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马来西亚成立53周年

捍卫马来西亚合约与建立更公正及包容的马来西亚

 

正值马来西亚于迎来9月16日马来西亚建国53周年之际,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呼吁全体马来西亚人民重新重温马来西亚合约,共同理解身为我们建国基础的社会契约,并团结于马来西亚合约下以建立个公正及包容开放的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合约于1963年9月16日签署,马来亚联邦、北婆罗洲(现为沙巴)、砂拉及新加坡由此共同成立新国家 – 马来西亚。新加坡于1965离开后,马来西亚的其他三个组成部份则共存直至今日。

可惜的是,马来西亚合约的精神53年来逐渐消失,联邦宪法第1(2)条款于1976修改后,沙巴(前北婆罗洲)以及砂拉越也逐步降级为十三州之一而非马来亚联邦的两个平等伙伴。此外,联邦宪法也没有给予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应有的承认,第160条款有关“联邦”的定义也保留了“联邦”的诠释,即“1957年马来亚联邦合约下所成立”。这以马来亚为中心的思维必须于国家最高法律里修正。

虽然沙巴的20点合约及砂拉越的18点合约对沙巴及砂拉越为沙巴以及砂拉越人的利益提供了保障,沙巴及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政治及经济发展里却日益被边缘化。令人震惊的是,身为产油州及拥有丰厚天然资源的沙巴,于世界银行2012年的报告被证实沙巴为全马最贫穷的州属。世界银行的报告也进一步显示占了大马10巴仙人口的沙巴,竟然占全国贫穷人口的40巴仙。同样拥有丰厚天然资源的砂拉越则在2014年的一项收入调查里于十三州里排倒数第二,更有33.1巴仙的乡区人口的家庭收入为1,999令吉以下。

更令人担忧的是,沙巴现在已成了马来西亚里的一个被诸多问题困扰的州属。大量的无证移民于州里定居,其中一些还通过可疑手段成了公民,而这也被2014年的皇家委员会报告所证实。沙巴的居民及游客面对日益恶化的安全状况,尤其是在面对绑架及挟持案的东海岸一代,即便沙巴东部安全区及指挥中心已于2013年成立。

如果我们把沙巴及砂拉越与汶莱及新加坡相比,可能更容易明白沙巴及砂拉越人的不满。汶莱及新加坡的的人均国内生产值分别是7万9千7百美金及8万5千3百美金。而根据统计局的资料,沙砂的人均国内生产值只有5千8百22美金及1万二千8百69美金而已。汶莱于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签署前夕决定不参与参组大马。

虽然如此,沙砂在经济上的落后不能完全怪罪于沙砂及西马间的权力不平等。沙砂的精英亦涉及通过剥削天然资源以自肥。他们应对沙砂破坏环境的发展模式及日益严重的贫富悬殊负起责任。他们自愿与联邦政府的执政精英狼狈为奸,以沙砂人民利益为代价换取政治上的支持及庇护。

建议

为了建立一个民主、进步、公正以及包容的马来西亚及改善沙砂及西马经济发展的差距及权力的不均等,行动方略联盟呼吁采取以下步骤:

  1. 沙砂及西马人民在联邦及州的层面共同拒绝贪污以及族群与宗教情绪的操弄,西马人民必须对沙砂所面对困境给予支持;沙砂人民则应该支持对联邦政府实行民主改革
  1. 联邦宪法第1(2)条款应该从:

“联邦的州属为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沙巴、砂拉越、雪兰莪以及登嘉楼”(1976年宪法修改后的字眼)

修改为

“联邦州属为

  • 马来亚州属,即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以及登嘉楼
  • 沙巴;
  • 砂拉越”(更接近1963年原本的安排)
  1. 把联邦宪法160条款里对“联邦”的定义修改:

“于1957年马来亚合约下成立的联邦”

改为

“于1963年9月16日前,在马来亚1957年合约下成立的联邦,以及此日之后,于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下成立的联邦”

  1. 联邦政府应该分配更多资源以发展沙砂的经济,尤其是乡区的基本设施及社会服务。沙砂只分配到5%的石油税而大部分落入联邦政府的口袋是不公平的。沙砂的石油税应该被提升以用于支持当地的持续性发展,配合反贪污行动以对付过于猖狂的伐木、大型油棕园以及已经形成巨大灾难并让许多原住民失去家园的巨型水坝。
  1. 更紧急的是,联邦政府及沙巴政府应该重新评估沙巴东部指挥中心的有效性以及把更多资源分配与提升沙巴东部的安全以把劫持及绑架案完全消失。联邦政府也应该与沙巴政府一起解决大量无证移民及以可疑手段获取的公民权问题。后者已对沙巴选举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并扭曲沙巴人的声音。
  1. 对于沙砂人民因日益低下的宗教包容及日益严重的种族政治而感受的担忧,联邦政府应该征求并考虑他们的意见。联邦政府应该立下国家和谐法,并成立独立和解委员会以解决有关族群及宗教的争议。

 

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主席

Zaid Kamaruddin 敬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