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陈嘉庚时代与林连玉精神——华教节感言

南洋大学创办人陈六使先生被褫夺了公民权,去世时,新加坡有一份英文报章,撰文道“陈嘉庚的时代结束了”。究竟如何评述,不得而知。

我和林连玉先生谈论此事时,林先生说:“那份英文撰稿人认定陈六使兴办教育是陈嘉庚的继承者,他去世,后继无人,当属陈嘉庚时代结束。再则,英化新加坡,当然也是陈嘉庚的时代结束了。因为陈嘉庚兴办的是华文教育、民族教育。”

“不过,陈嘉庚的影响,却是无穷无尽的。”林先生接着说:“全马各地,兴办教育的热诚,有增无减,领导者多数是陈嘉庚的旧人,可见他的时代并没有结束。”

到今天看来,华社已把兴办华教当作生活的一部分,人人都是陈嘉庚的接班人,那能说是陈嘉庚时代的结束?应该是陈嘉庚精神的发扬光大,有的是更多的陈嘉庚!即使新加坡,也正酝酿着要恢复华文小学了。

当然,贪婪自私的社会阴暗面还是存在的,陈嘉庚先生在《南侨回忆录》里所描述的劝捐碰钉,亿万富翁一毛不拔的故事,到如今,还是活生生地于今犹烈的。

然而,当想到陈先生独资创办了集美与厦门大学,已具规模之后,尚且要触这样的霉头,何况我们呢!也就释然于心了。

在读过《南侨回忆录》与《陈嘉庚年谱》之后,陈嘉庚高大的形象,完全是优秀的中华文化的化身,真个是不废江河万古流!

从集美出身的林连玉和陈六使先生受到褫夺公民权的对待,终不言悔,和陈嘉庚的精神,完全是一脉相承的。这又正是民族正气者也。

为了贯彻林连玉精神,林连玉基金委员会以林先生的忌辰—–十二月十八日,订名为华教节,光我华教。《华教节宣言》写道:

“华教节是华文教育节的简称。其目的是要贯彻林连玉精神以维护华文教育,发扬中华文化;同时赞颂体现林连玉精神的华教工作者,培养接班人。

“华文教育是华裔马来西亚公民的母语母文教育。接受母语母文的教育是公民的基本权利。而且,母语母文的教育是最有效最直接的教育。林连玉先生鞠躬尽瘁地捍卫她,是我们的,风范。

“华校以华语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同时教授马来西亚语文以及英语英文。她灌输爱国精神与法治、民主、民权等观念。她已为马来西亚的建国事业作出贡献,对民族、社会与国家,都是休戚与共的。华族对她的宣扬,正如马来民族宣扬马来西亚文教育一样,天经地义。

“华社兴办华文教育,世代以来,自力更生,全力以赴,才具今天的规模。华教工作者,前仆后继,功不可没。这种立人立己的精神,不但要发扬光大,而且要加以表扬,加以赞颂。”

一九八六年一月十九日的追悼文说:我们今天追悼林导师,就要继承林导师的遗志,就要学习他的典范,就要拥有他的胸襟,在新的情况下,创造有利的条件,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华教节就是要在新的情况下,创造有利的条件,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林先生对华文独立中学的期望是:

“关于独立中学,我于教总工作委员会在槟城会议时,曾说过,津贴金可以被剥夺,独立 中学不能不办。因为要维护及发扬我们传统文化,眼前只有自力更生这一条路可走。我们祖先能于无学校中以自身血汗办起学校,难道到这一代,连守成的力量也宣 告破产吗?须知道,华文中学的传统是真正多种语文教育的,毕业的学生,华巫英三种语文都通,最适应这多元民族的环境。今后,独立中学应该注重提高水平,严 格管教,这些都有待于教总面对现实,积极领导。记得本邦第一任教育总顾问培恩氏曾对我说,在英国,私立的学校比政府的学校办得更好。他本人就是私立学校出 身的。这并不是奇迹,我相信本邦的将来也是如此。”

回顾独立中学自从七十年代,按照独中建议书复兴以来,沿着民族教育、母语母文教育的方针办理,毕业生的升学与就业的出路都能满足之时,却又有人开历史的倒车了。

这个历史的倒车,不只是回到《林梁公案》六十年代中学改制的语文媒介之争,而是的的确确在推行一科华文主义了。

许多独立中学都是乞灵于“民族教育的幌子”才能从求生存到谋温饱,温饱之余,回头一望,却像是花蝴蝶猛然发觉毛虫的丑陋,不认前身了,不仅发展不能以“民族教育的幌子”,民族教育根本就错了!

这一来,华文小学还有什么意义?华教节不是多余了吗?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林梁公案》之发售应有助于廓清。

本文原载《中国报》1988.12.29。本会后收录于教总秘书处编《族魂林连玉》(2001年第二次印刷:林连玉基金出版),页144——146。电子档取自《木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