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转投非政府组织 争取公平干净选举

支持安华竞选 退出民政避免尴尬

曹:曹观友 杜:杜乾焕

曹:你曾担任过3届行政议员,并被形容为“国阵里的良心议员”。回顾这段过去,有没有一些你觉得最珍贵的回忆?

杜:犹记得拿督斯里安华被革除副首相及巫统党职期间,我作为少数国阵议员之一探访安华,随后获得多人赞赏及认同,对此我觉得是最珍贵的回忆,当时觉得我应该如此。

虽我与他不是非常熟悉,但他家人居住我的选区内,担任副首相期间也常来槟城,当时只是以朋友的心态探访,就好像一般人一样,朋友面对困境,我们也会探访。

曹:你从活跃政坛退下,并在308后安华重返国会时退出民政党。是什么让你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是一项艰难的决定吗?

杜: 主要是因为当时民意已很清楚,人民要一个拥有公平、有竞争力的政治环境,而出现两线制,当时我认为需要有一个领袖带领反对党阵线,安华是这个最佳人选,我 认为他必须进入国会带领反对党,所以我支持他。有了两线制,权利将会转移到人民手中,朝野政党将会更敏感的看待各种决定。

因此,在我表达支持安华后,为避免造成尴尬的局面,我退出还是国阵成员党的民政,这样民政党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也无需向其他成员党解释,我觉得这是对的选择。

虽然这是一个困难的决定,但对我而言,那不是困难到不能做的决定,因此我退出民政党。

内安令虽废除 部分条款转移他处

曹:你还在民政党的时候,已对内安法令的暴力镇压方式作出反对。对于首相最近在国会提呈,以取代内安法令的安全罪行法案,你有什么看法?

杜:我还未深入了解,所以我的评价可能无法非常详细。整体而言觉得存在违反人权的争议,譬如28天内提早释放,但仍需佩戴电子监视器这一项。

另据我了解,虽无法确定,内安法令虽已废除,但部分条款还是通过转移至其他法令内,仍然存在。

曹:可以看到目前你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社会运动,包括争取教育平等权益、文化权益、人权、公平选举。比起许多同龄人士,大部分都会选择悠闲的退休生活,而你却选择继续留守这条斗争道路上。是什么让你对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还抱有如此希望?

有生之年做有意义的事

杜:是的,我对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还抱着很大希望。国家除了需要两股平衡的政治力量外,还需要加强一个公民社会,以监督政府的政策。

其实好多年轻人对目前的不公平现状已感到很生气,因此纷纷站起来推动社运。我觉得我的健康还可以,还有体力,有生之年必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因此我加入净选盟,冀望大马获得一个公平的选举环境,我可通过这样的斗争获得满足感。

在朝未完成的斗争转换跑道继续争取

曹:在你决定2008年大选不再参选时,你曾经说过,你已经做完你该做的,至于没有办法做到,就算是留下来也一样没结果。这是否意味你从一个学者转换跑道成为政治人物,对自己最坦率的评价?

杜:要我自行坦率的评价自己,我觉得很困难,请他人对我评价较合适。我只是觉得这个社会需有判断、公正及该有的尊重。

当我还是州行政议员,我在那有限的平台完成我可完成的事务,当然我了解这是很“标准”的答案。我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关注了工人阶级、穷苦的人士,聆听他们的想法及感受他们面对的困境,并帮助他们,我想这是我觉得我能及我想服务的人民。

我还记得“屋租统制法令”废除后,听说过部分人士因此面对困境,我也因此花较多时间,专注的尝试帮助他们。

我也决定不再加入任何政党,任何我还是党员的身份时,仍不能完成的斗争,我觉得已无法完成,我也因此转换跑道,通过各种非政府组织继续争取。

相关照片

■ 杜乾焕觉得如果以他身为前朝一部分来评价民联表现,有点不公平。

■ 杜乾焕虽已退出政党,但仍心系国家大事,与曹观友谈起对国家未来的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