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武吉加里尔园丘淡小面临逼迁命运

武吉加里尔园丘地段位于卡立的吉隆坡敦拉萨镇国会选区,后者也是雪兰莪州务大臣,至于郭素沁的金銮镇州议席则是最靠近当地的雪兰莪州选区。

 

无积极成果

无论如何,这两项努力并没有太积极的进展,其中,询及卡立分别致函给人力资源部和联邦直辖区部要求洽谈的结果,阿敏诺丁则今日向居民表示,他只依照最新的指示行事,即市政局谕令居民最迟本周二搬空,至于之前关于展延拆迁期及要求会谈的信函皆被最新的指示取代。

“阿敏诺丁甚至说,市政厅已准备20辆罗里协助居民搬迁,显示逼迁行动已是势在必行。”

至于与郭素沁(左图)的会面,陈宗城表示,对方给予居民的劝告是先答应搬迁,过后再与当局商讨补贴问题,无论如何,居民并没有接受郭素沁的提议,因为他们坚持本身并不是非法木屋居民,而是园丘工人,因此政府不能以对待非法木屋居民的方式对待他们。

针对阿敏诺丁声称市政厅自2006年已与居民举办多达11次对话会,并自2007年期起就发出六封驱逐他们的通知信,他反驳,有关对话会一直以来都只是由市政厅单方面开除的要求,并没有理会居民提出的要求。

当地园丘仅剩的41户居民拒绝政府在2010年3月16日提出的搬迁建议,即平均每户居民获得约马币6000元现金赔偿及能以40%折扣的价格购买临近甘榜慕西巴(Kampung Muhibbah)的人民组屋单位,因为有关赔偿并不符合安顿园丘工人的待遇。

园 丘居民只答应暂时性搬迁,并要政府承诺在原地重建排屋,同时,保留该社区的武吉加里尔园丘淡米尔小学和Sri Mariamman兴都庙。他们声明这是合理和不过份的要求,因为其他州属的园丘工人垦殖区结束后都获得排屋的赔偿,包括与武吉加里尔园丘毗邻的雪兰莪园 丘工人曾在1984年及1985年期间获得政府赔偿排屋的先例。【点击:园丘居民搬迁期延至七月 部长斥提供排屋要求过高】

另外,陈宗城也表示,虽然市政厅迄今仍然还是坚称,收回居民所在的政府土地,并计划要在未来作为坟场用途,然而,他怀疑有关土地其实并非政府地,至于是土地究竟属谁则不得而知。

他表示,根据马来西铁道公司于2009年9月期间公布的延长蒲种铁路计划路线图,当中并没有列出有关地段属于政府地,而推测有关地段为私人所有,并且有关土地可能计划发展为商业地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