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谈文字的价值

文字是人期来表情达意的工具,其功用与语言相等。但是文字较诸语言却有两个优点:这两个优点,第一个,是可以行远。无论地域远隔若千万里,只要一纸置邮,便可情愫互通了。第二个,是可以垂久。无论时期久隔若千万年,只要遗篇犹存,便可智识传递了。所以若是要谈什么文字价值的话,单这两点的价值,也就无可伦比的了。

若是我们不以此为满足,再要找寻文字其他方面的价值,则我们可以分为一般性的,和特殊性的来谈谈。

所谓一般陆的价值,是指一种文字在世界上各种文字中所占的地位而言,这须以下列两事为标准。

第一、是应用范围的广狭。凡是文字被应用的范围愈广的,其价值就愈大,反是,则愈小。譬如:华文的方块字,不但应用于中国,而且应用于朝鲜、日本和越南,所拥有的人口,不下六七万万,这便是极有价值的文字。又如:英文的拼音字,不但应用于英国,而且应用于世界各通商口岸,所拥有的人口,不下三四万万,也是极有价值的文字。相反的,如土耳其,其文字仅应用于他的本国,所拥有的人口不多,其价值就要大大的打了折扣了。

第二,是学术积累的丰富。凡是有丰富学术作背景的文字,其价值就愈大,反是,则愈小。譬如:华文与英文,不论哲学、文艺、科学、史地等等,其著作及其译品,都是汗牛充栋的,任你选择那一门,作个终身的研究,都可以给你研究不了,这便是极有价值的文字。相反的,如巫文,不但它的本身未曾有过世界水平的著作,可以供人研究,甚至连翻译人家的作品,其语汇也感觉不敷应用,它的价值,自然不能与华文或英文相提而并论。

所谓特殊性的价值,便是以个人的用途为标准。你生在什么环境里?这个环境里生活上应用的是什么文字?这种文字,便是第一有价值的文字。譬如土耳其文,在一般性的价值上说来,是不大有其价值的。但是在土耳其人本身说来,土耳其的文字,才是最有价值。这是什么缘故呢?就是因为土耳其人,在生活上所急切需要的,便是土耳其文。其他的文字,虽然价值极高,于他们倒不甚需要呢。

现在我们试根据一般性的价值,来检讨马来亚的各种文字,可以发现如下的结果:

依照第一点应用范围的标准,华文与巫文,各拥有马来亚总人口的四十巴仙以上,占最多数,属第-位。英文因系政府所用,占第二位,印文占第三位。

依照第二点学术积累的标准,华文与英文的文化背景,俱非常雄厚,属第一位。印文占第二位。巫文占第三位。

总结起来:华文得两个第一。英文得一个第一,一个第二。巫文得一个第一,一个第三。印文得一个第二,一个第三。

所以我们可以下一个结论:在马来亚流行的四种文字中,其在当地价值的商数是:华文第一,英文第二,巫文第三,印文笫四。

那么,马来亚要建国,无论是定为国民语文也好,是定为官方语文也好?首先应受尊重而采用的,当然必是华文了。而现在事实的表现,恰正相反,在马来亚最有价值的华文,不但未被尊重而定为国民语文,或官方语文,甚至被列为方言,预拟将其消灭,这就是我们华人所认为极端不合理的事。

不但如此,他们在国民学校中,以英文或巫文为媒介语,要华人的儿童,放弃母语,而转习外系的语文,尤其抹煞了文字的特殊价值,大大违背了教育真理。原来文字是人类表情达意的一种工具,这工具的被人学习,完全依据生活上所需要的程度,而异其价值的。儿童最初的环境,是家庭的,在家庭中所需要的是母语,所以母语是第一价值。其次,有了社交生活,可与邻族接触,这邻族的语言,是第二价值。再其次,社交范围扩大,才与邻国接触,这邻国的语言,是第三价值。至于学习的程序,当然先从第一价值的母语开始,然后视生活的需要,学习第二价值的邻族语。最后是因经济政治或学术的需要,才学习第三价值,以至第四、第五、六……等价值的邻国语。这是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教育家,所不能否认的原理。

而现在的马来亚对于华人的儿童,是一开手便要他放弃第一价值的母语,转而学习次要的第二价值,甚至第三价值的语文,这真是教育上残酷的行为。

依据一般偏见者的解释,以为马来亚要建国,必须使各族的儿童,情感互通,意气相孚,才能团结-致。为求达到这个目的,所以必须使他们在一起学习,共同应用一种文字。

我们即使勉强承认这条理由可以成立,但我们仍是要问:何以在马来亚最有价值的华文,反而要遭受摒弃呢?这理由又在那里?

总之:文字的价值,首先,是基于使用者本身生活上的需要而发生;其次,是基于学术上的需要而发生。这两个条件,我们华文,在于马来亚,都比较任何文字更为充足;而我们华文,竟会遭受摒弃的命运,面临消灭的危机?这就可见马来亚是怎样的一个现实了。在这现实下,要谈什么建国?未免太没有基础了。

一九五三年三月九日

本文收录于林连玉《杂锦集》(1987年第二次印刷:林连玉基金出版),页29——32。发表时原署名康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