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沈玉池先生

 

沈玉池先生

/沈燕梅


沈玉池(后右2)与福建学校同窗沈庆鸿(后左1)、田绍熙(前右1)、

林从周校长(中坐)等合影,1945

沈玉池先生维护华教,可以说是尽心尽力,因此得到砂州华裔人士的嘉许,而其中以华文中学退出津贴与争办独立大学两事,表现得最激烈,最执着。 值得一提的是,他维护华文教育不仅是口头说说就算,而是身体力行,即他的子女全部受华文教育,且其后裔当中,亦有数位献身华教,在独中执教。

沈氏祖籍福建诏安,城关西门内人。父亲为小贩,收入有限,家境清苦。 他上有三位姐姐,是家中的骄子。不幸九岁那年,他父亲便去世了。 十岁时,随母亲南下到砂拉越。 母亲虽为女流,却是巾帼不让须眉,靠双手制作糕饼沿街兜售,维持家庭生计及供儿子上学。

沈氏读完初中课程后,便出来闯天下,开始从商。 又由于幼年环境艰难,感受人士的悲酸,知道要在这人情冷暖的社会立足,就必须努力奋进; 又由于从小就看到母亲那么辛劳工作来抚养他们,所以比常人更加孝敬母亲,更加力争上游,以免辜负母亲的期望。

事业有成后,沈氏不忘社会公益与文教事业,积极参与社团及华教工作。 沈氏在维护华教方面出大力,做急先锋,尤其在担任古晋中华中学校董会秘书长十七年期间,更是宵旰劳瘁, 且其言论丰采,也常见报端。 尤其在1961年辩论,是否退出政府津贴只是,更是义正辞严,绝不退缩,卒得压倒性的胜利。 而率领工友连夜搬走二中学校(接收政府津贴)仪器,桌椅及图书,使开办三中,四中省掉许多设备费,更为人所乐道。 1968年,全国董教总发起一人一元创办独大运动,沈氏极力响应,而且联同几位有志一同人士,率先发表公开信支持。

沈氏晚年闲时看书阅报,撰写回忆录,计出版有《我的母亲》,《我的学生时代》,《华教工作廿二年》等书。 其后也在报章上发表一些文章,评论中国近代历史人物。

沈氏为人忠厚,待人诚恳,慷慨豪爽,孝亲睦族,爱友重义,更是为人称道。 尽管时移世易,沈氏在砂州维护华文教育方面仍有他一份不可磨灭的贡献。

(作者为古晋三中校长,沈玉池先生之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