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1年度华教节序幕礼林连玉基金主席讲稿 :强化两线制度,迈向民主公正


各位热爱华教的同道,最近政治局势变幻莫测,各种迹象显示,全国大选即将到来。我们作为马来西亚的精明公民,必须认真评估,过去三年来,我们的生活有没有改善,母语教育政策有没有改变,国家有没有变得更民主更开放。

华校是否还需要继续筹款?华小、淡小和独中是否仍不被允许增建?华文师资是否依然短缺?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了吗?三间华文学院是否能成功升格为大学?大家都知道,很多答案是否定的,不公平对待华淡校的教育政策,在过去三年,可说丝毫没有动摇。

根据教总整理的资料,2008年大选前政府许下诺言增建6间华小和搬迁13间华小,目前只有一间新华小在兴建中,其余五间一点眉目都没有。13间计划搬迁的华小中,也只有3间完成搬迁工程。

这三年有什么改变呢?国阵方面,霹雳州政府落实以地养校计划;非国民学校在补选期间获得政府拨款;50个独中生获得一个大马奖学金;14个独中生获准进入师范学院;统考生从今年起可以3科统考优等及马来文优等成绩报读师训。在民联方面,槟州和雪州落实制度化拨款给华小、淡小、宗教学校和独中。

林连玉基金认为,这三年的母语教育政策有少数松动,主要原因是政治两线制逼使国阵和民联在各个领域全面竞争,母语教育运动因此受惠。

政治领域打开竞争后,落后和反民主的政策已被人民拒绝,人民要求公正、进步的教育政策。这是民心所向,朝野政党须跟随大时代潮流而转变。这注定歧视性的教育政策将走向末路。

前董总主席林晃升先生早在90年代就提出政治两线制的主张,他认为只有打破一党独大的局面,两个势均力敌的政治阵线在自由竞争下必然会制定有利于母语教育的政策。两线制运动期间,就提出我们需要两间杂货店的口号。也就是说,有两间杂货店,我们才能至少货比二家,选择到有利消费者的杂货店消费。投票也是一样。

现在,我们看到两间杂货店的雏形,但是刚刚开张的杂货店却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中。这间新的杂货店,面临极端的种族主义份子的恐吓,几位杂货店的伙计因为主张族群平等而收到子弹;极端宗教份子带着血淋淋的牛头来杂货店示威;其中一点分店还因为4个伙计跳槽而垮台;两间杂货店产生争议时,本来应该独立的法官、警察和媒体全都站在旧杂货店的一边;旧杂货店可以到街上兜售它的产品,新杂货店一上街就被水泡车和催泪弹对付;新杂货店的老板不断被批评道德上有瑕疵,可是所有指控和证据都破绽百出。

大家认为,这样的情况,对新成立的杂货店公平吗?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这是你的杂货店,你还能生存吗?政治斗争是残酷的,但我不认为政治斗争全然是肮脏的。政治是否能够带给人民希望,政治是否会走向自由、民主和公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 – 人民。

只要人民坚决反对不公正、不民主、压迫性的恶势力,坚持捍卫民主人权的价值观,要求各政党遵守人民制定的道德规范,我国的恶劣政治环境才能改善,两线制才能在健康合理的情况下公平竞争。这就是林连玉先生教诲我们的勇毅的公民精神–“批龙甲、博虎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就是中华文化固有的“浩然正气”。

因此,我认为,华教运动或公民社会在下届大选的主要策略就是强化两线制。我们必须严正抗议不公正不合理的社会政治压迫,让两间杂货店能够在民主、法治、公正的基础下自由竞争。只有如此,我国才有可能从威权种族主义政治走向民主自由。

我们必须认清现实,华教运动只有在一个更民主、自由、开放的社会才可能达到它的目标。多元文化主义和民族平等只有打破种族主义政治才可能实现。因此,华教运动不能自我隔离,我们必须串联其它公民团体和社会运动,例如说净选盟(Bersih)和废除内安法令联盟,与所有被压迫、被歧视的边缘化群体结盟,要求政府尊重人民的基本人权,落实民主政策。

华教运动不是固步自封和狭隘的。华教运动应是进取的,开放的,面向全民的;有宏观的社会分析,优秀的组织力和执行力,敢于冲出舒适地带和带来改变的。我们不应进行无谓的内耗,我们应该枪口一致对外,要求改变不合理的教育政策。请加入我们的团队,参与社会的改革和国家的民主化过程,为我们的下一代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各位,林连玉基金与12华团于今年5月8日发起平反林连玉运动,要求政府恢复林连玉先生的公民权,制定《教育平等法》,公平对待母语教育。我们希望霹雳州人民能够响应签名运动,尽快收集10万张明信片,以提呈给我国首相。

我的致词就到此为止,谢谢大会的邀请,祝大家身体健康,事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