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林连玉—大马华人之族魂推介礼

林连玉还是一位推崇民族团结的人物。他曾被马来文报章《马来前锋报》特邀写稿,也被印度社群邀请去为他们发表演讲。

柯嘉逊强调说,每一次大选,人民总有诉求,下一届的大选,人民应该要求当局恢复林连玉的公民权,以舒民怨。

卡立用马来语发言。他说,林连玉这样一位重要的华社人物,他自己竟然只在去年才有所听闻,太不可思议了。他,一名社会工作者,这么迟才知道林连玉此人,致于我国大部分人民,他们不是更加渺无所知吗?这是个怎样的多元民族国家呀?可悲!

他说我国的民族主义(Nationalism)过于狭窄了,马来人的民族主义只谈马来人的福利,他们要求马来文作为国语(BahasaKebangsaan),他们要求国家给予他们优惠,却完全不提我国的其他民族如何。他认为,我们应该推崇国际化思维(Cosmopolitan),平等地对待各民族的语文文化。根据历史,世界上的文化胜地大都始于港口,因为港口是各地人民来往停驻的地方,这里肯定是多元语文,多元民族文化的场所。听说当年的马六甲就有八十多种语言在流行着。马来民族英雄汉都亚(Hang Tuah) 就懂得十多种语言,但这丝毫没有损折马来人的民族特征啊。在马来西亚,他认为马来人的第二种语言不是英语,而是华语。马来人懂得华语不只在于懂得讲几句华语而已,更要了解延绵千年的中华文化历史。

如果以前马来人所推心置腹的是马来民族主义,对马来人有利的一切耿耿于怀,他认为将来大马人民所崇尚的应是多元性、包容性(Inclusivity)。因此,我们应对我国的民族问题来一次重新的定位(Reformalization)。不应再用什么“敏感”字眼来遏制民族问题的探讨了。

最后是人民之声主席阿鲁姆干致词。他说林连玉真伟大,五十年前他已经看到了我国的问题,这些问题至今人们还在谈论着。我们决定将把此书翻译为淡米尔文,向印度社群传播林连玉的思想。

林连玉受邀到淡米尔文学校去演讲,他所讲的都是简单明了的道理:民族平等、公平合理,仅此而已。然而,就这样,林连玉竟连他的公民权也被褫夺掉。

印度人长期来处于困境之中,当局蔑视其存在,这就是为什么印度人兴权会(Hindraf)会在2007年11月25日大举倾出游行示威的原因。我们希望民联(Pakatan Rakyat,反对党联盟)不要忘记了照顾印度人的福利,否则的话,行动党就好像是在民联里的马华一样,回教党也好像在民联里的巫统(UMNO,执政的马来政党)一般,对印度人来说,一无用处。

在听众问答时,一位听众问:卡立,你说国语,我有不同的看法。台湾有国语,中国大陆就没有国语,他们只有通用语(Lingua Franca),汉语或称普通话是其中一种通用语。我国是个多元民族国家,如果我们讲“国语”的话,马来人要马来文,华人要华文,印度人要淡米尔文,这将使国家分裂。

卡立回答说,国语的追求是民族主义的一个表现。马来人还是非常热衷于追求把马来语作为国语,要破除这一点,还需很大的社会力量。

观众席中的李万千站起来用马来语说,在独立(1957年)之前,我国的民族主义是全民团结一致反对殖民地主义。在独立之后,马来统治者掌政。实行的是狭窄的马来民族主义政策。他赞成卡立的意见,我国应该走向国际化思维。

最后由柯嘉逊总结,他说我国的教育政策应该在各地区设立三大民族的学校,各校独立自主,但又分享各校最优秀的硬体建设,如体育馆、礼堂等。他希望,这本书将有助于发动恢复林连玉公民权运动,为林连玉平反。

听了这本书的推介礼,再看到网上大量流传的一篇转载文章—由大马留学北京大学的何灿浩所写的《何谓马来西亚华人?》,我心里更觉得这本书的英文版出炉,正合时宜。

 

转载的文章这么写道:

“马来西亚教育终极的目标是:以马来语为唯一的教学媒介语,换言之,华语、淡米尔语的中小学迟早都得消灭。60年代,大马政府规定:只有以马来语为教学媒介语的学校才能获得政府的津贴,于是许多中文中学纷纷改制,变为政府中学。这时,我们的先贤,以林连玉先生为代表,明确地提出:学习母语是每个民族的天赋人权,即使不要一分钱的津贴,我们也要办独立中学!

于是,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保留了下来,华小以及民办的独立中学、学院形成完整的中文教育的体系,甚至创立了“全马来西亚独立中学统一考试”,受全球各高校承认(除了马来西亚的大学),我们基本上就是以这张文凭为基础考进北大的。在这个过程中,多少先贤抛头颅、洒热血,林连玉先生被褫夺公民权、好多人被大马政府关押、无数的民众以自己的血汗钱支持独立中学。

但是,来到中国,没有人知道这一切。不止中国,我相信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这一切,不知道被我们称为“族魂”的林连玉,不知道马来西亚的华人用血、汗和泪水来争取母语教育的权利。于是,中国的同学反过来问我们:“为什么你们会说汉语?”时,我真觉得这是巨大的讽刺。

 

        其实,不只中国人和世界人不知林连玉,连大马的人民,尤其是非华裔人民,还有很多人也是对林连玉系何许人一无所知的呢!所以,这本书的英文版出版,套用柯嘉逊的一句话,莫非是我国历史的一次大事件。 

 

 写于2010年8月3日 马来西亚芙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