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林连玉基金历史与现状问答录(完整版)

问:有人说林连玉基金有“被私人化”的危险,林连玉基金会员情况到底如何?

答:林连玉基金的会员本来就分成3类,即:最初会员、团体会员和个人会员。最初会员是教总等8个华团;团体会员与个人会员是由董事会认为适当而邀请入会的。事实上,林连玉基金会员一直在增加中。如果真的有人想把组织占为己有,就不会扩充组织,而是让组织萎缩,方便控制。林连玉基金最初的发起人是郭全强先生、陆庭谕先生、黄美才先生和黄明治先生,他们联署明示愿意根据这份章程组织一家公司;负责注册工作的是周素英女士;他们都见证了这段历史。

问:林连玉基金的“最初会员”不是15个吗?为什么组织条例内只有8个?

答:1985年成立林连玉基金的15华团是: 教总、董总、永联会、福联会、永春美山林氏家族会、尊孔校友会、商联会、雪华堂、槟华堂、霹华堂、森华堂、柔中华总会、丹华堂、登华堂、砂华团总会。林连玉基金仍在申请注册时,华总(1991)已经成立,因此1992年2月29日林连玉基金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议决以华总取代8州大会堂,“最初会员”遂变成8个。

问:团体董事在林连玉基金内扮演怎样的角色?

答:目前董事会41名成员中,教总等“最初会员”(皆为团体会员)共有8名代表;基于林连玉先生与教总的特殊关系,教总主席、总务及财政三人亦是代表。以上11人为当然董事,无须经过选举。另外,三年一度的董事会选举根据章程得选出9名团体董事。所以,团体董事最少占20名;这还不包括董事会成立后委任的团体董事。可以说,团体董事在林连玉基金内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问:林连玉基金董事会究竟如何产生?

答:如上所说,教总等“最初会员”所委派的11名代表为当然董事,是不须要经过选举的。另外,会员大会依据章程,每三年一次举行选举,选出9名团体会员董事及15名个人会员董事。这24名票选董事加上11名当然董事,共35名董事,在会员大会改选后两个星期内,必须举行复选会议以选出主席、义务秘书、财政等9个职位。主席等职位产生之后,即订期召开第一次董事会议以委任不超过8名会员(团体或个人)为董事。以上当然董事、票选董事和委任董事(人数不超过43名)即组成林连玉基金的全董会。与此同时,第一次的董事会议也从全董会的成员(包括委任董事)中选出6名常务董事。这6名常董与主席等9名有职位的董事共同组成常董会。林连玉基金的全董会与常董会就是这样产生的。

 林连玉基金历任主席(任期及身份):

1986-1996:沈慕羽(教总代表)
1996-2008:陆庭谕(教总代表 / 个人董事)

2008.6-2009.6:邹寿汉(个人董事)
2009.8至今:杜乾焕(个人董事)

问:“英文人”是否有资格领导林连玉基金?

答:华文人”和“英文人”乃是近年来才形成的狭隘观点,林连玉基金不予苟同。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我们认为参与维护母语教育运动而认同多元文化理念的,都是自己人。当年林连玉先生和不谙华文的前马华总会长陈桢禄先生合作无间,成立了“马华教育三大机构”,对他的领导推崇备至。林连玉并没有把陈桢禄这位伟大的“英文人”排斥在争取华文教育的行列之外。

同样的,当初董总主席林晃昇先生引进柯嘉逊博士主持升学辅导处,并不在意他是“英文人,董教总同仁也从未把柯博士当“外人”看待。目前担任林连玉基金主席的杜乾焕博士曾设立“槟州华文教育工委会”并担任主席,之后又担任了由槟州各文教团体所成立的“槟州独中教育基金会”的主席,与两会同仁合作无间,也曾经协助新纪元学院筹款,可见他的英文教育背景从来不是问题,反而凸显自三机构以来,华教机构的领导多元化的传统,维系了华教运动的多元色彩和包容精神。更何况,杜博士并不是完全不谙中文,他能读能讲,这是大家都看到的。

现任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就曾在2008年1月的庆贺拿督杜乾焕博士荣获2007年林连玉精神奖宴会上表示,“杜博士虽然受英文教育出身,但是他更热爱华文教育,积极参与华教的工作,默默耕耘于华教的园地。”因此,百川汇海,广纳贤士,向来是华教运动的传统,至今不变。

问:林连玉纪念馆建设基金到底数额多少?董事会或行政处是否曾动用过这笔钱?

答:截至2011年6月,林连玉基金银行户头内的“纪念馆建设基金”总额是 RM4,549,574.00。这笔钱是2007年开始筹款后逐年累积至今的。由于一直找不到适当建馆地点,这笔款项就一直原封不动保存在银行。林连玉基金的日常运作经费是由银行户头内的“行政基金”支付的,它与“纪念馆建设基金”是两笔不同的款项,账目皆经过专业会计公司审查并提呈公司注册局备案。

每年6月的会员大会,我们都分发财务报告让全体会员过目、提问。任何有兴趣了解账目的会员,欢迎随时致电或亲临行政部查询(电话:03-269719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