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正邪的角力——读林连玉《答东姑》

一、

答东姑》一文,是林连玉先生在生命即将划上句号之前的一个月(即1985年11月18日;12月18日病逝)的遗作。文章针对东姑在英文《星报》发表题为《胜利终于到来》的内容歪曲史实的评论,进行批驳。当时林先生托人译成英文,交给《星报》,但后者却不给以刊载。林连玉先生故世之后,华文报章也拒绝刊登这篇遗作。

林连玉先生的题目与内文的所谓“东姑”,指的是谁呢?即东姑阿都拉曼,我国第一任首相,简称“东姑”。东姑阿都拉曼,出生于吉打亚罗士打。其父是当时吉打州苏丹。早年曾先后在亚罗士打、曼谷、槟城受教育。尔后前往英国升学,进入剑桥大学内寺院学法律,读书不成,于1931年回国,担任县长。战后再度到英国攻读法律,以46岁的年纪考获文凭。回国后在吉隆坡担任副公共检察司、地方法庭庭主。

1951年,巫统内部出现危机,拿督翁要求开放巫统,不获认同,他遂挂冠而去。东姑阿都拉曼凭着是皇族后裔及在英国受教育的优越背景,出任巫统主席。此后他领导巫统将近20年。1953-55年间,他领导巫统与马华公会、国大党组成联盟。1955年他领导的联盟在英殖民政府的立法议会选举中取得胜利,出任马来亚联合邦首席部长。1957年马来亚独立,他出任首相。1969年“五一三”事件后被迫下台,他掌握我国的命运长达12年之久。下台之后的他,仍然过问时事,不时在他的专栏里发表一些评论。

林连玉先生在他的《答东姑》里,主要是提出两点进行批驳:一是争取华文列为本邦官方语文;二是东姑指责华校董教总(包括林连玉在内)是反联盟政府的。

关于争取华文列为本邦官方语文的原因,林连玉先生说:“……1952年11月8日,我和周曼沙、沙渊如代表华校教总到二王楼去谒见钦差大臣麦基里莱先生,从他那里知道政府要消灭华校所持的理由是华文非马来亚的官方语文”,“要避免被消灭必须拥有同样的武器才可抵抗”,于是,“教总就于1953年4月全国华校董教代表第二届大会时提出争取华文列为本邦官方语文之一”。这纯粹是自卫的、求生存的,是“保护华校免被消灭的必需行动”,也是以殖民地政府为斗争对象的。

不料,东姑阿都拉曼在1955年荣登联合邦首席部长宝座之后,对于教总反对英殖民主义消灭华校的措施,就包揽在身,以为“反”到他的头上来。于是,指责华校董教总是反联盟的。他已忘记了马六甲会谈,是他亲自要求华校董教总由该日起至7月大选为止,暂不提官方语文问题,以便他战胜死敌拿督翁。林连玉先生在文中就斥他“过桥抽板”:“原来东姑已经忘记他在未发达时亲身要求华校董教总协助那一回事了,这可以说是得鱼忘筌、过桥抽板。我们扶助别人,别人一壮大,我们所得的报酬就是该死。”

林连玉先生认为东姑把“屈服”、“愧疚”这种字眼强加在华校董教总身上,“是对我们巨大的侮辱”,要求东姑收回去。他说:“我必须告诉东姑,争取民族的权益是神圣的任务,我们永远不会屈服的。即使不幸遇到滥用权力者辣手摧残,仍然昂起头来,顶天立地,威武不屈地奋斗到底。”又说:“我们的要求公正合理,不但可以昭告世人,还可以投诉于国际。我们的行动光明磊落,没有犯罪,何必愧疚?”

二、

据陆庭谕《为何不入梦》里披露:对于东姑阿都拉曼居然不顾身份,公然撒谎,“林连玉先生是要举行记者招待会来驳斥东姑的,由于我们的不同意便作罢,林先生撕掉原稿,另外起草一篇答东姑……”,“答东姑的辩正又得不到英文《星报》的刊登,林先生在病况沉重之时,还以此为问,那种无助又无奈……实在难以言宣!”我相信这是实情,特别是年迈病重的老人家都有这种烦躁的心绪!

综观东姑上述言行,何尝讲情操呢?

东姑得意之际,知恩不报,公开指斥林连玉先生致力于华人沙文主义,不应该拥有公民权云云;过气政客下台之后,仍拥有园地骂人,扣压林连玉先生的《答东姑》,自以为得计。如今安在?“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有先生的遗文在,就如江河万古流,涤荡一切污泥浊水!

电子档取自董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