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隆情小筑简志

E38-HOME A1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甫告结束。佘受尊孔中学董事部之命,为尊孔中学复校。由而榄坡迁归吉隆坡市,即赁居於监光咨汝马来巴杀路(No.7 Jalan Raja Muda Musa )之亚答屋。迨一九六五年十月一日,因政府征用土地(改建为马来巴塞)而迫迁。获分配地皮四千二百四十方尺於距市区八英里之士乃影新村。其位置为入村之第一家列No Jalan Besar。地势高爽,弥望环列诸山,清翠可挹,清光入怀。临南北马公路,交通尤便。翌年,诸乡亲及友好,集资为余起盖新屋,半砖而半木,周以铁网,玲珑洁净,余甚喜之。十月十八日,移入居住,私颜之曰隆情小筑。所谓隆情,盖有二义。自余遭阨,於兹六年,构讼有费,生活有费,建屋有费,凡数万金,悉由爱护者之支助,此人情之隆,其义一也。此小建筑物,规模虽非宏大,而所费亦近七千元,支助者悉为吉隆坡之乡亲与朋友, 其人其情,乃专属吉隆坡,其义二也。

吾侪华人移殖至马来亚,历数百年,尽瘁开发,其功伟矣。值独立建国之会,原应享平等生存之杈利。不幸而遭逢沙文主义者,攫尽政杈,企图以一族凌迫各族,并吾族之语言文化,亦肆其蹂躏,欲谋消灭而后快。而余不自量力;挺身而起,以平等之义,昭示大众。振臂一呼,全族响应。经十馀年之努力,蔚为争取之洪流。当道者悚然而惧,转而对余个人,施行迫害。既剥夺所就之职业,复取消公民权,又禁止著作出版。意在置余于饿殍之途,辗转填乎沟壑耳。岂知彼等以余饿死为乐,而全体华人,则以余饿死为忧。在余退隐六年以后,仍有建屋为赠者。此中意味,盖隐示马来亚民族对立,利害攸判。余之主张,公平合理,深入人心,终必伸张。反动政杈,尚可高枕无忧耶?是为志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一曰

本文收录于霹雳华校董事会联合会编《林连玉》(1986:霹雳华校董事会联合会出版),页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