、行政调换、督学任免的拖棚歹戏,依序在两岸上演。

    九月来了,华小六年级的评估测试也来了。什么概念?参考过去的经验,华小的主考官安排,随之引发舆论之刀光剑影。当然,华社的领导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点评回应,往往也“反应过度”了!

    十月之后,国家财政预算发布了,则大家都要为争取华小和独中名下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拨款,忙得团团传。有的时候,还会听说,原来去年甚至前年预定的银两,至今其实仍然没有发出。

    不管怎样,如果考题确实没有泄露,不需重考;小学的毕业旅行团,按照原定计划出发了。七嘴八舌之中,限量版的国外考察团飞到港台的景点自拍,一些则在国内走马看花,意思意思。

    到了年杪,雨季来了,风大雨大,部分学校转为救灾中心,也有不少校舍沦为重灾区之一。那么,救灾完了,满目疮痍等着被收拾。跟着,也许是新生开始登记了,家长餐风露宿,星夜排队为孩子抢一张椅子。 磨蹭拖沓,都完成了,全年的作业。独立中学统一考试的认证,如今剩下四年。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不叫张五年,叫张四年。可是,全年忙成这样,她怎么可能分心,为张念群不承认张念群的高中文凭继续努力?

《东方日报》

RSSComments (0)

Trackback URL

填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