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永远的林老总

2002年,董总主席林晃昇先生在香港长眠不起,至今整整九年了。李家耀老人给他的评价是“精神万古,气节千载”。在战友们的心目中,他是“永远的林老总”。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林老总是生怕时不我予的。所以他要打开华教被胶著的局面。他要让董教总这两条腿站起来,走维护母语教育申张人权的路。当吡叻州百万基金的独中复兴运动之后,华文独立中学建议书通过,成立独中工委会,一方面宣教筹款,一方面组成统一课程委员会,编纂课本,接着便是举办统考。统考是在当时的教育部长马哈迪医生当面警告之下,在风声鹤唳中举行的;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合情合理又合法,但却荆棘满途。

1974年,林老总接任独立大学有限公司主席,积极申办独立大学。因“513事件”冰封后的独立大学有限公司活跃起来,发动了4238个华团与政党签名盖章,向最高元首请求恩准创办独立大学,但遭受拒绝。独大依法与政府对簿公堂,屡败屡战,经五司会审以一比四的情况下,独大败诉,走进历史。

由于独立大学有限公司还是依法存在,接受加影华团献地而建立独中行政楼,进而组成董教总教育中心,申办新纪元学院。董教总的教育基地万古长青,林老总实为奠基人。

另一方面,1974年9 月,政府成立一个以教育部长马哈迪医生为主席,共有8 位内阁部长为成员的“检讨教育政策内阁委员会”。董教总也就本着母语教育民族平等的原则,提呈备忘录,由全国三千多个华团签盖支持。执政党的马华公会也有提呈备忘录,立场却和华团备忘录大相迳庭。扰攘5年之后,内阁检讨教育政策报告书亦称马哈迪报告书出炉,宣布试行三M课程纲要,副教育部长陈声新也认为“是华小变质的前奏曲。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在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刻,终于爆发了加影育华小学和思毛月新村华文小学揭竿而起的罢课运动,让当局知难而退,保存了华小。在这风雨如脢,鸡鸣不已的时刻,教育部却以政府只有与成员党谘商,拒华团董教总于门外。林老总领导群伦倡议“三结合”,华教人士参政。顺得哥情失嫂意,政党内部失调,董教总不得已倾巢而出,结果是南败北胜 ;也导致国阵大唱丰收,在野党评为“二打一的结局”。

董教总这时以林连玉先生们所说的“对付破坏,最好的答复就是建设”,以建设对付破坏,迎接挑战。那就是1987年“茅草行动”大逮捕的镇压。遭受“茅草行动”牢狱之灾后的林老总,痛定思痛,唯有政权轮替才是前途,所以毅然决然,拉大队参加行动党鼓吹两线制。当年林老总的团队推动“两线制”之时,反响不大,但到了上届大选,308政治海啸,席捲全国之时,两线制再也不是什么海市蜃楼了。林老总虽未目睹,却是历史真相。

林老总被冠以“永远的”三字,就是因为他高膽远瞩,领导群伦,不屈不挠,不亢不卑。他知人善用,是团结的核心,独中工委会百多人的大家庭,他并不以大家长自居,而是身先士卒,开诚布公,通过大小会议,求大同存小异,偶有不足,也是集体承担,是领导的风范,史册留芳。永远的林老总,您活在人们心中,您安息吧!

金马士大港红楼四馆兔年祭三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