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1年祭林连玉先生文

先生栖凄遑遑,所为何事?为谋求各民族地位与母语教育之平等也。一九五一年先生率先入籍马来亚,是为华裔公民的先知先行者;一九六一年先生被强夺国民身分,则成了开国代罪的第一人。先生履行公权十年,正值关键建国十年。先生深受华社所托,以德居位,领导群伦,争取权益。先生所深忧而力争者,是为华教为民族之未来,更为国家长治久安之根本。马六甲会谈,先生相忍为国以成人之美;建国在望,先生倡导独立第一,呼吁非巫裔效忠本土;华校转型,先生积极重编教科书,宣扬爱国精神。先生忠贞足式,竟落至于“不效忠国家”罪名。鸣乎哀哉!

先生诗云:“海外孤雏苦甚苦,欲凭只掌挽狂流。”林连玉基金上下同仁,秉承先生遗志,以合理的要求,合法的步骤,坚决的态度,为正义事业而奋斗。近年来本会茁壮成长,对内加强组织,巩固社会基层,联委会遍地开花,全马连成一线。对外则积极展开族群对话与文化交流,并陆续出版了国文、英文及泰米尔文版本的先生语录与事迹。今年,我们更购下了五层大楼,准备充作先生纪念馆,以作为未来推展文教活动的据点。

然而,今年最重大的任务,是发起为先生平反的运动,以及推动朝野共识,制订教育平等法。盖先生冤案一日未能昭白,则意味着母语教育一日未能平等,民权正义一日未获伸张。西哲有言:“不自由,毋宁死。”先生也说:“不能说话的公民权要来做什么。”平反运动的意义就在此。平反非仅为先生一人而平反,更为反省国家政策而平反。

五十年来母语教育,千疮百孔,日益沦丧。今虽逢五百年大期,东风雄起,然则终极目标,暗中落实。唯天运可期,人心叵测。三八海啸,待开新局。多彩多姿,共存共荣。继往开来,待我后生。昭告先生,实鍳佑之。

尚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