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林连玉墓园的设计

一九八五年十二月间,我和陈清德秘书到北马去巡视独中统考考场,下榻于槟城关子角的怡然亭。为了卧具与浴室的水供问题,和接待处的负责小姐交涉了一阵,好不容易解决了沐浴问题,就到附近的小食档去祭五脏庙了。

晚餐回来,接待处传来消息,说是吉隆坡秘书处有电话找我。那时已快九点,秘书处早已 放工,只好拨电到巴生找考试组执行秘书李华联。原来是林连玉先生进了同善医院留医,要他们通知我。再则,李万千先生等已去探视,详情要他们才能讲清楚。这 一消息使我和清德颇为错愕。我随即拨电话到林先生家询问,他的义女婿告诉我是深夜送去同善医院的,但也不甚了了,不禁引起一阵疑团,那也无法可想了。

次日一早,早点之后,到韩江中学考场,考试刚开始不久,校长室书记通知我说吉隆坡来 电,我连忙到校长室去接听。那是教总执行秘书姚丽芳小姐打来的,也是报告林先生进院的消息。原来林先生是因哮喘急剧,而由邱祥炽先生安排进院的。姚小姐最 后说,情况还好,秘书处也有人手轮流去探视,林先生的养女林达和她的舅父在侍候云云。

接过电话,再到考场,州区考试主任周曼沙先生来到,我把这事告诉周先生。周先生托我返隆时代他向林先生致意,没料到再给周先生的消息已是林先生的噩耗了。

巡完北马一带的考场,回到吉隆坡之翌日,一早便到同善医院去探望林先生,他当时躺 着,呼吸很不舒畅,林达低声向我叙述,林先生终于被惊动,询问谁……?这一下,马上引起连连干咳。林达忙着帮他搓揉拍打,一面说是我来了。我也随 着打招呼,等他稍为平静才告诉他到北马去巡考场才回来。他点头想说什么似的,但又很艰难的神情,我们都劝他不要勉强。当时林先生的义子黄正元也在旁,他是 刚好退休而来服侍林先生的。

第二天,收拾病房,一个新来的护士,硬把林先生挟坐着而换床单,这一折腾,林先生的 病情转坏了。我向同善医院执行秘书询问主治医生情况,彭谷明先生告诉我,主治林先生的医生是最好的专家了。我再和他商量夜间的护士问题,彭先生说只好商请 额外的护士,一晚五十元,于是安排护士夜间帮忙。

星期天,南洋商报为华社资料研究中心以及吉兰丹中华独中复兴运动而主办“南洋行”。 我在参加“南洋行”之后,到院去看林先生向他述说“南洋行”种种,他点头说好,那时看来,他的精神有进步。林先生去世后,许子根博土追忆经过说:“南洋 行”之后,我和洙镇等人去看过林先生,他精神不错,说你(指笔者)来过,可见记忆力清楚。通常老人家,对过去的事记得很清楚,眼前的反而模糊,但林先生能 清楚眼前事,可见情况不坏,没想到才两天就说他去世了…… !

12月18日凌晨,林先生吵着要喝咖啡乌,林达的夫婿跑了好远的路程,泡了回来给他喝。不久,便溘然长逝了。那是凌晨一时四十五分。

18日上午,邱祥炽、林晃升先生等都在同善医院集会,各报记者也都来了,邱先生出示林先生的遗嘱;

“我林连玉因在此间(吉隆坡)仅一老妻叶丽珍和一个已出嫁的养女林达所以身后事特麻烦好友邱祥炽先生族侄林文庆族弟林启东郑智鸾夫妇料理之。

(甲)丧事方面:
(1)不可聘法师和尚或尼姑打斋超渡
(2)只焚香不焚冥镪
(3)出殡时不用音乐不用仪仗不用联轴
(4)墓地最好在甲洞华人义山双人穴准备夫妻合葬
(5)最简修筑坟式墓碑如下:

林连玉
之墓
叶丽珍

生一九0一年卒一九--年

接着,讨论在哪里治丧,士拉央林先生家、教总大厦?地点须要适中,还得提防下雨,林晃升先生提议考虑在中华大会堂,邱先生说召集会议来解决,我则与黄笙到甲洞去找坟地。

当向甲洞义山办事处一查询,问题来了:一是不收外来者,二是不能预订双坟。当委员会负责人知道是林连玉先生时,表示将开会讨论。果然,当晚他们的紧急会议破例地接受了。

之后,我们又转向士拉央义山办事处查问,并到义山去察看,觉得尚有回环余地,随即用 电话到大会堂联络。刘锡通律师告诉我,治丧委员会由十五华团:工商总会、董教总、福联、永联、尊孔校友会、美山林氏家族会等组成,中华大会堂为治丧处,停 灵在大会堂内供人瞻仰,二十一日出殡,安葬在福建义山之原。刘锡通律师解释,林先生遗嘱是“墓地最好在甲洞义山”,不含绝对之意。所以这样决定,方便外地 来凭吊者云云。

以中华大会堂作为治丧停灵之所,这是史无前例的。讣告一出,报章上连篇累牍尽是哀 伤,各方的吊唁纷至沓来,各党团代表与各方友好、他的学生们都来瞻仰。出殡之日,更是环绕吉隆坡市区长达一里的行列,万人空巷。接着,各地都举行追思与哀 悼会,捐献林连玉基金。无数的事实证明,人民是肯定他的,尊崇他的。肯定他的事业,肯定他的功勋,尊崇他的傲骨,尊崇他的“横挥铁腕批龙甲,怒奋空拳搏虎 头”的风范。

为了表扬林先生的风范,林连玉基金委员会致函雪兰莪福建会馆,要求福建义山拨出长六 十四尺,宽三十五尺的地段以供林先生墓园之用。该墓园建筑由苏天助先生设计,其图测比现在建成者高大堂皇,栩栩欲生的林连玉浮雕,上嵌“族魂”二字,左右 翼刻上林先生亲笔的“横挥铁腕批龙甲,怒奋空拳搏虎头”的名句,绿瓦覆盖,极为壮观。

由于问题敏感,福建会馆与林连玉基金委员会负责人在树胶公会晤谈,福建会馆负责人表 示,福建义山拨出保留地的双坟已是破例之举,不能拨出六十四尺长和三十五尺宽的地段,只能拨地长三十尺宽二十尺供双坟之用。堂皇壮观之建筑固属表扬林连玉 精神,但万一招致敏感而涉及义山,也是不可不考虑的。

因此,公议将图测降低格调成为现在的墓园建筑。由于坟墓高耸,墓碑矗立,人们在墓前,只见墓碑,林先生的浮雕是看不见的,惟有从侧面观看才能窥全貌,真是美中不足!我对大家说,林先生要的是遗嘱中的墓碑,所以我们的不能突出了。

去年初,林先生的老友彭松涛先生到墓园凭吊,对这不相称有了质疑,我告以原委,他认为有必要加以阐述。

去年底,一位建筑发展界的热心人士程道宗先生,自告奋勇要把林先生墓前草地铺上地砖,加以美化,我和汤利波、苏天助先生告以上述原因并说,那是福建义山之地,不属于林先生墓地,只好心领他的美意了。程先生无奈地说,那我在公祭之前负责剪草吧!

我把这一事实简述,固如彭先生所说的一个交待,也是替苏天助先生来个澄清呢!

(稿于1988年12月14林连玉先生逝世三周年前夕)

本文原载《南洋商报》1988.12.17,后收录于教总秘书处编《族魂林连玉》(2001年第二次印刷:林连玉基金出版),页166——170,电子档取自《木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