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林连玉和陈嘉庚二三事

陈嘉庚先生毁家兴学,从新加坡办学办到他的家乡,集美中学、集美师范、厦门大学等 等,带动了新马的兴学热潮,也造福桑梓,被誉为爱国老人,还有一端,就是他领导南侨总会,赈灾,劳军与救国运动,这些在他的《南侨回忆录》中都有详细记 载,兹不赘述。这里所写的是林连玉先生和他一些不大为人所知的事实以飨读者。

20100927065542855

陈嘉庚摄于1940年

在林先生自撰小史中,有“我到新加坡,谒见校主陈嘉庚先生,作一席长谈,为母校请命,终于说服校主,复办母校”这一段话。

根据《陈嘉庚年谱》,集美有过三次学潮。

第一次是1920年12月,主因不满叶渊校长的“土匪性气”和叶渊捆绑鞭挞一位偷东西的学生而起的。

第二次是1923年5月,由于马列主义的传播,学生政治热情日益高涨,关心国家民族的前途与命运,为了纪念“五一”与“五四”……叶渊便以“鼓吹风潮,破坏学校”的罪名,开除杨、刘两学生,引起了罢课。

第三次是1926年11月中旬,国民革命军何应钦部进占同安,支持集美学生革新校务的活动,这和集美禁止学生进党(包括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宗旨冲突,卒至要驱逐校长叶渊的斗争,名为倒叶运动。

根据林先生所说,校主陈嘉庚是支持校长叶渊的,学生因此迁怒陈嘉庚先生,到了第三次风潮闹大,从夏门到全国都支持集美的行动,进而诋毁陈嘉庚先生,一则包庇叶渊,再则沽名钓誉,在海外剥削起家……。所以陈嘉庚非常震怒,决定关闭集美。

林连玉先生就在那时离开集美,到新加坡来。集美校长叶渊(采真)特别介绍林先生去见陈校主,谒见地点是新加坡吊桥头谦益楼上。

林先生说:校主当时很生气,大骂学生搞风搞雨,不知珍惜,使他大失所望,再则是什么“剥削起家”,什么“资本家”,什么“沽名钓誉”等,更是是非颠倒,含血喷人,陈嘉庚痛心疾首……。

林先生说:“我当时劝他,没有国,那里有家,青年学生忧国忧民诉诸行动,也是时势所 趋,无可厚非的,因而“触犯校规”也是情有可原的。至于对您的毁谤,也是一小撮别有居心者的勾当,大家是不以为然的。集美这么多的师生都是尊敬您的,爱护 您的,如果竟因一小撮害群之马而关闭学校,因一小部分而惩罚一大部分,是不大公允,且为德不卒,万一有人把集美接收过去大做文章,您又如何?不如大人大 量,继续开办,谣言止于智者,阳光终要普照的……。”

这一番话,陈嘉庚先生认为有理,可以考虑,集美结果复办了。当陈先生知道,林先生集美师范毕业,就在集美教师范时,连声追问,“你和校长什么关系?你和系主任什么关系?谁让你进集美?……”近乎声色俱厉道:“我最痛恨公私不分!”

林先生分辩道:“我和他们只是师生关系,他们认为我行,把我引进,事实上,学生也满意我的教学,我既然能胜任,校主还要责怪什么?”陈嘉庚先生终于没说什么。

林先生回忆道:“所以,集美的校友虽多,嘉庚先生对我是有其特别印象的。”

林先生再见校主陈嘉庚先生时,是陈嘉庚先生以南侨总会主席名义率领代表团到中国各地 慰劳视察后,回到马来亚各地报告观感。由于陈先生的慰劳团足迹遍战后区域,尤其到过红军根据地的延安,见过朱德、毛泽东,是更引人注意的。陈嘉庚先生明知 国民政府不喜欢,但是他还是实话实说。(见《南侨回忆录》及《陈嘉庚年谱》)。

1940年12月17日陈先生离仰光搭船来马来亚,20日到槟城,接着日日向各地欢 迎者报告观感,29日到加影与各界见面。林先生回忆说,我们集美校友要求校主报告延安之行,陈先生说得很详细,有几句话给他印象很深,那就是。到国内看到 那种腐败情况,心想,中国的救星不知在哪里?什么时候中国才能得救?到了延安,才知道中国救星已经出世了,已经在做着许多事了。”

有一次李成枫先生对我印证这回事时说,陈嘉庚先生更多时候是这样说的:“过去,天下大乱,就会有真命天子出世,不知真命天子在哪里?到了延安才知道,真命天子已经出世了。”

林先生第三次见陈嘉庚先生,那是新加坡沦陷前夕,林先生劝陈先生出走避难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这一经过,1978年,林先生为救伤队特刊撰文时特别披露的,不见于《南侨回忆录》。

(稿于1988年12月20日,华教节后二日)

本文曾刊于《星洲日报》1988.12.27。原文后面全文录林着《我劝告陈嘉庚先生出走避难》,此略。本文后收录于教总秘书处编《族魂林连玉》(2001年第二次印刷:林连玉基金出版),页147——150。电子档取自《木马站》。