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一位日据时期的爱国者——黄重吉


纪念日据时期的爱国者——黄重吉

/ 黄明治

在和平时期,许多汲汲于名利富贵的人,对当权者的一些倒行逆施的行为如贪污、滥权、践踏民主、剥夺自由、偏私妄法都充耳不闻,或视若无睹,或噤若寒蝉,这与战乱时期,为了国家利益和生存,或是冒着战火,走上前线,或者留居后方,协助后勤,虽面对极大的生命危险,也坚持不渝的义士,实有天渊之别,也让我们清楚地看到后者人格上的光辉。

我认识的黄重吉先生,就是后者之中的一个光辉的榜样。像黄重吉这一类型的人,因为自得于功成而不居的人生哲学,在一个争名夺利的现实社会,可能连渔樵江渚上闲聊的资料还无缘上榜,因此名气鲜为人知,可是就是这种默默耕耘和努力累积的成果,才能使我们这块土地出现了一个独立的国家,文史工作者实应还给这类型的人物一个历史的地位。

1930年代的亚洲,因日本帝国主义野心家猖狂地侵占别国的领土,而引起国际局势动荡不安,风云变色。1931年日寇开始侵占中国东三省,193777日制造卢沟桥事件,向中国发动全面进攻,三年里中国沿海地域先后沦陷。1940年开始南进,越南、泰国逼于无奈,很快就投靠日本,1941128日日寇由泰国兵分二路,从北马入侵马来亚,日军势如破竹,仅以2个月零8天攻陷新加坡。1942216日英军守将,白斯华举起白旗,向日寇投降,星马宣告沦陷。

日寇占领马来亚不久,就设立了日本军政部来管理马来亚,当时他们要找黄重吉,拉拢他跟军政部合作。因为这位黄重吉先生在沦陷前,已是马来亚一位著名工商农钜子,是一位备受爱戴和敬重的一位华社领袖。1942年正月黄君原本想撤退敌后,进行抗日工作,可是赶不及登上最后撤退的轮船,只得留下在新加坡自己的日落洞工厂。

当时日寇军政部拉拢他的时候,曾列出合作条件,即军政部供应原料给黄重吉工厂,而工厂的产品的一半要供给日寇军政部,另一半则可流入市场,自由出售。黄重吉先生是一位大智大勇,而且一心爱国的志士,面对当前的危机时,他决定不做无谓的牺牲,他心目中已有一个更大更好的计划,来抗敌报国,他忍辱负重,于是毅然接受日寇的条件。

沦陷期间,外来交通断绝,市场上各种物品严重缺乏,当时黄重吉工厂产品非常吃香,那些汽车、脚车、轮胎、鞋、椰油、饼干、酒、茶叶等等,利润奇高,行情天天涨价,短短一个月里,可以涨上好几倍。那个非常时期,黄重吉先生赚到难以计算的钱,有了这种财力后,不久黄重吉先生则安排亲信心腹,黄卋积,黄重涵二人,以大批金钱物资接济抗日军,抗日军得到充足的军粮,力量日益强大,不但对日寇造成威胁,同时也对那些倚势凌人的汉奸走狗给予制裁。如吉隆坡经日寇授意成立的治安维持会,其第一届会长黄铁山,于就职后第二年就被抗日军暗杀身亡。一时顿使那些汉奸走狗坐立不安,人人自危。

1943年底英美联军从南太平洋开始反攻,节节胜利,接着策划反攻马来亚,于是派出在印度受训的136部队,接洽好抗日军,降落在彭亨而连突黄重吉农场作为基地,准备英美联军反攻时,作为内应。此时黄重吉先生已意识到打败日寇,光复马来亚的时机快要到了,他于是冒着被逮捕杀害,家业被毁灭的危险,抱着不成仁则成义的精神,更积极支持抗日军与136部队。这种准备为国牺牲的精神是令人敬佩,和值得永留史册。

1945年日寇驻霹雳太平的反间谍小组,接到黄君接济抗日军和136部队消息后,立刻派出特别宪兵小组来吉隆坡追缉黄君,他们事先追捕黄重吉代理人黄重涵,情况十分危急,黄重涵四处躲避,有一天下午终于失手被捕,黄重涵在紧急关头,迅速通讯给黄君,当晚黄君就带着事先准备的通行证,由长子黄双鏡及三子黄光源驾车一路上顺利过关,安全抵达彭亨而连突农场,才告脱险,黄君可说是吉人天相。

当天午夜日寇逼问黄重涵之下,证实黄重吉通敌,马上派兵围捕黄重吉,但他早已安全跑进彭亨大森林某基地,他神机妙算,日寇已迟了一步。

不到两个月,即1945815日日皇裕仁宣布无条件向联军投降,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马来亚也光复了。

像黄君这样的人,从商赚钱并非是他唯一的人生目标,他还有一个更大的为国为民的志向,在“利”与“义”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为了后者他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这就是他人格光辉的一面。

(作者为林连玉基金顾问,黄重吉先生之侄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