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歧视性教育政策走向末路

 

政治领域打开竞争后,落后和反民主的政策已被人民拒绝,人民要求公正、进步的教育政策。这是民心所向,朝野政党须跟随大时代潮流而转变。这注定歧视性的教育政策将走向末路。

教育动力集资成立的公益基金,获得政府的默许和背书,显然是国阵政府不改变现有政策,又不增加政府财政负担,可以接受的“私营化”方案。简言之,这是政治解决方案,不是改革教育弊端的方案。

我们促请政府让教育回归教育,不应以政治意识型态主导教育政策。政府的教育政策必须贯彻联邦宪法第八条的平等精神,一律公平对待所有源流学校。

财团的做法虽然短期内有助于解决华淡小的燃眉之急,可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制度化的不平等资源分配。政府和财团须知,一再把社会资源用在舒缓不平等的制度,而非用于培养人力资本、提升教育素质、工业科技和创意思维,只会使社会陷入空转内耗,无助于我国的长远发展。

政府和财团必须看见,歧视性政策既违反社会公正理念,也逼使我国承担高昂的社会和经济成本。华淡小问题的出路不是社会公益基金,而是政府制定《教育平等法》,确保所有学生享有平等教育资源,一劳永逸纠正制度性的歧视!

与其投入资源让社会陷入空转,财团应该放长眼光,从国家未来的整体利益来考量。它们应把资源投入在民主运动,推动实现民主和进步的马来西亚,当政府公平施政,全权提供素质教育,社会资源则能够用在公共资源无法企及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