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苏比与林连玉

日前在八打灵再也病逝的拿督莫哈末苏比②,一生可谓多姿多彩。他是二战后马来西亚的其中一个重要人物。他是一个政治人物,也是一个新闻工作者;他能文、他也会从商。当然,他也是一个外交官。

他死后的新闻报道指他曾参与创建巫统和劳工党,事实上他的政治生涯始于二战日据时期或更早。当时他已是一个马来民族主义者,对英国人的殖民统治非常不满。所以在日本人的“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大日本帝国的目标,是帮助东南亚地区人民,从英美的殖民统治下解放出来!”宣传影响下,也与其他马来青年领袖一起接受日本人的军事训练,与日本合作共同反英,争取马来民族的独立。而在战后,他也参加了左倾的马来亚马来民族党(Parti Kebangsaan Melayu Melaya, PKMM)担任威省区秘书。这个党在战后一段时期,在国家政治中曾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直至1948年紧急法令颁布后(与马共等团体一起)被英殖民当局封禁。

与林连玉一段缘

image_gallery

苏比。照片取自国家档案局网站。

华文报的读者或许也有兴趣知道,这位苏比(林连玉先生笔下的“疏彼”)先生曾与“族魂”结下了一段缘。

原来《1960年拉曼达立教育报告书》公布的时候,或是受当时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所托(他当时已是东姑身边的红人),苏比曾经私下拜会当时身为教总主席的林先生。林先生在他后来写的回忆录《风雨十八年·不受恐吓》里披露了当时见面的情况。

林先生说,见面一开始,苏比即表明担心教总与华人反对教育报告书,将使国家像南韩那样陷入暴乱局面.结果被他反驳道:“我们教总屡次而非一次的宣布过我们的基本处事方针,就是合理的要求、合法的步骤、坚决的态度,我们反对暴力,你所担心的可以说是过虑。”

当苏比暗示华人不知足,不懂退让时,又给林先生抢白说,首先是联盟政府不愿谈判协商解决问题。

当苏比把华文教育问题的责任推委给马华公会的某些人时, 又让林连玉教训了一顿,指出正是巫统造成了那样的局面。

林连玉先生写道,最后苏比说:“我几乎忘记告诉你了,我的父亲叫某某。他在泰国反对教育政策,被政府抓去坐牢,最后被驱逐出境。”林先生就向他说:“你是否曾经问过你父亲,他那样做法,心中有没有骇怕?吃了亏以后,有没有后悔?”苏比说:“我想他是不骇怕的。大概你也是不骇怕的罢?”林先生回答说:“当然啦!做者不怕,怕者不做。请你回去告诉东姑,如果认为我争取民族平等的权利必须坐牢的话,可以今天下午就把我抓去关起来,不要留我到明天,因为到了明天,我又有机会争取了。”

苏比曾长期担任记者和专栏作者,著作应不少,可惜笔者无缘一一拜读。所以对于他在那次会面之后,是否还记得林连玉这个人,实在不敢妄言。不过忘掉也有可能的。正如某学者评“马 六甲会谈”所说的“有关马六甲会谈,东姑在他几本回忆录里皆 一字未提,……林连玉则对此事终生不忘。”上面的人和下面的人即使因缘际会,最终一定是“贵人善忘”,下面的人有得”攀缘”,哪会忘记!也是常理啊!

本文原载8/5/03《南洋商报》

②苏比(MohamedSopiee Sheik Ibrahim, 1925-2003),生于槟州,曾先后以马来国民党、劳工党和巫统的身份活跃于马来西亚政坛。也是 一位新闻工作者和新闻官。1961-64年间曾任联邦新闻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