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1年华教节特辑】教育视窗:亲密有间、亲疏随缘——论合中有分的彩虹社会

大马做为一个多元的联邦体制国,本就可像瑞士一样,实现多姿多彩的在政治认同上统一,而在文化、语言、教育、宗教等方面各适其适的合中有分、分中有合的分而不离的彩虹国,这才是正道,也才是货真价实的多元中的统一,unity in diversity。搞什么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文化,一种语言的单元化,恰恰是制造无谓纠纷的歧途,他只会利及少数持权集团。

21世纪已是个区域化与全球化加速进展的竞争激化的时代,且大马的社会经济结构也发生了变化,人民的思想与价值观也更趋多元,更懂得尊重人权,个人权利、重视法治、良好治理、社会公正、平等、宽容。更讨厌腐败、滥权、败坏的治安、扩大的收入分配不均、各类压制性的恶法、缺乏体面的就业机会等。不把重点放在改革弊端,提升民智民权,却节外生枝搞什么单元化,只能说是不知所谓,或别有居心,借生事端来转移视线或谋私人之利。

有些团结心态的文化人或知识分子,也因受制于国族国家(nation-state)理念的制约,而主张化多为一的熔炉论(melting pot theory) 或接触论(contact theory);殊不知,凡是人皆会对其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乡情怀有自然与人文的感情,也会自发地爱屋及乌地生出自发的爱国心,实用不着去搞什么压抑个人或群体特性的国家主义(statism)。

尤有进者,自1970年代加速国语化与回教化以来,马来人已不知不觉地日趋回教化,是而有回教化重于马来化的现象。这也使得单元化最终趋向单向的,而非双向交流交融的方向,如搞大马来人脱教(murtad)事件,便使人感觉与其强调“不识不爱”倒不如着重“保持距离”,这其实也不必然不好,国民一体感本就应建立在权利与义务基础上的公民身份citizenship,而不是语文或是宗教(如瑞士、加拿大、印度等国家的实例)。至于爱国主义,他本来就是靠想象(imagination) 而非接触产生与维系。更重要的是,当代人要的是什么高压集权的国族国家。大马要走的路线应是更广泛的民主化与地方分权(decentralization),这才是多元的统一的制度性基础,也才是货真价实的联邦体制(federalism)。

RSSComments (0)

Trackback URL

填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