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马来亚民族统一辨误

因为马来亚有独立建国这一个光荣的远景,一班人们就高唱其马来亚民族统一的论调。据他们的意见:马来亚要独立建国,就必须做到民族统一的地步,如果马来亚的民族不统一,就是建国,这个国家,便没有强固的基础。反过来,如果马来亚已经建了国,而民族还未有统一,则这个国家的前途,不会发展。依据这种论调为出发点,于是马来亚民族统一这一句话,仿佛成为扑克戏上的王牌,不论什么有关于马来亚的问题,只要把民族统一那一张王牌打了出来,人家都得降服了。其实,那种论调对不对呢?在我看来,完全是一种误解。这误解实在有辨正的必要。

到底我认为他们误解在什么地方呢?待我道来:

第一、他们误解民族就是国家,国家就是民族。因此国家的建立与民族的统一,混为一谈。须知道:国家与民族,是截然两样不同的东西。国家是以利害而组织的,民族是由意识而形成的;一个国家,可以包含了数个不同的民族;一个民族,也可以分裂为数个不同国家。前者,如现今的欧洲、瑞士,后者如现今的印度,以及我国的战国。那末,马来亚要建国就建国了,又何必顾及民族的统一不统一 ?那把民族统一与建设国家,混为一谈,认为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不是极端的误解了吗?

第二,民族的界限,是以民族意识为背景的。所谓民族意识,是以血统、文化、语言、风俗、习惯、宗教、历史……等等为要素。这种民族意识,未经形成,无话可说,已经形成,就同于自然,任何巨力,都无法加以摧毁。好像犹太人,亡国已经二三千年了,其人民并且分散于世界各国,而到现在,不但外人知道他们是犹太人,而加以排斥;就是犹太人,也自知其为犹太人, 不愿受人排斥,而急于自建其国,这便是最好的例子。又如欧洲的瑞士,德人、法人、意人,共同拥戴一个政府,已经数百年了,而民族间的界限,仍是壁垒森严,不能混词,这又是一个好例子。那么,像马来亚这种民族复杂的地区,都被认为可以使民族达于统一的境地, 不是误解,又是什么?

我们试检查那班高唱马来亚民族统一者的所作所为,觉得他们不但有了上述的一误再误,而且还有三误。到底这第三误是什么呢?就是不肯建立民族共存共荣的观念,一味应用不平等的手法,尽量向马来亚人口最多、文化最高、经济最雄的华族开刀。他们告诉华人:马来亚要建国了,你们今后不再是华侨,而是当地的华人了。然而,经济上不给予土地权,政治上不给予公民杈,文化上不给予教育权。像这样的现象,华人即愚蠢,当然也会理解到,他们离开了祖国进入马来亚国,便陷入于被征服的奴才命运,而不是主人,他们得不偿失,又那里会稀罕这个马来亚国。

那一班马来亚民族统一的工作者,他们的脑海中,当然也有美丽的图案。拆穿来,便是用公民杈限制的手段,以及移民律实施的方法,使华人在当地的人口由多数而变成少数的,用官方语文的规定,以及国民教育的计划,使华人在当地的文化,由自己的而变成别人的,这么一来,华族变质了,马来亚的民族也就统一了。

关于这一点,我们自然不便给予过低的估价,因为那减少人口的计划,分明是有其把握的,至于变质文化的计划,虽然尚是一种理想,而鉴于眼前居然有人贪图禄位,而出卖民族的利益,倒还不无起了作用呢!

现在那班高唱马来亚民族统一工作者,口口声声,是责备华人有爱国的思想,有了这种思想,便不能忠于马来亚,既然对马来亚不能尽忠,马来亚也就不必给予他享受杈利了。这话粗略看来,似乎极有理由的,其实,却是第四种的错误。因为民族尽忠的对象,是以生存权利为标准,不是以祖家来源为标准的。美国原是英国的殖民地,为什么会执起干戈,而与英国作战?岂不是为着切身的生活重要过祖宗来源吗?那末,在马来亚的华人,假如在当地得到良好的待遇,使他们觉得在马来亚好过在祖国,不是也一样可以变成像美国的人吗?

但是,若照现在的情形,要我们忘记祖国吗?我们敢老实说一句:我们更加想念起袓国来了。到底有人敢说既然想起祖国,就当回去祖国吗?那我们要问:世界上有没有有祖国思想的,都要回归祖国的事实?他们有没有国际公法可以保护呢?

一九五三年三月十八日

本文收录于林连玉《杂锦集》(1987年第二次印刷:林连玉基金出版),页44——46》。发表时原署名康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